中国文艺为新时代鼓与呼
2019年10月11日 08:3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10月11日第1791期 作者:杨仪 张慧瑜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在北京揭晓,评奖委员会副主任李敬泽在采访中谈到,本次获奖作品标志着新时代的中国文学从“高原”迈向“高峰”的努力和成就。这正是对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10月15日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所发表的重要讲话的回应。时值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讲话发表五周年,梳理中国文艺的新形态和新问题,厘清时代的新变化和新要求,方能定位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的历史坐标与历史意义,并明确未来中国文艺的责任与方向。

  人民:“剧中人”与“剧作者”

  “人民”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重要讲话的核心概念——“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是文艺存在的“根本价值”。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是党对文艺“为什么人”的根本问题的认识。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强调,“人民不是抽象的符号,而是一个一个具体的人,有血有肉,有情感,有爱恨,有梦想,也有内心的冲突和挣扎”。对“具体的人”的观照,对人民生存现实的真诚直面,是新时代中国文艺的核心命题。

  与对“具体的人”的关切相对应的,正是近年来现实主义题材文艺创作的繁荣。2019年茅盾文学奖获奖长篇小说均为现实主义作品,是对文学现实品格的敬重与延续。正如《主角》的作者陕西作家陈彦所言,《主角》的写作是“匍匐在那块大地上的”,而柳青、路遥、陈忠实、贾平凹“都是那块土地的坚守者”。与此同时,影视创作领域近年来也涌现出许多优秀作品,回应着当代公众的社会关切——直面医疗体制问题的《我不是药神》(2018),探讨女性生存困境的《都挺好》(2018)、《送我上青云》(2019),呈现普通家庭社会焦虑的《小欢喜》(2019),聚焦伤痛与救赎的《亲爱的》(2014)、《地久天长》(2019)、《嘉年华》(2017),连通历史伤痕与现代情感的《二十二》(2017)。这些故事呈现了当下中国的多重面相,也通过大众媒介的传播掀起了对相关社会议题的讨论,激发出更多有价值的声音,这也正是文艺创作的社会价值所在。

  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提到,人民不仅是文艺创作的“剧中人”,也是“剧作者”。市场经济和互联网的发展正前所未有地释放出巨大的群众文化创造力,网络文学已成为大众文化产业的重要环节,“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同样活跃着无数身怀绝技的普通人,甚至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者。这些新的文艺群体和文艺形式的出现,深刻地改变着新时代中国文艺的面貌,显示出人民作为“剧作者”的巨大能量,同时也对今天的文艺发展提出了新的挑战。如何建立适应时代变化的体制机制,动员和引导作为市场主体、创作主体、传播主体的人民群众,使其成为繁荣社会主义文艺的有生力量?这是未来中国文艺需要解答的问题。

  中国:当代精神与传统魅力

  诚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重要讲话中所说,我国的文艺和文艺工作,需要放在“我国和世界发展大势中来审视”。在全球秩序重构的今天,重新审视百年来的西方话语体系和文化体系,在开放和包容中构建属于自己的文明叙事,用文艺讲好中国故事,传达中国经验,是在世界文化格局中获得文化领导权的重要方式。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以及海外市场的开拓,不少主旋律题材、主流价值观的影视作品都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和国际关注,展现出一个充满自信的当代中国。如电影《战狼1》(2015)、《湄公河行动》(2016)、《战狼2》(2017)、《红海行动》(2018)中,从武器装备到军事素养都高度现代化的中国军人。电视剧《破冰行动》(2019)中主导全球缉毒网络的中国警察,《流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