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科技文献译介进入新纪元
2019年08月30日 08: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8月30日第1768期 作者:黄杰辉

  中国古代不少科学技术曾在某个历史阶段领先于世界,比如天文、历算、农事、医药、建筑与工业,中国古代科学技术文献曾借由翻译传播到西方。

  中国天文历算文献的译介

  中国是世界上天文历算发轫最早的国家之一,在我国古代科技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在我国古代天文历算的文献中,《周髀算经》是最早有体系的天文学理论著作。第一个将《周髀算经》译为外文的是法国传教士宋君荣,其译撰有《天文观测报告》《中国天文简史》以及《中国天文史》等。宋君荣在《中国天文简史》第26卷中将《周髀算经》译为法文,发表于1781年。他翻译了《周髀算经》中周公与商高对话部分,使中国人深谙勾股定理这一史实,被更多西方人所了解。

  19世纪,第一个研究中国数学史的法国汉学家毕瓯也将《周髀算经》翻译为法文,于1841年和1842年连续发表于巴黎的《亚洲杂志》。1841年6月,毕瓯在《亚洲杂志》上发表了《周髀算经》的译注,高度肯定了《周髀算经》的学术价值,认为这是一部关于中国古代天文学和数学的知识宝库,极具研究意义。

  成书于公元1世纪左右的《九章算术》是我国古代第一部数学专著。《九章算术》在国外已有多种译本。由沈康身、郭树理和伦华祥合作完成,牛津大学出版社和科学出版社联合出版的《英译〈九章算术〉及其历代注疏》是迄今最完整的《九章算术》译本。20世纪50年代末,英国科学技术史专家李约瑟和历史学家王铃在《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三卷中对《九章算术》诸章进行了较为细致的介绍。其他语种方面,《九章算术》的中法对照本则是由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郭书春研究员和法方代表林力娜博士共同完成,其水准堪称一流;1957年,别列兹金娜在苏联《数学史研究》上发表了俄译本《九章算术》,这为1968年德国数学史家福格翻译《九章算术》提供了蓝本;1955年,尤什凯维奇在同一杂志上发表了《中国学者在数学领域中的成就》一文,1961年出版的《中世纪数学史》,对《九章算术》及刘徽注作了系统介绍。后者流传较广,被译为德、波、日、捷、匈等多国文字,逐渐打开了《九章算术》在世界的知名度。

  中国古代医学文献的译介

  中医古籍不仅是中国传统医学的见证者,也是中国历史文化的见证者。为了让中国传统医学在世界范围内发扬光大,越来越多的中外有识之士致力于中医古籍的译介工作,并颇有建树。

  成书于战国时期的《黄帝内经》(又称《内经》)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医学理论著作,汇集了我国古代劳动人民丰富的临床经验和医学理论知识,奠定了中医学理论的基础,其影响极为深远。《黄帝内经》在欧洲的译介使中医学理论在欧洲医学界得到关注和传播。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史研究所的学者爱尔萨·威斯翻译的《素问》第1章至第34章,于1949年和1965年两次出版。

  德国学者对《黄帝内经》的研究由来已久。德国医史学家文树德主持了《黄帝内经》的翻译项目,被认为是西方第一次大规模的中华古代医书典籍的译介工作。德国医学和哲学博士许宝德在其著作《中华医学》中节译了《黄帝内经》的部分章节,于1929年出版,是20世纪上半叶德国乃至欧洲地区出版的为数不多的中医著作。

  中国学者李照国的《黄帝内经》译本堪称是英译本的典范,有很高的学术权威性,被收录进《大中华文库》。李照国历时十几年,两度翻译《黄帝内经》,译文通俗易懂,忠实度高,不愧为该领域的专家。

  在中国传统医学史上另一部问鼎之作当推《本草纲目》了。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历时卅年所编撰的《本草纲目》是本草学的集大成之作,被誉为“东方医学巨典”。《本草纲目》在国外学术界同样享有极高的声望,先后被译为日、拉丁、法、俄、德、英等多国文字广为传布,成为我国有史以来流传最为广泛的著作之一。早在1647年,波兰医生卜弥格专程来华,将《本草纲目》译为拉丁文,题为《中国植物学》,极大地促进了欧洲植物学的发展。1735年《中华帝国全志》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