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余华:求真求是 守本创新——李运富的汉语言文字学研究
2019年05月20日 09: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5月20日第1695期 作者:何余华

  汉语言文字的研究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在华夏文明的建构和阐释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20世纪以来,随着西方理论的传入和出土文献的大量涌现,汉语言文字学和中国古代文明的研究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同时也吸引了大量学者不懈求索,努力探寻汉语言文字的发展规律,还原古代典籍的原貌原意,重建汉语言文字学的学科体系,开辟出众多新的研究范式。李运富就是其中较有代表性的一位。多年来,他坚持追源溯流,求真求通,在汉语言文字学研究方面孜孜以求。

  博涉多门  钩玄提要

  李运富曾在多位汉语言文字学专家的指导下学习。大学毕业后,他曾到北京师范大学进修,跟随张之强教授学语法,学《马氏文通》,所以他早期所写论文大都属于语法学范畴。读研期间他跟随周秉钧教授学训诂,系统研读大量基本典籍和古注,打下了扎实的古文献功底。这一时期他对《论语》“必也”句的理解、对王念孙“连语”概念的阐释、对俞樾《毛诗平议》训诂问题的商榷等就显示出他在训诂学方面的基础。同时,他跟随李维琦教授研究修辞,与林定川合撰了《二十世纪汉语修辞学综观》一书。读博期间,他跟随王宁教授研习文字学,博士学位论文《楚国简帛文字构形系统研究》对战国时期国别文字构形系统进行了开拓性的研究,同时借由这一个案研究也对汉字学理论进行了探究。

  这种转益多师的求学经历使李运富具备了比较广阔的学术视野,也为他在汉语言文字学下属的多个领域展开研究奠定了基础。他常说:“做学问,理论上要有学科界域,没有学科界域很多问题就说不清;但实践上不要被‘某某学’所限制,跨学科才能开阔眼界,相互借鉴。系统性、逻辑性和质疑精神是所有学科都需要的,具有这些科学素养就可以迁移打通相关学科。”他的研究涉及汉字学、训诂学、词汇语义学、语法学、修辞学等领域。例如他的《汉字学新论》对汉字学研究理论进行了新的探索和总结,在词汇语义学领域,他有《古汉语词汇学说略》《论词汇意义系统的分析与描写》等数十篇成果。

  在实际研究中,李运富不仅注重对语言文字事实的描写考证,而且努力在个案专题的扎实考证基础上升华为理论,用理论统率材料,用理论解释现象,以达到“通博”的效果。如《中学语文教材文言文注释应注意的几个问题》将评判文言文注释优劣的原则和标准提炼成是否符合语言文字规律、文情语境、事理逻辑、客观实际等;《论出土文本字词关系的考证与表述》提出“构形系统考证法”,根据考释实践总结出“完全考释”“非完全考释”“证据链”等概念;《论汉语词汇语义系统的分析与描写》将辨析相关词项和描写词汇意义系统的方法概括为“词项属性分析框架”。以上都是李运富在大量专题个案研究基础上概括出的规律性认识,对相关领域的研究具有较大的参考价值。

  此外,李运富在广泛涉足上述研究领域的基础上,还努力将这些具体的研究领域进行整合,迁移打通这些学科,并力图在理论上加以概括和解释。例如他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古今字’资料库建设及相关专题研究”,广泛搜集历代注列“古今字”材料,全面测查这些“古今字”在文献中的实际使用情况,从历时角度研究汉字职能和字词关系的变化,总结不同时代的用字特点,揭示汉字使用规律的演变,分析汉字职用演变的原因,综合运用训诂学、文字学、词汇学、文献学知识,总结出了新的汉字职用学理论。

  李运富认为,一种理论好不好,主要看它的各种概念通不通,各种类别成不成体系,能否描写并解释这一理论所涉及的范围内的全部事实或大部分现象。类系通达、解释力强的理论就是有用的好理论。他提出的汉字学三平面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