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应回归生活世界
2020年07月03日 00: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20年7月3日第1959期 作者:王俊

  从根底上看,哲学是一种处于生活世界之中的思想活动,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或实践形态,同生活实事密不可分。在亚里士多德那里出现的实践和理论的分化,是哲学形态发生变化的一次重要转折。在随后的思想史中,哲学逐渐演变成一种纯粹的理论活动,变成彼岸的东西,与我们此岸的生活实践渐行渐远。

  到18世纪下半叶,随着哲学的学院化、专业化和职业化,亦即学院哲学的形成(这是哲学演变史中另一个非常要紧的转折),哲学彻底与我们的日常生活脱钩,成为了专业之事。面对哲学的学院化与哲学家的职业化,费耶阿本德称哲学家变成了纯粹的“思想的公务员和概念的管理员”。这个转折对当今的哲学形态起到了决定性的影响。在哲学演变史中,伴随着这个转折还有一些比较重要的变化趋势,比如哲学文本越来越复杂。从古代到近代早期的很多哲学文本,文风是平易近人的,但是康德之后哲学文本越来越复杂,专业词汇越来越多,专业性越来越强,一个初学者不经过长期的专业训练就进不了哲学的门槛。跟这个趋势相伴随的就是今天有两类哲学家,一类是学院里的哲学研究者,另一类我们称之为民间哲学家。

  但是,在18世纪下半叶之前,其实没有所谓学院哲学家和民间哲学家的区分。笛卡尔给贵族当家庭教师,同时也研究物理学,休谟担任过国务大臣,康德的研究兴趣也远远超出了哲学,更遑论古希腊罗马时期的哲学家们,哲学对他们而言并非职业,而是一种生活方式。按今天的标准来看,这些从事哲学的方式都是民间的、业余的。而在19世纪前,这种“业余活动”并非贬义,歌德就称赞说只有这种“业余活动”才“总是想要承担某种要求最高技艺的不可能性”。叔本华也曾为之辩护,他说之所以有人轻视这种“业余性”,主要是基于“一种卑鄙的信念,相信没有人会认真地着手做一件事,除非他被穷困、饥饿或其他欲望所刺激”。但随着20世纪哲学学院化趋势的不断加强,哲学成为一门艰深的专业学问,作为业余活动和生活方式的哲思则被不断边缘化。

  哲学演化史中的这个转变带来的分化趋势,令象牙塔中的哲学和生活中的哲学渐行渐远,哲学成了跟我们的生活没有关系的故纸堆里的学问。这对哲学本身的发展和人类思想能力的进步造成了消极影响。因此,在当代哲学圈里就有一些哲学工作者越来越有意识地抵抗这种分化,强调哲学应当回归生活世界,目的在于扭转学院哲学与非学院哲学愈益分离的趋势。

  如果说当代哲学有一个总体上的实践化转向,那么这种去学院化、回归生活世界的尝试,也可以看作最宽泛意义上实践化转向的一个表现。大而化之地讲,当代哲学与传统哲学的差异在于,当代哲学不再执着于传统的那种宏大的形而上学体系构建,而更倾向于“回到实事本身”。“实事本身”包含着回到具体的历史境遇下去思考,回到生存语境里去思考。实践化转向的大趋势要求我们增加哲学思考的现实感,让哲学回到现实生活之中,就像杜威说的,我们不是在理论当中发现问题,而是在生活里发现问题。

  哲学回归生活世界的趋势,跟现象学哲学的核心观点具有密切关系。现象学的重要观点之一,是要对研究对象进行情境化还原,拆解传统的主客二元认知框架。客观性、确定性是主体构建的结果,是语境或历史情境中的确定性,不存在普遍、抽象的确定性。胡塞尔的现象学是数学和心理学传统下的现象学,如科学般严格的哲学,这是当时的一个时代潮流。胡塞尔不是突然一下写出《逻辑研究》的,在19、20世纪之交有很多哲学家都写了《逻辑学》或《逻辑研究》这样的著作,关注科学时代哲学的转型问题,胡塞尔只是其中之一。海德格尔思想具有的时代烙印也很明显,与他所处的时代和他的人生经历具有密切关系。他的思想脱胎于当时的德意志民族主义传统,而不是突然从天而降的一个抽象的东西。

  另外一点促成这个回归趋势的就是现象学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