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飚:英国脱欧——分裂了不列颠还是欧盟?
2017年07月13日 07: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7月13日第1247期 作者:张飚

  自英国脱欧公投决定退出欧盟之后,主流观点大多认为,英国脱欧会破坏欧盟团结稳定、削弱欧洲一体化进程。英国和欧盟“离婚”是欧洲人的悲剧:英国脱欧不仅使双方“感情破裂”,而且会对其他疑欧国家发挥示范效应,从而引导更多对欧盟不满的成员国“离家出走”。然而,从目前来看,英国脱欧对英国本身造成的分裂性影响,远远大于英国脱欧对欧盟一体化进程的破坏作用。一方面,英国国内对究竟是否脱欧、如何脱欧、脱欧谈判的议题与时间进度、脱欧的影响等问题争论不休。脱欧问题严重破坏了英国内部的社会团结、政治稳定以及国家统一。另一方面,英国脱欧非但没有打击欧盟国家的一体化信心,反倒是激发出欧盟国家一致对外、团结一致的信念,以及高度协调的谈判立场。

  脱欧造成了英国政治分裂

  首先,在应对是否脱欧的问题上,英国国内目前仍存在争论。尽管自去年公投,大多数选民赞同脱欧,而且英国政要大多强调要兑现脱欧承诺,但是时至今日,仍有声音呼吁英国逆转脱欧进程。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呼吁英国改变脱欧进程;多位工党议员在议会提出动议,要求英国留欧。有关民意调查显示,多数民众对脱欧感到后悔,希望能扭转脱欧进程。许多英国民众还认为,正是脱欧派政客的虚假口号误导选民投票赞成脱欧。例如,以伊恩·邓肯·史密斯为代表的保守党政客在脱欧公投造势中炮制诸如“英国每周向欧盟付出3.5亿英镑;一旦离开欧盟,英国可以将这些钱用到国民医疗体系上”的不实言论,导致选民做出错误判断。因此,英国脱欧在国内社会制造出留欧派和脱欧派的巨大分歧,引发双方相互强烈指责,造成了民众对政客的不信任。

  其次,在应对如何脱欧的问题上,英国政治分裂为高度对立的硬脱欧当权派和软脱欧反对派。尽管目前英国国内对脱欧有一个基本共识,即脱欧谈判迫在眉睫,但英国国内对如何脱欧仍然存有极大争论。特蕾莎·梅自从出任首相之后,旋即任命以硬脱欧派官员组成谈判团队。在唐宁街9号设立脱欧部,任命硬脱欧派领袖戴维·戴维斯为脱欧部部长。戴维斯多次表达过英国应离开关税同盟的观点。今年6月初,又任命史蒂夫·贝克为脱欧部副部长。贝克曾多次呼吁英国离开单一市场,宣称英国应该和欧盟“彻底分裂”,并将贸易对象扩展到全球。此外,英国派驻欧盟大使蒂姆·巴罗在谈判中负责和欧盟的沟通工作、解释英国的立场,而巴罗对彻底脱欧持较强的同情立场。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则一直主张英国应该从单一市场中撤出来,恢复对自己的控制权。

  软脱欧派则一直强烈抵制硬脱欧当权派的立场。现任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曾公开质疑其保守党同事的硬脱欧政策,当众批评戴维斯和约翰逊的政策过于激进。英国下议院负责监督脱欧部的脱欧委员会(Exiting the EU Committee),也对硬脱欧派的立场表达了不安。脱欧委员会主席希拉里·本就曾强烈要求政府软化立场,保留英国在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内的地位。因此,在如何脱欧的问题上,英国内部出现了硬脱欧当权派和软脱欧反对派的高度对立。

  再次,英国脱欧再次引发苏格兰公投、爱尔兰独立要求等问题,威胁了英国的统一。6月27日,苏格兰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宣布,将会“在英国脱欧状况将变得明朗时”,再度考虑有关苏格兰地区新独立公投的计划。苏格兰地区政治领导人认为,如果英国在脱欧谈判中顺利、获得了有利的贸易地位,苏格兰则会冻结公投计划,继续留在英国内部。然而,一旦英国和欧盟谈判失败,出现不利于苏格兰的结局,苏格兰则会再次举行公投。针对英国脱欧,北爱尔兰也重新燃起民族主义情绪。北爱尔兰民众认为,一旦脱欧,英国就会加强边界限制,由此重新激发民族主义者将北爱尔兰和爱尔兰统一的情绪。北爱尔兰新芬党主席就曾表示,如果英国脱欧导致北爱尔兰被迫离开欧洲,英国政府就丧失了代表北爱尔兰人民利益的合法性。

  英国内部的争议反衬出欧盟内部的团结一致。尽管英国脱欧在短期内对欧盟造成了冲击与震惊,并且欧盟领导人(例如执委会主席容克)曾一度担心脱欧谈判可能会分化成员国的立场,但在谈判前后,欧盟国家却表现出高度团结和协调一致。随着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法国加紧了和德国的协作,两国不仅在英国脱欧事务上取得一致,而且在寻求重塑欧盟、深入一体化等方面也取得进展。在近期召开的欧盟峰会上,欧盟领导人甚至未过多就英国脱欧展开讨论,这意味着欧盟方面对自身的立场不存在太大争议。

  英国的教训为疑欧国家敲响警钟

  由于英国内部的分裂和欧盟国家的团结,有关英国脱欧的谈判会受到两重影响。第一,随着英国和欧盟开启谈判,英国内部的分裂有可能越来越严重,而内部的不统一和纷争会进一步加剧英国谈判地位的恶化。目前,英国国内已经明确意识到,内部分裂会削弱英国的谈判地位,因此在努力就谈判问题寻求一致。例如,保守党党首反复强调“稳定而强大的领导力”,工党党首科尔宾近期解雇了三名公开要求软脱欧的影子部长,以使工党的立场更趋近于官方的立场。然而,尽管英国政界做出多种努力,但是随着脱欧谈判开启,英国会面临更加复杂、多变且不确定的局面。例如,在伦敦就出现了诸多银行准备迁回欧盟国家的浪潮;而英国经济的不景气,加上民众的愤怒、民族主义情结的爆发,会进一步加剧英国国内的不稳定状态,加剧由脱欧引发的争论。

  第二,英国脱欧对欧盟的影响仍然有待观察。英国脱欧对欧盟而言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英国决定脱欧,导致欧盟内部损失了一大市场和GDP的贡献者,因此削弱了欧洲的团结、对欧洲一体化进程造成冲击。但是另一方面,英国脱欧也加强了欧盟国家的内部团结。英国内部经历的混乱与纷争,会在相当程度上给其他疑欧国家敲响警钟。正因为此原因,容克就表示,英国脱欧所经历的一系列分裂、混乱,使其他成员国认识到,脱欧是不明智的选择。

  英国宣布脱欧时,主流观点都认为,英国给欧盟出了一个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难题。然而,从目前来看,英国脱欧并不是英国留给欧盟的难题,是自己给自己出了一道难题。究竟英国政治家能否妥善处理好脱欧事宜,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单位: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