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报告呼吁强化基础设施建设
2017年05月17日 08:2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5月17日第1208期 作者:本报记者 闫勇

  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UNESCAP)5月8日发布了关于亚太“特殊需求国家”发展的年度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该报告认为,当前亚太发展中国家存在巨大的基础设施缺口,应采取措施弥补此缺口,以提高这些国家的国民收入、人均寿命及国民受教育程度。一些学者也认为,不仅是发展中国家,亚太发达国家也应借助基础设施建设来提振经济、扩大就业。因此,无论亚太地区的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可能迎来基础设施建设的高潮。

  有利于发达国家发展

  美国总统特朗普计划筹集1万亿美元的资金以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他早在竞选时就承诺要大幅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水平,在竞选演讲和上任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提到美国基础设施已经落后。为此《华盛顿邮报》官网于5月1日称,特朗普将考虑提高联邦汽油税来为其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筹集资金。与此同时,美国一些州的议会也通过了改善交通运输系统的提案,包括加税、增收车辆费用以及发放债券等。然而这种试图增加税收的做法遭到了一些州长和议员们的反对,他们期待联邦政府划拨足够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但是由于本身债台高筑,美国联邦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存在巨大资金缺口,指望联邦政府解决全部资金并不现实。

  不仅美国有加强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的打算,据《美国运输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ortation)官网5月1日报道,澳大利亚政府也计划推出国家层面的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将在未来10年投资750亿澳元(约550亿美元)来加强国内公路、铁路和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该项计划旨在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来刺激私营经济支出和家庭消费,形成促进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这些工程包括西悉尼的新机场、新南威尔士州大雪山水电开发计划、全国高速路网升级以及墨尔本—布里斯班的铁路线等。

  拥有相对完善基础设施的发达国家进行基础设施领域的再建设是否是明智之举?英国伦敦经济学院(LSE)教授亨利·欧福曼(Henry Overman)与同事一起对1998—2007年英国道路建设对于当地就业情况的改善效果做了研究,初步计算后的结果表明,这一时期每年18亿英镑的道路建设投资为就业市场带来了价值10亿英镑的岗位。因此,欧福曼认为,在交通设施建设领域的投资可以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即使是在拥有成熟基础设施网络的国家亦是如此。

  由此可见,当前美澳等发达国家关于基础设施的计划对于其经济发展来说是有利的。但有学者认为,如果要加强发达经济体基础设施建设的话,不免要增加税收,这样对于税收压力本已不小的民众来说又造成了压力。同时,发达国家劳动力成本高,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并不具备成本优势。因此,如何加强建设资金的融通并减少在劳动力、原材料等相关领域的成本开支,就成为美澳等国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不得不解决的问题。

  发展中国家亟待改善

  相对于发达国家来说,亚太发展中国家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需求更为迫切。据孟加拉国《金融快报》(The Financial Express)官网5月14日报道,过去几天由于电力供应的缺乏,该国首都达卡的卡兹拉(Kazla)工业区的工厂依然处于停工状态,导致许多工厂损失严重。对此,孟加拉国经济学家、伦敦经济学院国际增长研究中心研究员瓦西达丁·马哈茂德(Wahiduddin Mahmud)建议,孟加拉国需要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基础设施开发项目的分散化,以此来实现经济的平稳发展。

  基础设施的短缺不但影响了孟加拉国这样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的国家的经济增长,对印度尼西亚这样资源相对丰富的发展中国家也造成了阻碍。荷兰咨询公司“印尼投资”(Indonesia Investments)发布的一份调查显示,为了减少国家对大宗商品出口的依赖,印尼政府近年来开始计划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然而由于私人部门对政府基础设施项目的兴趣有限,印尼的基础设施建设缺少足够的财力支持。为了保证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顺利实行,印尼中央政府不得不大幅增加税收,但是该国税收每年仅以个位数的速度增长。这种不平衡意味着印尼仅依靠本国的力量将难以保证其基础设施建设计划的顺利施行。因此,对于印尼来说,国际间基础设施建设资金则十分重要。

  据关于亚太“特殊需求国家”发展的年度报告显示,亚太地区的最不发达国家存在交通基础设施和能源设施的严重不足,这些国家应该优先考虑在交通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以降低贸易成本。报告预测,如果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能达到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水平,那么到2030年,这些国家的国民总收入将因此而提升6%。其中,受益最多的国家可能是孟加拉国和哈萨克斯坦。

  此外,该报告显示,亚太地区的内陆与小岛屿发展中国家也属于对基础设施建设有特殊需求的国家,这些国家每年需要在交通、能源、信息和通信、供水和卫生等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投入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10.5%的资金,才能够满足其社会经济发展的需求。但是,当前这些国家的基建资金缺口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3%—4%。

  报告认为,这些“特殊需求国家”无法依靠自身筹集所需要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因此,各个经济体应当顺应经济全球化潮流、克服经济保护主义的不利影响,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加强合作,采取多种措施,促进建设资金的相互融通和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如此才能减少基础设施建设不足对社会发展、扩大生产和环境可持续性的制约。

责任编辑:韩慧晶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