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儒家具备人文宗教特质
2020年06月23日 09: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20年6月23日第1953期 作者:胡小君

  儒家乃是以“人”的内在“德性”来统摄生活与祭祀这两面。“人”既是面向世俗的生活之主体,同时也是面向天地鬼神的祭祀之主体;既以生活的世俗性来折冲宗教,又以带有宗教意义的超越性来折冲世俗。

  中国历史上长期存在关于“儒家是不是宗教”的讨论。大致来说,第一次讨论高潮发生在明清时期。由于西学东渐背景下西方天主教之传入与中国固有的儒家文化形态产生激烈冲突,故而一些接受西学的士大夫试图证明儒家并非天主教意义上的宗教,以求得中西之间的共存。第二次讨论高潮发生在清末。面对西方文化和宗教层面上的入侵,以康有为为代表的一批清末知识分子提出“保国、保种、保教”,意图论证儒家为一种“国教”,以抗衡西方,保存文化传统。第三次讨论高潮发生在新中国成立后到改革开放前。

  这一绵延深远的问题,在今天的学术研究中依然引人注目。近年来,关于儒家宗教问题的研究基本上形成了一种共识:儒家不是宗教,但具有宗教性。借用现代新儒家代表人物唐君毅的一个概念来表达,儒家是“人文宗教”。具体地说,第一,儒家并无宗教之仪轨,它所内含的仪式性内容“礼”,乃是对于一般的普泛生活形式的转化和赋意。第二,儒家并无宗教意义上的至上神观念,人格的完善亦不依赖于对神圣对象的虔诚,而是经由人文意义的“德性”“良知”内转而来。第三,儒家以世俗的、人文的形态而承担着中华民族的价值和信仰系统。这些特质乃是自先秦时期儒家诞生伊始就奠基于其中。这里,我们以先秦儒家之思想、文献等为例,作一简要说明。

  儒家的仪式性内容源于普泛生活

  先秦儒家这样规定“礼”:“夫礼始于冠,本于昏,重于丧祭,尊于朝聘,和于乡射,此礼之大体也。”所谓“冠”指的是成年男子的加冠礼,“昏”指的是“合二姓之好”的婚礼,“丧祭”是父母亲属终死之丧葬与祭祀。总体来说,这三者可以归为日常的社会生活。“朝聘”指的是诸侯朝觐天子,“乡射”指的是地方官员在官学中以射礼选擢士人。这二者则属于国家政治生活。此五礼乃是儒家所推重之“礼”的核心环节,由此即可见儒家乃是以“化民成俗”“因俗成礼”的方式建立自身之仪轨性内容,并以之点化人的日常生活,使人在现实的存在活动之中建立人性之自觉。相较之下,基督教、佛教等诸般宗教则往往在生活之外另开宗教仪轨。

  儒家之道“宗师仲尼,宪章文武”,儒家这种“因俗成礼”的思路亦可说是源于周公制礼作乐之时。按《史记·鲁世家》记载:鲁公伯禽之初受封之鲁,三年而后报政。周公曰:“何迟也?”伯禽曰:“变其俗,革其礼,三年然后除之,故迟。”太公亦封于齐,五月而报政周公。周公曰:“何疾也。”曰:“吾简其君臣之礼,从其俗为也。”

  伯禽乃是周公长子,因周公摄政辅佐成王,故而代周公治理鲁国。太公乃是周初贤士姜尚,因功封于齐国。伯禽之治鲁,采取的是以礼乐变其民俗的手段。而太公治齐,则简化礼乐的仪程而顺从民俗,以利于礼乐的推广。针对这种差异,孔子曾作评价:“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二者虽然采取了不同的手段,但其共同之处在于,都是将“礼”与“俗”相对,在对“俗”的因应和改造中建立礼乐文化。

  赖于“俗”的基础性和来源性地位,孔子认为,要革除礼崩乐坏之弊,亦必须着落于人的世俗生活。仲尼有言:“礼失而求诸野。”颜师古注:“言都邑失礼,则于外野求之,亦将有获。”关于“野”,孔子的说法是“先进于礼乐”,而颜师古的注则解释为“都邑之外”。盖孔子所言,乃是按照时间顺序,讲未被礼乐教化之前那种自然的世俗生活;颜师古的说法则是依照空间顺序,指边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