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适应系统理论推动认知隐喻研究发展
2020年01月14日 08: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20年1月14日第1857期 作者:章敏 吴世雄

  比较完整的复杂适应系统理论(Complex Adaptive System,CAS)由约翰·霍兰(John Holland)于1994年提出。霍兰强调复杂系统的“自适应性”。他指出,系统元素是具有适应能力的主体,通过相互制约及其影响产生变化;主体的这种适应性也是一种复杂性,并在混沌中产生新的秩序。这一理论提出一种新的语言系统论和发展观,强调原有的语言研究范式也应当加以改变。到目前为止,CAS在语言研究上的应用虽仍仅局限于语言习得和语言应用方面,但在隐喻的认知研究上,CAS的意义也已变得十分显著。

  从复杂适应系统看语言

  在复杂适应系统理论看来,语言是一个典型的由认知、文化和使用三者交互作用而形成的CAS,是一个不断发展变化同时又得不断适应语用环境的动态过程。语言整体呈现的模式、规律和状态与每个语言使用主体之间的即时语言互动,即是一条非线性、交互式的反馈通路。宏观层面上的语言结构制约着语言使用,同时,微观层面的语言活动也在不断强化或弱化某种语言形式的重要性和出现频率,进而对语言整体的形态产生影响。CAS将这种量变到质变的非线性过程称为相变(phase transition)或涌现现象(emergence)。这种观点与近年来语言学界新兴的、基于使用的(usage-based)语言研究以及强调构建的认知语言学不谋而合,二者都主张语言是人们对言语交际及其使用过程进行概括的结果,而非以乔姆斯基为代表的生成语言学派所主张的是一种先天的、封闭机制的产物。

  作为CAS的语言系统兼具系统稳定性与随机变异性以及超越单一因素的线性因果关系。用传统还原论的方法对其进行相对静止状态的分解描述,往往会忽视其动态性。因此,我们必须对语言系统采取多维度、多层次的综合考察,以揭示语言变异的认知过程。Kretzschmar曾经在《语言与复杂系统》一书中展示了通过概率统计方法研究语言定量数据(尤其是时间序列数据)的方法。Kretzschmar的研究结果发现了语言系统变化中的“涌现”模式和“适应”趋势,从而进一步揭示出语言系统内部各要素间的关联与相互作用。

  隐喻也属复杂适应系统范畴

  作为身体体验和文化经验交互作用的产物,概念隐喻(conceptual metaphor)及其在语言层面的表达,即隐喻语言(linguistic metaphor)反映了人类语言、认知和文化之间的深层关系,成为认知语言学的重要研究领域。隐喻研究的结果表明,隐喻系统也是一个典型的CAS。

  Kretzschmar总结出的复杂系统遵循的运作机制主要包括:系统中持续的动态行为;大量成分的随机互动;通过反馈交换信息;行为表现得到强化;在没有集中控制情况下产生某种稳定的模式。这些运作机制体现于隐喻的以下五种运作模式中。

  其一,系统中持续的动态行为:隐喻表达及其代表的概念隐喻持续经历一个发生、发展及消亡的动态过程。

  其二,大量成分的随机互动:隐喻使用主体(即人)及其使用的具体隐喻语言在概念隐喻和具体语境的影响下形成来源域和目标域的多重映射。

  其三,通过反馈交换信息:隐喻使用主体间在使用隐喻和理解隐喻的过程中通过反馈达到交流的目的;同时,隐喻与人类的其他认知能力、人类生活的自然环境及社会文化、历史传统之间保持能量交流的互动关系。

  其四,行为表现得到强化:概念隐喻与隐喻表达的使用频率成正相关关系。

  其五,在没有集中控制情况下涌现出稳定的模式:隐喻使用的主体之间通过自适应方式互动,从而涌现稳定的隐喻表达模式;不同文化及语言中存在不同的隐喻变体。

  隐喻体系还具有明显的复杂系统的嵌套结构。从宏观或微观上看,隐喻体系都是一个具有不同层次并且各个层次相互作用的系统。生理体验和社会文化经验共同为概念隐喻提供基础,并进而产生隐喻语言。可以说,隐喻本身所处的系统也是一个体现类层级特点并且具有明显的嵌套结构的复杂系统,并在语言层次上细分为语法隐喻、语篇隐喻、词汇隐喻等相互嵌套的体系。

  隐喻的适应性也显而易见。隐喻语言的使用受隐喻使用主体的概念系统和具体语境的制约和影响,其正、反两面的反馈作用都因此得到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