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与梦想——第二届中美学术高层论坛侧记
2015年10月08日 11:3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6月5日第459期 作者:本报驻华盛顿记者 褚国飞 访问量:

  东西方文明的对话犹如一盏灯点亮另一盏灯,一个梦想照亮另一个梦想,最终照亮我们整个人类世界。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在第二届中美学术高层论坛开幕式上的演讲

  5月的维思里安大学,一栋栋教学楼散落在花木丛中,宁静的空气中飘着花香,晚樱的花瓣散落地上。由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与美国维思里安大学联合举办的中美学者间高层学术论坛——“第二届中美学术高层论坛”正在这里举行。本届论坛主题为“在比较视阈下的启蒙”。

  构建一个真正具有全球意义的文明对话与交流平台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学部主席团主席王伟光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他指出,中美学术高层论坛是两国学者为推动中美人文社会科学领域交流,共同搭建的一个重要平台。由中美两国学者共同推动的中美人文社会科学对话、交流与合作,必将为进一步增进中美两国和两国人民的相互理解做出积极的贡献。

  任何一次伟大的思想变革都有其巨大的历史价值。但和人类历史上其他任何一种伟大思想一样,启蒙思想,能给今天的人们提供的也只是历史的启迪,而不是解决问题的现成方案。

  王伟光表示,今天我们讨论启蒙,并不是要否定启蒙运动的思想成果,而是要在当今世界,站在历史和时代的制高点,站在人类文明和世界发展的制高点,对启蒙本身进行历史性的、批判性的反思,对启蒙运动的思想遗产进行重新审视和清理,并在此基础上积极总结和归纳启蒙运动以来的思想成果,在对话中求同存异,在互惠中取长补短,最终建构起更加开放、更加包容、更加合乎人类发展趋势的现代思想体系。

  国际学术界应该以更加开阔的视野,更加博大的胸怀,更加理性的态度,更加科学的方法,努力建构一个真正具有全球意义的文明对话与交流平台。东西方文明的对话犹如一盏灯点亮另一盏灯,一个梦想照亮另一个梦想,最终照亮我们整个人类世界。

  反思启蒙超越启蒙 倡导平等对话 

  启蒙运动的普遍性与特殊性引起了学者的热议。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总编辑高翔在主题演讲中指出,社会的发展没有止境,启蒙的探索也没有止境。应该在继承启蒙遗产的基础上超越启蒙的限度,塑造新的启蒙精神,开创新的启蒙时代。启蒙运动提倡的自由、民主、人权等抽象原则,必须结合每个国家的特殊国情,才能生发出适合每个国家的现代化道路。西方的现代化模式,不能穷尽现代性的所有方案,不能代替非西方世界对自身现代化道路的探索;而非西方世界结合本土文化资源所进行的现代转型,又在不断丰富着现代性的内涵。面对现代化的历史使命,不同文明之间没有优劣高下之分,每一种文明都潜藏着孕育现代性的文化因子。试图用一种文明、一种现代性来规制人类文明的演进,是一种我们必须加以反对的文化霸权,是一种我们必须加以警醒的制度迷思。在文明间交往日益密切的全球化时代,倡导文明间的平等对话与相互学习,有助于不同文明在彼此学习中获得新的创造力,更好地应对现代性的挑战,将文明社会继续推向历史进步的轨道上。

  随后,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海登·怀特以“光”为隐喻探究启蒙思想。他建议与会学者在思考“比较视阈下的启蒙”时,回顾温克尔曼(Johan Joachin Winckelmann)对阴影的论述,在定义和理解“启蒙”中,应像古希腊雕塑家创造艺术品一样,将“启蒙”作为整体来思考取舍。

  超越西方意义的启蒙势在必行 

  学者在9场讨论会中,从哲学、历史、文化等角度,对欧洲和中国的启蒙思想和启蒙运动作了深入分析和交流。

  康德在1784年提出了著名的经典问题“什么是启蒙?”,他的主要目的是引起人们对启蒙过程本身的注意。学者也注意到启蒙传到世界其他地区过程中的变化。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编审孙麾谈到近代以来中国的启蒙时强调,启蒙思想的灯塔照亮了西方,马克思说,资本主义创造的生产力比以往历史的总和还要多。美国国家的建立可以说是基于明确的政治原则之上自觉的政治行动。但源于西方的启蒙话语在中国近代历史上却有不同的境遇,封建母体并没有催生完整意义上的资本主义。中国被迫作为资本市场而经历资本主义主导的世界历史,自由、平等、个人主义、民主、宪政下的法治这些基于启蒙思想成果的核心政治价值,在失去民族独立和国家主权的前提下只能随风飘逝、望洋兴叹。在中国面临被列强肢解的命运中,救亡的主题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担当构成了中国启蒙的核心。我们需要在总结本国经验的基础上,在与世界文明对话的过程中,批判性地借鉴启蒙思想的成果,不断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理论内涵,以历史的独创性丰富人类文明的思想谱系。

  对此,怀特在发言中表示,希望中国找到不同于美国的发展道路,美国的道路未必可取。他进一步称,号称民主的美国,却有700多万人被关在监狱中,而这700多万人中大部分对社会不构成威胁,这无疑是对民主莫大的讽刺。欧洲启蒙带来了资本主义,然而西方资本主义问题重重,美国道路也好,欧洲道路也罢,并不适合中国。

  华中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马敏认为,近代中国虽然并不存在西方意义的思想启蒙运动,但在明清启蒙思潮和近代西方思想双重影响下,又的确经历了自己的思想启蒙过程。在近代启蒙思潮中,除救亡、科学、民主等喧腾一时的思想观念外,与工业化潮流和资本主义兴起密切相关的重商思潮,也是中国近代启蒙运动中一股不容忽视的思想潮流,以重商思潮为标志的近代商业启蒙运动,对近代中国冲破封建专制的束缚、走向工业社会和实现近代化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复旦大学教授丁耘表示,启蒙态度包含着与传统的对立乃至断裂。与西方启蒙观念相一致,对中国式启蒙的主流叙述都隐设了这层意涵。北京大学教授韩水法认为,启蒙是开启美德之光,是觉醒。对此,研究中国启蒙运动30多年的美国历史学家舒衡哲(Vera Schwartz)表示赞同,在中国,启蒙意味着从盲目信仰的麻木中醒悟,意味着觉醒的意识。启蒙是中国知识分子在欧洲知识分子那里找到思想共鸣,不限任何一个人或一段历史时期。

  维思里安大学东亚研究中心馆长潘特立(Patrick Dowdey)表示,这次论坛不同于一般的学术研讨会,对启蒙的交流极为丰富,学术背景一流,气氛活跃、交流深入。

  在传统基础上审视启蒙意义非凡 

  论坛闭幕式上,所有与会者都对本次论坛给予了高度评价。

  高翔表示,中美学术高层论坛是高层次、小规模的学术对话,是中美高层次学术交流的典范。学者相聚美国,分享彼此对“启蒙”的理解与反思,在上届论坛探讨“传统”的基础上重新审视启蒙的价值,意义非凡。自18世纪欧洲启蒙运动开启人类社会的现代化历史征程以来,传统与启蒙、传统与现代的关系始终是探索现代性不可回避的重大理论关切。

  维思里安大学校长迈克尔·罗斯(Michael Roth)表示,本届论坛是中美学者间最高水平的对话。受邀参加论坛的学者提交的论文都代表了各自领域的高水平研究,而论坛期间学者面对面的交流与对话、探讨与切磋,深层次地揭示了不同学科、不同文化间的跨际沟通与互鉴。

  维思里安大学人文中心主任、《历史与理论》(History and Theory)主编伊桑·克莱恩伯格(Ethan Kleinberg)教授认为,来自中美双方学者的热烈讨论、高水平对话、零距离互动,让每一位与会者都受益匪浅。

  高翔和罗斯共同宣布,第三届中美学术高层论坛将在“传统”与“启蒙”的基础上,围绕“现代化”继续进行跨文明对话。

责任编辑:梁瑞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184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1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