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有待改革
2017年11月10日 08: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11月10日第1328期 作者:本报记者 王俊美

  世界贸易组织第十一届部长级会议将于12月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11月2日,国际治理创新中心(CIGI)高级研究员罗伯特·麦克杜格尔(Robert McDougall)在该中心官网发文称,世贸组织正面临几十年以来最为严峻的一系列挑战,此次部长级会议上,世贸组织如何顺应全球经济潮流并更新贸易条款将成为重要议题。

  对外仍具有贸易排他性

  英国爱丁堡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讲师克里斯汀·霍普维尔(Kristen Hopewell)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多哈回合谈判困境陷入僵局已有数年,尽管世贸组织内部谈判还在继续,但各成员国间的分歧仍在。其他双边或区域贸易谈判的进一步发展,可能会导致世贸组织在全球贸易治理中的地位日益降低。

  自由贸易区的迅猛发展使国际贸易治理体系更加复杂化,各方按照不同的条约、规则和争端解决机制推动贸易、资本和劳动力的跨国流动。霍普维尔提出,世贸组织作为多边贸易平台,其最惠国待遇原则目的在于让所有成员国享受贸易协定带来的好处。虽然双边或区域自由贸易区支持区域内实行贸易自由化,但对外仍具有贸易排他性。

  麦克杜格尔表示,从历史上看,世贸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在应对保护主义方面发挥了有效作用,但面对当今时代的贸易冲突,该机制似乎已经无法及时有效地解决问题。以往通常是发展中国家对争端解决机制多有抱怨,但近期发达国家也开始发出类似的声音,甚至为建立该机制出力很多的美国也表达了疑虑。

  机制限制效能发挥

  上诉机构(Appellate Body)是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构(DSB)中的常设机构,目前成员遴选引发体制性担忧。此外,世贸组织面临迎接贸易争端问题性质变化、争端机制本身存在问题等挑战。如今国际贸易争端日益多样化,但世贸组织还在试图用同一套方法解决各类争端问题,这种做法忽视了个别争端的特殊性与复杂性,使得争端解决机制较为僵化。

  麦克杜格尔认为由此产生的后果是,如果世贸组织两个成员国间发生贸易冲突,只有在冲突达到一定程度、对商业或政治产生较大影响时,世贸组织才会正式启动争端解决机制。对于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中牵涉较小经济利益的贸易冲突来说,就很难付诸正式的争端解决机制。

  尽管近期世贸组织秘书处调动大量资源用于解决争端,但依然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现实需求。机制升级上的失败难免影响世贸组织的工作效率与效能的发挥。

  寻找替代性解决方案

  麦克杜格尔建议,为应对以上一系列挑战,世贸组织应尽快从争端解决与规则制定方面改革工作方法,实行替代性争端解决方式以补充正式的争端解决机制。《关于争端解决规则与程序的谅解》是世贸组织管辖的一项多边贸易协议,其中列出的多项条款中只有一条是关于调解和调停,也仅有一条提出将仲裁作为争端解决的替代方案。

  世贸组织将仲裁作为争端解决的一个替代手段,方便解决涉及有关双方己明确界定问题的争端。麦克杜格尔表示,从目前来看世贸组织启用该手段的频率较低,因为在目前的仲裁程序下,争端一旦开始就很难达成共识。麦克杜格尔认为,实施迅速仲裁的方式可以是单一听证会、单一质询甚至单一仲裁员,类似于小额索偿法院的形式能够使一些小型争端问题得以快速有效地解决。

  在麦克杜格尔看来,在当前环境下,想通过多边达成共识的方式引入新的机制并不现实,因此,可以通过达成事前协议或在争端产生前签订谅解协议等创新途径为争端解决提前做好准备,此类协议适用于签署方。事前诸边协议不仅避开了多边共识难以达成的陷阱,同时也为两国之间解决特殊争端问题提供了灵活的思路。比起世贸组织现行的双边程序协议,事前诸边协议更具有透明性与可预见性。

  当然,事前协议也存在一定限制。比如此类协议无法影响到世贸组织制度化或多边化的固有体系,如决策规定、秘书处功能、上诉机构成员数以及任命上诉机构成员的程序等。同时,如果有第三方加入到此类协议中,协议也无法对第三方的权利或义务进行区分。但总体来看,世贸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只有经过改革,才能更好地解决更多争端问题,让更多国家参与其中。

责任编辑:崔岑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