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有待深化
成员国分歧加深 作用发挥受限
2017年05月15日 08: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5月15日1206期 作者:本报记者 王俊美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问题由来已久,本世纪以来随着全球经济格局的变化,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呼声日益高涨。5月8日,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经济学高级讲师亚历山大·提亚马里斯(Alexander Tziamalis)在对话网撰文表示,在世界经济体系全球化的过程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近年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处理金融危机、应对世界经济变化的过程中,所采取的一些行动却引发了成员国间的分歧,影响了其作用的发挥,因此,深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迫在眉睫。

  希腊债务危机处理引不满

  提亚马里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根据在布雷顿森林会议签订的《国际货币基金协定》于1945年正式成立,旨在监察货币汇率和各国贸易情况,提供技术和资金协助,缩短成员国国际收支不平衡时间、减轻不平衡程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同时成立,这两大金融组织既互为区分又相互补充。从历史上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直关注着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问题。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欧元区经历了外部市场冲击与内部财政、货币、债务、银行等危机的多重考验,受此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开始着重关注葡萄牙、冰岛、塞浦路斯与希腊等发达经济体。提亚马里斯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当前面临的问题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自希腊债务危机拉开序幕以来,来自欧元区强势国家的压力使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得不打破长期秉承的原则,即只有在某个国家无法承担债务的情况下出手施以援助。提亚马里斯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采取行动的首要目的是防止希腊这个欧元区国家破产,起码推迟破产的时间,为欧元区其他国家留下足够的准备时间。然而,许多成员国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希腊投入大量援助资金的行为表示不满,它们认为这对欠发达国家来说不公平,而且希腊可能最终无法偿还债务。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签署的各项针对希腊的经济政策也被视为作用不大,提亚马里斯认为,希腊需要对经济进行深层次的结构性改革,而不能依赖于快速恢复经济的方法。

  提亚马里斯表示,希腊债务危机加深了长期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内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间的分歧,许多新兴发展中国家感觉自身利益没有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保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竭力推进贸易自由化与市场开放化,以增加国际竞争,但在某些不利情况下会造成部分国家民族企业的消失或是导致签订不平等的贸易条约。提亚马里斯还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存在的另一个问题在于认为国有企业生产效率不高,应将其私有化。然而将某些掌握重要公共资源的部门与公司私有化会导致巨头垄断、服务业不稳定、商品价格上涨与经济依赖其他国家等问题的出现。

  催生区域性合作机制

  提亚马里斯认为,当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以及世界贸易组织依然是全球合作与信心提振的重要象征,世界各国迫切需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挥作用。如果没有机制化的贷款援助,某些国家经济出现问题时就会对失去控制的市场无能为力,全球货币体系也会失序,这无疑会给全球经济带来伤害。

  当前各国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产生的疑虑催生了其他区域性合作机制。2014年,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与南非签署了《关于建立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的条约》,旨在补充和强化全球金融安全网;同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成立。提亚马里斯认为,上述机制的形成可能会削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作用的发挥。

  近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出声音,表示可能切断对希腊的债务援助,由此一些欧洲国家威胁要成立自己的基金组织。从美国来看,特朗普政府的经济原则似乎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宗旨不符,未来美国可能会更多关注本国事务,而非他国。由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能会面临失去多方支持的局面。

  提高有活力经济体的份额

  其实早在2010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理事会就通过了组织份额和治理改革的一揽子方案,但因为成员国之间的分歧,具体执行迟迟难以实现。直到2015年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批准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0年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意味着久拖未决的这项改革将正式实施。提亚马里斯呼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想要更好地履行角色,就要尽快改革,其中,公平公正的投票体系以及制定符合当地需求与法律的经济政策将成为改革的良好开端。

  2010年改革方案生效后,美国的份额依然高达17%,而中国的份额占比为6%。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司文认为,目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份额公式不仅未能反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实力的增长,反而夸大了发达国家的相对经济地位,引发了成员国的诸多不满与批评,也使得份额公式对实际份额调整的指导作用十分有限。2016年7月形成的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公报称,应提高有活力经济体的份额占比,以反映其在世界经济中的相对地位,因此可能的结果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份额占比整体提高。在落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0年改革方案的基础上,还要继续推进国际金融机构份额和投票权改革,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朝着新一轮份额改革的方向努力。

责任编辑:崔岑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184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1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