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阶层分化引发学者思考
2017年05月05日 08:1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5月5日第1200期 作者:本报记者 闫勇

  近日,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官网刊登了该中心研究员拉克什·科克哈尔(Rakesh Kochhar)的研究报告《西欧中产阶级的财富》(Middle Class Fortunes in Western Europe)。报告结合具体数据,分析了西欧中产阶级20多年来的财富变化和现状,将其与美国中产阶级的相关数据进行了比较研究,并且思考了中产阶级境遇对发达经济体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

  西方中产阶级规模萎缩

  现代意义上“中产阶级”概念首次出现于1913年,爱尔兰统计学家史蒂文森认为,中产阶级是社会上层与劳工阶层之间的社会阶层,包括专业人士、职业经理人和高级公务员,其主要特征是拥有显著的人力资本。当下,一些经济学家常用收入或者消费定义中产阶级。此外,教育背景、财富数量、成长环境、社会关系网、行为举止及价值观念等不同方面的因素,也在不同环境下被用于界定中产阶级的概念。因此,中产阶级的内涵并没有确定的标准。

  科克哈尔认为,“中产阶级”这一术语常与“中等收入”交替使用,他在报告中使用了家庭收入对其进行定义。在科克哈尔的定义中,“中等收入”的范围居于全国家庭可支配收入中位数的2/3到两倍之间。可支配收入除薪酬和经营所得外,还包括利息、租金和股息等资本收入、转让收益以及社会福利。根据这个定义,科克哈尔发现,从1991年到2010年,生活在法国、荷兰和英国中等收入家庭的成年人比例有所增加,爱尔兰增加的比例最高,德国、意大利、西班牙、丹麦、挪威、芬兰和卢森堡则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减少。这说明在该时期,西欧大部分国家出现了中产阶级萎缩现象。

  在西欧国家,中产阶级是社会的中坚力量,其人数比例为64%(西班牙)到80%(挪威和丹麦)之间,这一比例远高于美国中产阶级占各阶层人数59%(2010年)的比例。尽管美国中产阶级平均家庭可支配收入高于除卢森堡以外的其他西欧国家,但是近年来,美国中产阶级规模也出现了萎缩。1991年美国中产阶级占各阶层人数的比例是62%,20年间减少了三个百分点。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经济法专业教授米歇尔·迪克森(Mechele Dickerson)表示,“美国中产阶级正在挣扎,他们仍然担心自己的经济前景和孩子的未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调查报告显示,2010—2013年,大多数美国家庭的财富没有增长,与之相比的是,财富排名前3%的美国家庭的收入已经达到历史最高位。

  西欧国家发展轨迹存在差异

  在科克哈尔看来,尽管近年来欧洲一体化程度不断提高,且西欧各国经济普遍增长,但是西欧国家的经济发展轨迹很难达到一致。20世纪90年代以来,欧洲发生了一系列重大事件,人力和资本在欧洲大部分地区内的自由流动成为现实,2002年欧元正式进入市面流通,这一切都为欧洲单一市场的崛起创造了条件。但是,西欧各国的发展并没有步调一致,南部的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的经济发展并没有像挪威、荷兰这样的北方国家一样繁荣,根本原因在于这些国家在生产力水平、劳动力市场产出和综合竞争力上存在差别。对于挪威、丹麦这样的高收入国家而言,其中产阶级规模仅下降了一个百分点,这些国家面对的问题主要是财富分配(即“分蛋糕”)需要优化;而西班牙、意大利因经济增长乏力造成居民收入停滞不前甚至下降,它们面对的问题主要是难以将经济发展的蛋糕做大。

  美国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爱德华·沃尔夫(Edward Wolff)认为,美国中产阶级呈现衰弱趋势的重要原因,是2008年金融危机带来的经济衰退。大量贷款购置房产的美国家庭突然遭遇房地产市场崩盘,家庭财富大幅减少,许多人因抵押房产的市场价值低于贷款而濒临破产。诚然,经济危机对中产阶级影响至深,但这不足以解释为何美国高收入人群的财富达到历史最高。科克哈尔认为,与西欧国家相比,美国的收入分配更加不平等,占据收入分配顶层的家庭与接近底部家庭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造成中产阶级萎缩。

  保障中产阶级富有感

  一些经济学家主张,中产阶级的规模和福祉与当下许多国家面临的经济挑战有着紧密关联。目前,许多国家收入分配不平等现象越发严重,经济增长乏力,经济流动性减少,这往往导致这些国家的中产阶级规模萎缩及财富的缩水。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家庭财富的减少,可能拖累社会整体消费水平。迪克森表示,美国中产阶级一方面“不相信自己能为子女的大学教育埋单,也不希望他们的孩子背上数千美元债务。除非他们的平均收入增加,美国中产阶级不会对他们及其子女的未来拥有信心”;另一方面又意识到“大学学历已经成为加入中产阶级的先决条件”。由于美国的大学学费飙升,很多父母“需要拼命赚到15万美元才能支付子女的高等教育费用”。因此,迪克森对美国中产阶级的前景感到忧虑。

  中产阶级面临的经济问题还可能导致一个国家政治和社会发展轨迹发生变化,如美国收入不平等的加剧,可能与政治领域两极化有关。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引发了人们对经济增长放缓、生产领域自动化水平提高,以及全球化进程对中产阶级影响的思考。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保障中产阶级的利益与发展意义重大,沃尔夫表示,“当中产阶级感到富有时,这对我们所有人都有好处”。

  科克哈尔认为,“一个更有活力的中产阶级可能改善未来几代人的经济前景”。他表示,在拥有较大规模中产阶级、收入不平等程度较低的国家,孩子更可能获得向更高社会阶层流动的体验机会,整个社会阶层固化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责任编辑:崔岑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