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本清源话“封建”
2015年10月27日 08:0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0月27日第831期 作者:王林伟

  “封建”概念的辨析直接牵涉社会形态的认识,是现代中国史学中的症结问题之一,由此引发的争论由来已久。21世纪初,武汉大学冯天瑜教授著《“封建”考论》(以下简称“冯著”)曾对这一概念的源流脉络进行分析。他认为,将秦至清的社会形态定性为封建社会,是一种泛化的封建观,有违名实相符的基本原则,是对封建概念的误植。此论在学界引起广泛关注,赞同与异议都不少。最近,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倪世光教授就此发表《“封建”概念是“误植”吗?》一文(《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9月8日1版,以下简称“倪文”),否定封建概念误植说。笔者认为,冯天瑜的考论切实有据,关于“封建”的辨正切中症结。仅就管见所及,略陈一二,以就教于倪世光教授及其他方家。

  广义“封建”概念接近马、恩原意

  概念是学术研究的出发点和终点,故其运用不可不慎。倪文由概念辨析入手,来探讨封建概念的误植问题,可谓得其所宜,惜乎其辨析未能鞭辟入里以切乎实情。实际上,冯著对于封建概念已有详密分析,综述如下。

  首先来看汉语的古典“封建”义,冯著将“封建”的本义界定为:按宗法—等级原则封土建国、封爵建藩。以此为本,可对其做狭义和广义之分:前者为既封且建,如西周时期;后者又涵盖封而不建、建而不封两种形态,秦以后屡见不鲜。与此相应,封建制的内涵则是世袭、分权的领主经济、贵族政治。

  其次来看与译名“封建”相应的Feudalism的义涵。诚如倪文所言,Feudalism作为描述西方中世纪社会形态的关键词,其成型有着相当复杂的历史过程。但正如冯著所说,按目前西方学界的通行见解,Feudalism的义涵依然可做狭义和广义之分:前者以采邑以及不同领主之间的封君—封臣契约关系为本,弗朗索瓦-路易·冈绍夫是其代表;后者则综合考虑依附关系、封土、封臣、依附农民、等级制度等多项因素,以便从整体上界定封建社会,马克·布洛赫是其代表。但不管如何定义,基于封地的封君—封臣契约关系、庄园经济、权力分散的等级制等要素都是其本质组成部分。

  再看马克思、恩格斯视野中的封建制。倪文认为马、恩的观点与狭义的Feudalism有本质差别。然而,通过对《德意志意识形态》、《资本论》、《人类学笔记》等著作的勾稽、阐释,冯著曾明确指出:人身依附、土地不可让渡、超经济剥夺、权力分散、等级制等要素,是马、恩眼中封建制的基本特征。根据以上的阐明,可以发现:马、恩的封建论与西方通行的封建论并无本质差异,与广义的封建论更是相当接近。

  通过此上辨析,我们可以先将马、恩的封建论与广义封建论加以合并,并将其视为狭义封建论的深化版。然后将它跟古典“封建”义进行比较,看两者之间是否能够通约。依照以上分析:就概念义涵而论,古典义的封建与Feudalism在义涵上颇相近,例如都包含土地分封、采邑制度、权力分散、等级制度、世袭的贵族政治等要素。正是基于此通约性,以严复为代表的近代学人才用“封建”来翻译Feudalism。

  泛化封建观违背实情

  概念的运用是否恰当,端看两点:(1)对其基本义涵的把握是否到位;(2)所把握的义涵能否切合于所指的实际情况。泛化的封建观至少违背了两重实情:第一,不符合概念自身发展的实情;第二,不符合历史发展的实情。

  第一点体现为如下三方面。首先,与应用达两千余年的古典“封建”义不相符:古典义下的封建所指的是以西周时期宗法封建为典型代表的制度,其特点在于依照宗法、等级的原则进行分封;而泛化义的封建则指秦至清以宗法皇权专制为主导的制度,古人多以郡县制称之,并将其视为与封建制相对的概念。其次,与西方的“封建”概念不相符:根据此前的阐发,泛化的“封建”义也不符合Feudalism的通行义,盖Feudalism绝不会将地主经济、君主专制和官僚政治纳入封建制之下,这样做只会使封建概念成为自身悖谬的概念。再次,与马克思、恩格斯视野中的“封建”义亦不相符:马、恩的“封建”义既与广义的“封建”义相通,则泛化的“封建”义与其不相符,亦不待再论。实际上,正如冯著所说,马、恩对于前近代的印度和中国,从来不曾以“封建”相称,其间所昭示的道理至为显明。

  第二点体现为,基于五种社会形态划分的单线直进史观,或可用来解释西欧历史发展的脉络,却未必适用于其他地方。正如冯著所云:唯物史观的创始人马克思本人提出的“亚细亚生产方式”及其后期所做的人类学—民族学笔记,即凸显了历史发展的多样可能性。关联于中国历史的实情而言,泛化“封建”义并将其应用在秦至清的社会形态之上,并不符合中国历史发展的内在逻辑,只会导致历史认知的混淆和错乱。

  概念混乱或致观念陷阱

  综上所述,一、汉语古典义的封建与欧美的Feudalism在义涵上的确具有通约性,因而近人严复等学者以“封建”翻译Feudalism,并将中国的封建社会定位于商周,而将秦汉以后称为“霸朝”,颇具合理性,应予以继承。二、将马、恩使用的封建概念与西欧传统的Feudalism概念对立起来的做法并无根据。马、恩的封建观界定与西方传统史学的封建观有直接承袭关系,其唯物史观体系内的封建制度论是对西方传统史学的封建制度论的发展。还需指出的是,倪文称冯著否定了前辈学者的工作。此说缺乏理据、有悖基本事实。实际上,近百年来许多前辈学者(如严复、章太炎、梁启超、钱穆、侯外庐、雷海宗、吴于廑等)都坚守正确的封建观,批评泛化封建观对封建概念的误植,而冯著正是在他们的基础上再作深入、系统申发的。

  学术上的概念,只有在正名之后,才能帮助我们更加真切地把握历史现象,并进而为史学的发展提供坚实的基础。反之,混乱的概念只会制造出观念的陷阱,引发认知上的混乱。往圣先哲之所以汲汲于正名,其原因盖存乎此。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王宁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