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消亡说”辨
2019年11月12日 09:1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11月12日第1813期 作者:时晓晴

  近年来,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电视受到互联网前所未有的强烈冲击。中国电视的未来将会何去何从,成为业界学者、专家以及电视从业人员关心的话题。

  电视“消亡说”甚嚣尘上

  美国学者尼葛洛庞帝在《数字化生存》(海南出版社1997年版)一书中谈到,在数字化过程中,传统电视智慧分布发生变迁……在他看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话语权”将逐渐从传统媒体的“中央集权”下转变到数字时代下的“去中心化”状态中。尼葛洛庞帝首次提出电视“消亡说”。随着观众时间碎片化、接收信息量巨大等情况愈加明显,一时间电视“消亡说”甚嚣尘上,关于电视消亡论的书籍及相关文献大量出现。

  “商业内幕”网站首席执行官兼总编亨利·布洛杰特宣称,“传统电视的未来就是没有未来”。王明轩是较早开始研究“电视将死”的国内学者。他的《即将消亡的电视》(中国传媒大学2009年版)指出,诸如电视、报纸的传统媒体在受到网络冲击下,已失去非要看的必要性了。他的《数字鸿沟在加速扩大,传统媒体人还能跨过去吗》(《南方电视学刊》2017年第1期)利用2015年前三季度媒体广告花费中电视媒体整体下滑4.9%的数据,以及2015年网民数为7亿的数据对比,得出传统媒体已失去基本受众的结论。云龙友在《电视保卫战》(甘肃文化出版社2007年版)中谈到,随着数字化时代的来临,技术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同时也在改写着媒体行业的版图。

  回顾媒介发展过程,从“口耳相传”到“结绳记事”,从印刷类大众媒介到电子类大众媒介,传播媒介在传播途径上一直处在变化过程中。胡言会、石长顺在《新媒体时代电视消亡论与影响论探微》(《编辑之友》2014年第8期)中认为,媒介之间并非线性的取代关系,而是呈现混杂性、相关性、融合性、创造性和互动性。

  相比较于新媒体双向互动“去中心化”的传播方式,传统电视媒体的绝对、单向性传播模式过于单一且缺乏“个性化”,受众早已由“被动”接受转变为“主动”接受,受众既是信息接受者也是信息发出者,这种传受关系从根本上打破了传统大众传播的“中心权利”。因此,电视地位下降,未来不被看好无可厚非。

  美国媒介学家莱文森的“补偿性媒介”理论认为,人在媒介演化过程中进行着理性选择。任何一种后继的媒介都是一种补救措施,都是对过去的某一种先天不足的功能的补救和补偿。即便出现新兴媒体,也是为了更好服务于人,为了趋于技术完美。可以看出,莱文森并不认为电视会走向消亡,电视的基本特征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由时间线性传播到非线性传播的过程。

  冷凇在《不要盲目唱衰电视》(《中国电视》2017年第2期)中提出:“不要觉得网络综艺必然会超过电视,电视的线性播出反而是我们的优势,因为线性播出会有瞬间爆点。”他认为,即使再弱的电视台,在晚上9点的黄金时间点,全国也还是会有上千万人在观看,这一点上,网络平台是远远不及的。

  尹鸿在《电视前景瞻望》(《当代电视》2013年第12期)中讲到:“每一种新媒介出现之后,旧媒介都没有死亡,大多与新媒介一起共存。只是,在新的媒介冲击下, 传统媒介的地位会有所改变,甚至要经历蜕旧变新的差异化定位,重新获得与新媒介竞争的位置和优势。”在他看来,学界出现的大批对于电视的担忧实则是对电视未来发展的一个“预警”,但电视不会消亡。

  中国电视不会消亡

  自20世纪80年代起,电视行业开始蓬勃发展。90年代中后期以来,电视传媒市场化程度不断加深,电视的内容与市场、观众的收视日益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可以说,中国电视全面进入以“产品”为主导的阶段。随后,从海外引进的综艺节目越来越多,日益开放化、国际化,中国电视正式进入新纪元。但是,随着海外引进节目版权的现象愈加强烈,节目同质化现象愈加严重。电视台之间、频道之间为提高收视份额而展开竞争,原本良好的局面被打破,一些恶性竞争开始出现。电视从业人员故步自封,固守在传统的电视节目制作中。

  因此,在互联网等新媒体手段迅速占领受众群体时,电视还没有从传统媒体行业内部竞争中缓过神,自然电视也就无法抵挡融媒体过程中新兴媒体平台的强烈冲击。

  在媒介融合时代下,随着科学技术的愈加成熟,以电视为代表的传统媒体如若不能积极与新媒体融合,拓展资源,构建多方平台,极有可能遭到资本驱使下的排挤与打压。因此,笔者认为,在瞬息万变、日新月异的今天,互联网传播平台及途径更迭极快且形式新颖。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电视的发展走下坡路是必然结果。但因此而在学界有电视唱衰的声音——“电视将死”的论断,为时尚早。

  诚然,在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下,电视一度处在阴霾之中,但中国电视在短期内不会走向“消亡”。电视作为社会公信力强、具有权威性的媒体角色,在很大程度上发挥着重要作用。无论技术如何革新,时代发展如何之快,不可否认的是,电视自诞生之日起,就因国家的社会特性及国情而变得异常独特。区别于网络媒体,电视因其独有的“严肃性”“权威性”一直占据着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播正能量等可提升国家软实力,塑造正面形象的地位。电视媒体已经逐渐开始对自身的问题进行突破,大批节目开始走向“原创文化类综艺节目”的风潮,如《故事里的中国》《国家宝藏》《朗读者》等。

  同时,网络媒体虽然为经济、文化提供了充足动力,但不可否认的是,自身也存在着一定的劣势,如网络监管力度不足导致内容产生“三俗”现象;网络媒体内容更迭迅速而导致节目质量难以保证等。

  电视作为传统媒体在社会中仍然起着关键作用。无论是与其他传统媒体如广播、报纸,还是与新媒体如视频门户网站、社交网站等比较,电视的重要位置不可忽视。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之间应加强融合,从竞争中寻找挑战与突破,相互补充,共同发展。电视从业人员应做好借鉴、学习之心,打开平台主动拥抱商业门户网站、视频网站、社交网站、搜索引擎等各类客户端。

  因此,无论网络媒体还是传统媒体,自身的价值都被大众认可。在新形势下,中国电视虽不会消亡,但是前路仍充满艰辛及挑战。

  (作者单位: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

责任编辑:张晶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