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雷锋形象的社会认同建构与传播
2020年04月23日 03: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20年4月23日总第1913期 作者:雷霞

  党的十八大报告要求全党“推动学雷锋活动、学习宣传道德模范常态化”。以雷锋作为好人好事的符号和助人为乐的象征,进而整合出的雷锋形象、提炼出的雷锋精神,经过50多年的宣传与学习,已经尽人皆知、深入人心。雷锋个人生活的年代已经远去,相应地,他的所思、所想和所为显然不能完全照搬进现时代。但是,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雷锋精神是永恒的,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生动体现”。雷锋形象作为有理想、有信念,以及好人好事和助人为乐的符号,在任何时代都不过时,在任何时代都值得宣扬与提倡。
  
  加强雷锋形象社会认同建构的重要性
  
  社会心理学家泰弗尔(Tajfel)将社会认同定义为:“个体认识到他属于特定的社会群体,同时也认识到作为群体成员带给他的情感和价值意义。”社会认同是社会成员共同拥有的信仰、价值和行动取向的集中体现。根据社会认同原理,个人进行是非判断的标准之一就是看与自己同属于一个“圈子”里的人的想法和行为,并且趋向于与别人保持一致,以维持和保护“圈子”内的认同。新媒体时代最主要的特征之一就是信息的快速传播与分享。各种新媒体平台成为信息发送与接收的主要渠道。尤其是伴随新媒体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用户习惯于用新媒体阅读、接收和分享信息。大多传统媒体发布的信息,往往也经由新媒体渠道到达用户。因此,新媒体平台上传播的信息与建构的社会认同就显得日益重要。

  含有不同价值观和理念的内容在新媒体平台上以多种形式和方式传播,一方面增加了同类人群的认同,另一方面拉大了不同群体之间的信息鸿沟。而刻板印象一旦形成,由于新媒体的圈子化以及个人信息选择的便捷性,个人很难改变其社会认同。而这正好也是在新时代建构与传播正能量的社会认同的意义所在。

  “倒地不敢扶起来”“助人被误以为骗子”等新闻充斥于各种新媒体平台,在这种情形下,凝聚社会的聚合力,提升社会信任,都离不开正能量的宣扬与引导。而雷锋形象恰好具有很大的传播意义与价值。第一,雷锋形象已经深入人心,雷锋等同于好人好事,因此更加易于传播,也更加易于迅速形成共通的语义空间,意义“可达”;第二,雷锋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并且是现时代人物,形象“可望”;第三,雷锋是个普通的人,并不是神,这就更具参照性,也更易于普通人达到,精神“可及”。
  
  新媒体平台上雷锋形象被重塑的根源
  
  但伴随互联网的应用与普及,雷锋形象被重新塑造与颠覆。新媒体将雷锋还原为普通人,同时剥离了雷锋形象的政治色彩。歌曲《东北人都是活雷锋》通过互联网传播后被广为流传,而歌曲中雷锋形象归于日常化,剥离了以往雷锋形象的政治色彩。网络歌曲《我学雷锋好榜样》用RAP的形式进行说唱:“雷锋精神在发展,为别人为自己为了大家行方便,现在人做人做事讲究信誉目标远,吃亏是福绝对是金玉良言,今天你为他任劳任怨多做一点点,明天关键时候大家一起来数钱。”“一起来数钱”成为好人好事的目的和激励,这是对雷锋形象严重的背离与异化。虽然这样的形象塑造拉近了雷锋与大众的距离,但同时,网民对雷锋形象的多种解构与质疑非常不利于雷锋精神的学习与传承,大众开始怀疑和反省。本文认为,新媒体平台上雷锋形象被重塑的根源主要有以下三个。

  第一,新媒体的时代特征。新媒体时代的大众跟传统媒体时代相比,往往多了对于信息的生产、加工和分享,以及与其他人的即时互动。在信息源头更多、信息量更大、信息传播更便捷的时代,往往对于某一个特定的事件、人物,包括文化现象等的解读也更加多元化。在多元的解读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误读,我们熟知的雷锋精神也不例外。

  第二,以往学习中存在拔高雷锋个人形象的情况。在学习雷锋的活动中,强调学习雷锋,但未能将雷锋作为一个“个人”与在其基础上提炼出的“雷锋形象”进行区分,而个人的言行被无限拔高之后,容易引起大众的指摘。

  第三,学雷锋活动容易流于形式。全国性的学习雷锋活动大都只停留于雷锋日活动,并且极具仪式性,并未在日常活动中“常态化”。甚至有些时候学雷锋活动被当作任务完成,这就容易形成学习雷锋活动的表面化、形式化,缺乏真正意义上的“深入人心”,从而招致大众的质疑。
  
  新媒体时代雷锋形象社会认同建构与传播建议
  
  社会信任及道德基础的维护与建构,与传播正能量的社会认同不可分割。雷锋形象作为一种已深入人心的正能量的符号,需要跟得上时代的话语进行阐释与传播。

  一是人性化建构雷锋形象,培养民众对雷锋形象认同的自发性。网络上对于雷锋的质疑,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人们对于以往将雷锋形象过于拔高的反思。作为一个普通人,人无完人,雷锋也一样。所以在宣传雷锋时,我们要在人性化的故事中,让民众自发地感受雷锋精神的伟大和光芒,使民众自己得出结论,培养民众认同和学习雷锋精神的主动性。民众作为新媒体时代信息的接收者、传播者与互动者,也将在雷锋形象的建构与传播中起到积极、主动的推动作用。

  二是用新时代阐释话语来建构和传播雷锋形象。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为社会认同建构与传播提供了更好的条件与保障,也培养了用户的网络使用与思维习惯。雷锋形象的阐释话语要与新媒体时代特征相贴合,要更加贴近新媒体时代大众的日常用语。新媒体时代的大众是更加主动的,因而与媒介的关系更加趋向于平等,因此,用平易的语言,讲述普通人的故事,用对等的态度,更加容易被信任,更加容易被认同,也就更加容易被模仿。雷锋22岁因公牺牲,作为一名普通的年轻人被定格,被当作榜样,被学习。而伴随着网络成长起来的Z世代,恰好是年轻人。作为有理想、有追求的年轻人形象,如果建构得好,就更加容易被认同。因此,在新媒体平台上以雷锋形象为符号,建构正能量,宣扬真善美和为他人服务、帮助他人的氛围,也将有利于维护坚实的网上舆论阵地。

  三是警惕媒介建构“第二现实”效应,宣扬雷锋精神正能量。首先,减少负面报道,增加正面报道。雷锋生活的年代虽然已过时,但媒体需要宣扬的是雷锋精神不过时,学雷锋不过时。媒体不能过分放大和凸显普通民众做了好事反被误解或被“黑”,这样的“第二现实”一旦被普遍接受和认同为真实的现实,民众做好人好事的积极性将大打折扣。因此,要将雷锋精神的内涵融进现时代的大众传媒和社交媒体的传播内容中。

  其次,增加宣传渠道与方式,树立正面形象。引领年轻人对人生理想和信仰的追求,拍摄正能量的短视频和儿童剧,采用多种渠道、媒介和方式进行传播,帮助儿童和青少年从小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微博、微信、抖音、快手等各类社交媒体平台,都可以成为新时代雷锋形象建构与传播的渠道。同时,可以宣传更多的雷锋接班人的先进事迹,使雷锋形象更具延续性,也更具时代感,突显雷锋精神的一脉相承。

  再次,及时、主动回应网上质疑。如果要取得宣传上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就需要针对可能出现的质疑进行及时、主动的解释,从而得到大众的理解与认同。

  习近平总书记强,“学习雷锋精神,就要把崇高的理想信念和道德品质追求融入日常的工作生活,在自己岗位上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通过雷锋形象的社会认同建构与传播,凝聚社会各界力量,以期以“信念的能量、大爱的胸怀、忘我的精神、进取的锐气”,共同为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贡献自己的力量。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