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2019年12月18日 08:2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12月18日总第1839期 作者:本报记者 钟哲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提出,国家行政管理承担着按照党和国家决策部署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管理社会事务、服务人民群众的重大职责。必须坚持一切行政机关为人民服务、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创新行政方式,提高行政效能,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政体制下的服务型政府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应如何推进服务型政府建设?带着上述问题,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学者。

  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人民政府的宗旨就是要为人民服务,不管处在哪个发展阶段,为人民服务都是人民政府的根本职责。”南开大学原副校长朱光磊告诉记者,提供公共服务是对服务型政府最基本的要求。建设服务型政府最重要的就是要建立完善的公共服务体系,坚持不断提升公共服务水平。

  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史云贵表示,现代服务型政府是进行公共行政活动的新型社会治理共同体,以公共性、服务性作为最基本的价值追求,以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为主要手段,以维护公平正义、满足人民的公共需求为主要目的。

  让人民满意是从结果上衡量服务型政府的最终指标。在广东省委党校行政学教研部主任陈家刚看来,建设服务型政府必须从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出发,坚守人民立场,奉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核心就是要高质量地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郇庆治认为,建设服务型政府最关键的是要构建职责明确、依法行政的政府治理体系。“这既是长期以来人民群众所关心的政府行政管理的重点、难点所在,也是适应新时代要求、提高政府行政管理整体水平的突破口和着力点。”他表示,只有这样,才能尽快和最大限度地把我们的基本政治制度优势转化为政府治理效能与人民群众的获得感、满意度。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支振锋表示,政府治理体系的水平从本质上体现为政府对人民群众的服务水平。提高政府治理能力、建设服务型政府,实际上都是为了提高政府为人民服务的能力,尤其是按照依法行政要求为人民服务的能力,其主要目的是实现行政主体履职尽责,不缺位,不越位。

  建设服务型政府,本身就是一项民心工程。山东社会科学院山东省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副主任冯锋提出,各级党委政府、各级领导干部,只有始终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衡量一切工作得失的根本标准,施政行为才能真正做到识民情、接地气、解民忧、暖民心,才能多干让人民不断增强获得感与幸福感的好事和实事,才能真正建成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服务型政府建设成效明显

  近年来,我国在服务型政府建设方面取得很多成绩,涌现出许多亮点。支振锋在评估研究中国人才创新创业优质生态圈发展的过程中发现,京沪杭、粤港澳大湾区的行政服务能力显著提高,真正实现了企业和群众办事线上“一网通办”,线下“只进一扇门”,现场办理“最多跑一次”。政府正在以更加便捷的政务服务和更优化的业务流程,不断增强市场主体的满意度、人民的获得感。

  广州荔湾区一窗式政务服务改革、佛山禅城区一门式政务服务改革、浙江“最多跑一次”改革、江苏“不见面审批”服务改革……这些地方政府的服务改革都给办事群众带来很大的便利,让办事群众分享改革的成果。在陈家刚看来,推进服务型政府建设就是要落实到“让人民满意”上,就是要把对政府服务人员和服务部门的评价权交到人民群众手上,这是最直接实在的评价机制,也是最为有效的监督机制。

  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易承志表示,各地方的探索体现了对服务型政府目标的自觉实践。通过实践创新为社会公众提供优质高效的公共服务,不断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这就是对“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的最好诠释。

  增强公共服务供给能力

  朱光磊认为,目前应兼顾加强管理与提升服务,通过建设“管理—服务型”政府,逐步形成完全意义上的服务型政府。一方面要继续加大对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的财政投入;另一方面要进一步缩小城乡差距,加大对农村落后地区的投入和支持,尤其是在最基本的公共服务领域,如教育、医保等领域,要继续加大政策倾斜力度。公共服务的供给要充分发挥政府、市场、社会各自的优势,让各方承担相应的责任,政府要充分调动社会组织和民间力量的积极性,发挥协调作用。

  在史云贵看来,要努力将构建现代服务型政府和构建现代服务型执政党统一起来,加快改革政府工作流程,以公共财政为后盾,加大公共财政对公共服务领域的支持力度,要特别增强地方和基层政府提供公共产品、公共服务的能力与水平。

  在当前我国的政府治理实践中,普遍存在碎片化治理和碎片化服务现象。深圳大学城市治理研究院执行院长陈文表示,从现代治理理论和服务型政府建设实践来看,在构建现代政府治理和服务体系的过程中,应重点提升政府依法管治、社会有序自治和多元主体共治这三种能力。从结构、职能、责任、制度与组织重构等多个维度,消除碎片化治理和碎片化服务现象,压缩权力结构链条,促进职能部门协同,明晰主管与属地责任,完善社区准入制度,激活社会自治功能。

责任编辑:王宁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