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推进产业结构现代化
2018年10月12日 08:4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10月12日第1551期 作者:本报记者 黄亚楠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现代化经济体系包括现代化产业体系和现代化产业结构。如何加快产业结构调整,推进产业结构现代化,引发学界广泛讨论。

  促进制造业服务化智能化

  据《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及国家统计局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第三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第一大产业和经济增长的主动力。对此,武汉大学中国主体功能区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吴传清认为,中国产业结构出现服务化趋势,进入了产业服务化时代。从西方发达国家产业结构现代化规律来看,服务业在产业结构中的比重将越来越高,但并不能因此忽视工业和农业的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应当与农业融合发展,促进农业提档升级,同时,要与制造业发展结合起来,促进制造业的服务化、智能化。

  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何传启表示,中国产业结构现代化属于后发追赶型的产业结构现代化。目前正处于从工业经济向服务经济转型的阶段。从三大产业结构变迁角度看,中国产业结构现代化仍处于物质产业为主导的发展阶段;从六大产业集群结构变迁的角度看,产业结构现代化仍处于人均工业需求主导的发展阶段。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钢看来,服务业比例上升并成为产业结构的主导产业,是包括制造业在内的产业经济高度发展的自然结果,不应将其作为产业结构现代化的导向目标。从发达国家情况来看,虽然服务业在产业结构中占据主导地位,但是发达国家对于制造业的需求并未下降,而是通过国际贸易的形式得以满足。不应过分强调服务业的发展而忽略对于制造业的关注,以防重蹈发达国家产业空心化的覆辙。

  优化动能转换机制环境

  培育壮大新动能、改造提升传统动能,是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和实体经济升级的重要途径,也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着力点。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学系主任芮明杰提出,中国产业结构现代化面临着两方面挑战:一方面,从产业体系和产业结构的状态来看,传统产业规模较大并面临产能过剩问题,改造提升难度较大,而新兴产业虽然成长迅速,但在整个产业结构中比重仍然较小,对国民经济贡献不足。制度创新供给不足等制约因素凸显,特别是一些经济领域管理规则已经不适应新的发展趋势,阻碍了新兴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另一方面,中国与发达国家相比,在新兴产业领域缺乏技术与人才优势,中国新兴产业将面临激烈的国际竞争。与此同时,中国产业现代化也面临难得的历史机遇。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方兴未艾,其中不乏可以改变当前产业体系与结构的重大技术,我国产业结构现代化建设必须密切关注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变化趋势。

  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联席主任叶初升认为,中国产业结构现代化的挑战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其一,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逆全球化思潮暗流涌动的国际背景下,以产业升级为实质、全球价值链位置前移为表现的中国产业结构现代化,与西方发达国家“再工业化”战略相遇时,有可能受到打压围堵。其二,制度性交易成本较高。产业结构的现代化过程是破坏旧结构、创造新结构的过程,不仅需要产业技术创新、金融创新,更需要制度创新与制度变迁。诸多经济问题的症结并不在经济领域,而在一系列滞后的制度安排。其三,产业工人技能结构偏低、高端劳动力不足与初级劳动力失业并存,将约束产业结构现代化推进的步伐。

  叶初升谈到,以互联网和云计算为代表的信息技术、智能制造技术、新能源技术等,将全面而深刻地改变人们的生产与生活方式,催生一批新兴产业,改变部分产业的业态形式,推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

  加强制度创新

  何传启表示,未来35年,中国经济将完成向服务经济和知识经济的两次转型,并全面建成制造业强国、服务经济强国和知识经济强国。为此,产业结构调整需要在宏观经济、中观经济和微观经济三个层面同时展开,协同推进。在宏观层面,推动三次产业和三大产业的结构调整。在三次产业中,建议全面发展服务业,加速调整工业结构,有选择地发展农业,提高产业结构协调性,早日完成服务经济产业转型;在三大产业中,建议优先发展知识产业,加速发展服务产业,有选择地发展物质产业,全面提高产业质量,早日完成向知识经济的产业转型。在中观层面,推动六大产业集群的结构调整,并与宏观层面的调整保持一致。建议优先发展人类发展服务和基本运行服务,加速发展流通服务,适度发展其他服务。在微观层面,推动24个经济部门的结构调整,并与宏观和中观层面相协调。建议优先发展10个部门,分别是健康服务、商业服务、专业服务、信息服务、教育服务、金融服务、运输服务、文化服务、社会服务和房地产服务。

  “推进我国产业结构现代化,简单地说有三项任务:淘汰、改造、创新。就我国具体国情而言,要完成这三项任务,重要的是推进制度创新,为完成这三项任务扫清体制性障碍、开辟道路。”叶初升表示,中国产业结构现代化的战略重点是,围绕产业结构升级的客观要求,变革束缚生产力的经济体制,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责任编辑:刘远舰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