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学发展促进博物馆实践
2018年09月07日 09: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9月7日第1532期 作者:本报记者 张杰

  博物馆与人类学有着深厚的渊源。博物馆展品和藏品的知识建构与传播,依赖人类学的研究和诠释。博物馆的发展离不开人类学学科理念与研究成果的支撑。近日,记者围绕人类学理论与研究方法对博物馆产生的影响,采访了相关学者。

  以物品为连接纽带

  云南大学民族学研究所研究员桂榕表示,博物馆的出现、发展与人类学密切相关。最初,博物馆的建立是为了展示人类学家从殖民地采集的传统部落和土著民族的各种人类学标本。

  厦门大学人类学与民族学系教授张先清告诉记者,19世纪现代人类学的兴起离不开其“博物志”的传统。从学科史来看,人类学经历了一个“物种—社会—文化”的研究转向。在人类学早期阶段,人类学家对于所谓“原始社会文化”的研究,往往伴随着采集文化标本的活动。他们在对欧洲之外的土著族群的民族志进行调查的过程中,一般都会进行所谓“抢救式”田野采集,广泛搜集所谓原始族群的各类物件,并将其带回本国收藏、展示与研究。这也是现代典型的人类学或民族学类博物馆的起源之一。早期人类学的很多研究活动就是以人类学博物馆为据点开展的。

  在桂榕看来,从某种程度上说,物品成为连接人类学与博物馆的纽带。对于人类学而言,无论是传统部落、土著民族的标本,还是当代所关注的有形文化遗产,都是社会文化发展的重要标识,体现出人类学的整体观。对于博物馆而言,物品始终是博物馆社会功能得以实现的基础条件与核心要件,需要借助人类学相关理念和方法完成从田野征集到展陈服务的诸多步骤,从而体现博物馆的社会价值。

  山东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尹凯认为,作为人类学的第一个机构性栖息之所,博物馆成为人类学器物收藏、展示的空间。博物馆空间内展示的人类学器物与标本以一种“非文本”的形态,呈现着人类学理论的发展与变迁。

  尊重文化多样性

  人类学理论与研究方法的蓬勃发展,对博物馆的发展产生了深远而广泛的影响。

  张先清表示,人类学的发展不仅推进了博物馆对文化展示的多样性理解,也让博物馆在遗产保护、大众记忆等领域产生了新的思考。

  当前,人类学日益呈现一种开放、包容的研究态势,全貌论、整合论、适应变迁论、文化相对论等观点成为人类学的重要论题。桂榕认为,人类学相关理念及理论方法的发展,也延伸到了博物馆领域。近年来,博物馆在展品征集与展陈设计中,不仅关注展品所涉及的文化持有者、历史、生态等微观环境,还关注来自于地方社会经济、国家政策及世界体系的宏观影响。人类学倡导的尊重文化多样性以及文化权力、社区认同等理念和概念,越来越成为当代博物馆的主张。这是对原来博物馆形式、意义和伦理问题的反思,是人类学相关理念及理论方法在博物馆领域发展应用的具体体现。不管当代博物馆以何种形式和展陈方式出现,博物馆都要尽可能地尊重文化多样性,增进跨文化的理解与交流。

  推进民族学博物馆建设

  博物馆内展示的藏品为人类学研究提供了依托,但也由此衍生出一个问题:将物品从原生环境中剥离出来的收藏行为,是否使博物馆藏品陷入意义丢失的困境?

  张先清表示,博物馆的收藏行为从一开始就潜藏着一种伦理风险,因为大部分博物馆的藏品往往是在各种原因下被带离其生活的世界。这在带有深刻异文化性质的人类学或民族学博物馆表现得尤其明显。人类学、民族学博物馆,最初都是作为展示他者文化的空间而存在的。这些博物馆中收藏的大量所谓“标本”,往往是其原持有者所处社会的世俗或神圣之物,也是原持有者族群记忆的重要组成部分。人类学家、民族学家以“科学研究”的名义,将其从当地族群拿走,变成了博物馆的所谓“藏品”。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种行为触及了文化伦理议题。民族学博物馆的发展,离不开收藏“民族”标本。但如何才能处理好上述伦理问题,解答博物馆“展品”的意义,并给予合理的阐释,已经成为人类学家和博物馆学家的当务之急。

  “将物品从原生环境剥离出来的收藏行为,并不一定会使博物馆藏品陷入意义丢失的困境。”桂榕认为,从人类学的全貌论、整合论而言,物品脱离了原生环境,会处于失语和意义不清的状态。但如果博物馆能充分利用影像技术及多媒体手段,对其社会文化进行全貌纪实性的保存,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一问题。从人类学的适应变迁论、文化相对论来看,任何事物,包括物品,始终处于绝对的发展变化之中。在某种程度上,博物馆的特殊语境甚至会赋予或放大物品作为文化象征物的价值。比如,一件民族服饰,当它被村民放置在家中或穿在身上时,往往不会引起注意,而成为博物馆的收藏品或展品之后,则会被赋予民族文化表征或民族象征符号的特殊意义。

  如何推进民族学博物馆建设与发展,也是受访学者关注的话题。对此,桂榕提出了两点建议:首先,要从博物馆的概念和形式上进行突破。博物馆正逐渐变成一种大众文化,博物馆传统的工作方式与理念需要改变。其次,应实现博物馆营销与产业融合发展。民族文化日益成为民族地区旅游和文化产业开发的富矿。民族学博物馆有望成为民族地区文商旅综合体建设开发的主要资源,因此需要大力促进民族学博物馆与民族文化事业、文化产业的有机结合、协同发展。

责任编辑:刘远舰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