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自信更容易激发创新
2018年10月12日 09: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10月12日第1551期 作者:本报驻伦敦记者 赵媛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一项新研究表明,一些国家的创业率较高可能是因为那里的人们通常更加自信。该学院经济心理学助理教授迈克尔·穆图克里希纳(Michael Muthukrishna)带领来自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圣安德鲁斯大学、科廷大学和东京大学的研究人员,解析了不同种类的高度自信。近日,穆图克里希纳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阐述了高度自信与创新发展的关联。

  正确认识高度自信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的研究小组为什么研究高度自信对于创新创业的影响?

  穆图克里希纳:我们希望解析不同文化因素与创业率之间的关联,探究是什么因素刺激了创新与创业。高度自信是其中的一个因素,也是整个研究计划的最初部分。对多样性的包容也对创业率产生了很大影响,不过此次研究并未涉及这一方面。

  通常来说,高度自信对企业发展有利有弊。例如,过去的研究表明,高度自信的首席执行官做出的投资并购决策更差。但也有研究发现,高度自信的人可以承担更多具有挑战性的项目,在面对逆境时有更好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我们希望探究高度自信是如何激励个体进行创业的。

  《中国社会科学报》:如何定义高度自信?

  穆图克里希纳:高度自信被定义为,对自身水平的评估高于客观真实情况。在研究中,课题组讨论了不同类型的高度自信。其一,自我高估,即自我评估高于自身的实际水平。例如,在投篮比赛中,你认为自己能够投10中7,其实只能中5个。其二,对自己与他人之间强弱对比的评估高于实际情况。例如,你认为自己在学校的表现处于前10%的位置,而事实上只处于前50%的位置。其三,坚信自我评估的精确程度,例如,你可能对自己处于前10%这一预判深信不疑,但对别的事情则不太确定。

  《中国社会科学报》:请您阐释一下针对高度自信程度的测量方法。

  穆图克里希纳:本次衡量高度自信程度的测量方法是对过去测量方法的一种回应。此前的方法通常是基于样本群体,以群体平均值作为对比参考。例如,向受试者提问,你是否认为自己比平均水平优秀?如果在一个群体中,有超过50%的受试者作出肯定回答,则判定这一群体高度自信。这种测量存在一种可能性,即真实水平最高的人,其自信程度反而最低,而真实水平最低的人,其自信程度反而最高。因此,在测量自信程度时,很重要的一点是围绕个体开展测量。

  为此,我们在测量时,重点关注了受试者预测水平与其真实水平之间的差异,以此衡量个体的高度自信程度。研究人员在中国、日本、加拿大等国家进行了测试。每名受试者均握有10枚硬币,当他确定自己的自信程度达到80%时,就把10枚硬币都投放在这一自信区间;如果不太确定自己属于哪个自信区间,则可以在每个区间都投放一枚。以此方法,既可以通过平均值测得高度自信水平,也可以测得受试者对这一评估结果的相信程度。

  高度自信深刻影响个体与社会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研究中,团队有何发现?

  穆图克里希纳:相较而言,受试者中的东方人,对自己的评估更为不确定,且更倾向于分散风险,尤其涉及现金激励时,更愿意规避风险。而西方人对自己的评估更为自信。此外,性别差异也证明,在个体层面开展自信程度测量并考虑个体实际水平的重要性。研究显示,男性对自己的评估非常自信,而女性对自己的评估则较不确定。

  《中国社会科学报》:基于经济心理学的研究,您认为高度自信将如何影响个体与社会?

  穆图克里希纳:这是一个复杂的话题。研究显示,尽管大多数的创业者会以失败告终,但在某些情况下,高度自信可能会推进社会创新。对于个体发展来说,循规蹈矩可能更有利。而就整个社会层面而言,更多的人有自信地尝试不同的发展方向,会对社会发展产生推动作用,即便这可能不符合个人利益。例如,硅谷被视为创业者的天堂,但实际上,大多数在硅谷创业的人是以失败告终的。对于这些人,更好的选择可能是一份稳定的工作。

  一些国家通过教育系统以及媒体,积极鼓励个体发展高度自信,以促进创新。高度自信应包含对自己能力的准确无误的判断,伴随着认清自己的优势和缺点、局限和能力。可以说,要成为一名企业家,你必须相信自己比其他人有更大的成功机会,你有别人所没有的特质,并且对这种信念充满信心,才能促使你勇于承担风险。如果你认为自己成功的机会大于他人,但是对这种信念不确定,那么你很可能想要创业,但又不会付诸行动。如果你认为自己处于平均水平,也许你更倾向于拥有稳定的收入来源。

  推进行为经济学理论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的下一步研究计划是什么?

  穆图克里希纳:继续研究高度自信与创业率、创新发展之间的联系,同时研究对多样性的包容,并对之前提出的假设进行实证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报》:行为经济学日益发展,您如何看待该学科未来的发展方向?

  穆图克里希纳:现实生活中,行为经济学在推动公共系统效率提升、帮助消除偏见等方面取得了应用性成果。行为经济学可以帮助人们生活得更为高效。未来,还需要更多研究,以验证诸如“助推理论”(Nudge Theory)等理论的可靠性。这一学科还在发展中,未来需要强化其理论构建。

  (本报伦敦10月8日电)

责任编辑:刘远舰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