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金融化加剧不平等
2018年06月27日 08: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6月27日第1480期 作者:本报记者 闫勇

  6月16日,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法学院教授加内什·西塔拉曼(Ganesh Sitaraman)在英国《卫报》官网发文呼吁,美国应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以拆分大型金融机构的职能,减缓近30年来美国经济金融化趋势。经济金融化的现象是如何产生的?它将会给一国经济带来哪些发展问题?又会为社会民生带来哪些消极影响?就此,许多学者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经济金融化并非自然发生

  新美国基金会研究员托马斯·帕利(Thomas Palley)认为,经济金融化是在一个过程中衍生的现象,在此过程中,金融市场、金融机构和金融界精英在经济政策和财富分配方面取得了巨大的影响力。

  荷兰智库跨国研究中心在2015年的一份报告中提到,经济金融化并非自然发生的事情,相关领域的政治决策或政策不作为,加速了西方国家经济金融化的进程。新自由主义政策促进了经济金融化,过去几十年的西方财政政策的重点是维持低通胀,而不是专注于战后凯恩斯主义时代保持充分就业的宏观经济目标。这对金融业的崛起尤其有利,因为通胀会侵蚀金融资产的价值。此外,高利率往往有利于金融业,鼓励投资者以牺牲对“实体”经济的长期生产性投资为代价,而纷纷涌向金融资产。

  一旦金融自由化发生,资本从枷锁中解放出来,国家政策的自主权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限制。在经济金融化情况下,国家整体经济的命运取决于金融行业。跨国研究中心报告认为,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大多数西方国家的改革都很微弱。因此,各国政府不太可能采取措施阻止金融化进程。此外,美国是政客迎合金融行业利益最明显的国家之一,如美国大银行在国会的广泛游说、金融家为政治活动“捐赠”巨额资金,华尔街和华盛顿之间还有一道“旋转门”。在这扇门里,个人的角色在政客、监管机构和金融业高端职位之间转换。金融机构的资金和人脉,有效地阻止了那些被认为会有损其自身利益的改革。

  经济金融化危害实业

  帕利认为,经济金融化有三大危害。第一个危害是使金融业的地位凌驾于实体产业之上。一国经济中的实体部门不得不唯金融机构马首是瞻。他表示,金融交易提供的巨额奖励吸引了众多顶尖人才,这些人才本可以投入实业部门,从事新产品开发、治疗疾病及解决全球最棘手的问题。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公共事务专业教授史蒂文·皮尔斯泰因(Steven Pearlstein)表示,诚然每一个经济体都需要一个现代化、高效的金融部门来聚集储蓄,并将其借给企业和消费者,让这些储蓄发挥最有效的作用。但满足这种需求只需一个比现在规模更小、占有利润更少的金融部门就可以了。过去30年,从储蓄信贷危机到亚洲金融危机,再到次贷危机的情况反复证明,美国金融机构获得暴利的唯一途径是,将其自身从一个有效的资金媒介,转换为一个以不正当手段操作经济的巨大赌场。

  皮尔斯泰因表示,经济金融化往往将资本从制造业等低资本、高生产率的行业,重新配置到建筑业和房地产等高资本、低生产率的行业。在那些金融家能够获得高水平薪酬、金融行业能够大量吸引其他行业熟练劳动力的经济体中,经济金融化的危害尤为显著——这正是过去30年中美国和英国发生的情况。

  经济金融化第二个危害是,将大量财富从实体部门转移到金融部门。金融市场上的许多交易,并不像宣传的那样,通过降低投资成本促进经济增长。相反,它取得的大部分成就,只是将财富从那些不那么精明的交易员手中转移到金融机构手中。根据美国政府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金融保险业的产值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7.3%,金融危机前曾超过8%;相比之下,20世纪40年代仅为2.5%。对此,美国密歇根大学社会学副教授格蕾塔·克里普纳(Greta Krippner)判断,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已从一个制造业占主导地位的经济体,变成一个以金融业为主导的经济体。

  皮尔斯泰因认为,金融机构的执掌者与在大企业集团的压制下的小企业主、迫切需要科技人才和投资的高科技企业家,没有任何共同之处。在很大程度上,金融大鳄的致富方式是从普通的企业家或投资者手中转移财富。在20世纪50年代,金融业的利润约占美国商业利润的8%;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此数值已经增长到40%,如今落到25%。这些金融精英并不认为自己赚的钱,已经超过了他们对经济和社会贡献的价值,反而对那些在此问题上自我反省的人不屑一顾。

  经济金融化的第三个危害是,加剧收入分配的不平等。跨国研究中心的报告认为,在过去,新工作机会的出现和生产活动的扩大,是经济运行良好的标志;在经济金融化时代,当企业宣布裁员和压缩实体资本时,其股票价格通常会出现上涨。此外,许多实体部门的企业将来自资本市场的负担转移到工人身上,大幅削减工资甚至裁员,增加了就业的不稳定。

  此外,帕利认为,有理由相信经济金融化会使经济面临债务紧缩的风险,并且可能带来持久性的经济衰退。但是西方金融精英似乎无需对此担忧。在经济金融化时代,工人是受全球经济危机影响最严重的群体。在金融危机发生后,资产价格往往相对较快地恢复,金融机构因此相对毫发无损,这加剧了不平等现象。

责任编辑:刘远舰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