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为建立国际新秩序作出重大贡献
美智库关注中俄关系及其国际影响
2018年06月13日 08: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6月13日第1471期 作者:王悠然

  6月6日,美国智库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举办“中国、俄罗斯与21世纪全球地缘政治”研讨会。会上,美国圣爱德华大学考兹麦特斯基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谢丽尔·N.克劳斯(Sharyl N. Cross)、美国空军学院政治学教授保罗·J. 博尔特(Paul J. Bolt)与威尔逊中心凯南研究所主任马修·罗简斯基(Matthew Rojansky)共同探讨了中俄关系及其对国际社会的影响。

  美国对中俄关系关注不足

  博尔特首先讲述了他与克劳斯合作研究中俄关系的出发点。在他们看来,国际社会能否共同应对当前人类面临的各种紧迫挑战,中俄两国在其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并将对21世纪地缘政治的发展产生巨大影响,而美国学界和政界在过去10年间一直“沉迷于”中东地区和反恐问题,没有投入足够精力用以评估变化中的中俄关系的战略意义,及其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中俄两国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传统,寻求世界多极化,致力于获得国际社会的尊重。俄罗斯在核力量方面仍能与美国相抗衡,中国已跃升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俄在重大国际问题上享有较大的决策影响力。同时,中俄都高度重视与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希望在互相尊重和平等的基础上展开合作。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加紧向中国和亚洲靠拢,中俄双边关系发展势头强劲,但也存在摩擦,两国利益并非完全重合。

  中俄关系“和而不同”

  博尔特和克劳斯谈到,过去20余年里,中俄政治关系越发亲密且充满活力。1996年,中俄建立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01年,两国签署《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3年、2015年两次访俄,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在2014年、2016年两度访华。乌克兰危机加速了中俄两国关系的深化,俄开始向“东方”特别是中国靠近。仅2015年一年,中俄元首就举行了5次会晤,签署了《中俄关于深化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倡导合作共赢的联合声明》。2014年以来,两国签署了《2017—2020年中俄军事领域合作发展“路线图”》,发表了中俄《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

  但这不意味着中俄的观点和政策消融了一切差异。中国在外交政策上较谨慎,意在为经济增长维持稳定环境,而俄则更愿意打破传统规则和预期、“违抗”美国意愿,只要俄相信这符合其自身利益。又如,中国不愿被牵扯进俄乌冲突,俄则试图与越南保持良好关系,尽管中越存在南海争端。中俄伙伴关系能够极大地影响国际政治,但未来若干年里两国之间的实力差距将如何发展尚不确定。中国对俄罗斯是尊重的,但中国的经济增速和军事开支都在超越俄罗斯,这是俄必须面对的。

  博尔特和克劳斯说,关于中俄关系的学术和政策讨论主要涉及两个问题。第一,中俄关系究竟有多亲密和稳定,换言之,对两国关系的最恰当描述是什么?第二,中俄如何看待当前的国际秩序,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又将使这一秩序发生怎样的改变?除了这些宏观问题,两国在既有合作又有竞争的具体领域中也存在问题。博尔特对本报记者表示,中俄政治关系良好,两国关系的挑战主要存在于经济领域。由于中俄关系大体上是“从上至下”的,交流以国家导向为主,经济合作大多发生于两国的国营企业或与政府联系密切的企业之间;中俄经济存在显著的结构性差异,这将对更紧密的双边经济合作构成持续障碍,尽管两国具有强烈的政治意愿来克服这些障碍。

  中俄与西方有制衡也有合作

  博尔特和克劳斯围绕4个主题分析了中俄关系。第一,中俄拥有许多可以巩固其伙伴关系的共同利益点,其中占据第一位的是安全。中俄对安全问题都给予了极高重视,认为内部安全与外部安全密切相关。在全球层面上,2016年中俄元首共同发表了《关于加强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在地区层面上,为确保中俄边境地区安定,武器贸易和联合军事演习进一步加强了中俄的安全纽带。在国家层面上,中俄通过双边合作与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的合作,致力于增强抵御恐怖主义和内部威胁的能力,这也指向了中俄另一大共同利益点——维护本国制度。虽然政治体制不同,但中俄都强烈反对西方对本国内政的干预,对可能造成国内动荡的因素严加防范;因此,两国都大力突出国家主权的核心地位,并增强国家机构的力量。对西方自由主义主导的现行世界秩序的不满也是中俄的一个共同点。目前用以解决世界秩序核心问题的规则是由西方制定的,但中俄认为在这些规则下仍有不公正的情况有待纠正。

  第二,中俄各自都是重塑国际秩序的关键力量,其伙伴关系更是如此。冷战后的西方“必胜主义”已经破产,中俄将在重大国际问题上发挥作用,影响全球力量平衡、国内和国际行为规范、国际机制和世界经济。中俄对美国等西方国家构成制衡,但合作对于日益严峻的跨国安全风险的成功管控也非常关键,因为这需要全球通力协作。

  第三,西方尤其是美国仍是中俄在政治、经济等领域的重要合作方,但西方需要更多地考虑中俄的利益。尽管西方国家的制裁对俄经济造成了冲击,但欧盟和美国仍是俄重要的贸易伙伴。中俄与西方的政治纽带比经济纽带更重要,因为两国都承认,要解决其面临的主要国际问题,需要与美国展开积极合作,且与美国的合作有助于中俄获得国际社会对其大国地位的认可。

  第四,中俄是“全面战略协作伙伴”,而非“盟友”。尽管两国合作在加速推进,但鉴于历史和相对实力差距,中俄互相提供的支持不是无限度的。正式的同盟关系也不符合中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理念。未来,中俄关系的广度和深度可能与美国在一系列争议问题上对中俄施加的政治压力有关。而且中俄都在尽力避免卷入对方与其他国家之间的纷争。

  (本报华盛顿6月12日电)

责任编辑:王宁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