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分配不平等危害美国社会
2018年05月11日 07: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5月11日第1448期 作者:本报记者 闫勇

  俄罗斯智库瓦尔代俱乐部官网于5月4日刊登报道称,全球范围内财富分配不平等问题在近几年愈演愈烈。其中,2016年,美国最富有的10%的人口拥有美国47%的财富,其不平等程度远高于欧洲国家。该现象引起了美国经济学家的深刻反思。

  经济发展没有惠及劳工阶层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名誉教授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表示,“美国的资本主义显然不再为劳工阶级考虑了”。他认为,美国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白人男性的经济状况每况愈下,这一群体的自杀率、酒精成瘾率以及因酗酒引发的肝病发病率日益增加,上述原因导致的死亡人数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白人男性的4倍。这个问题并非偶然,迪顿表示,其原因在于美国劳工权利运动的衰退、跨国公司在劳资关系中制定了一系列利于公司的条款,以及司法系统作出了保护跨国公司的仲裁结果。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公共健康和流行病学教授迈克尔·马莫特(Michael Marmot)认为,一国政府可以通过向国民提供全面的教育、就业机会,来提高社会的公平竞争水平。而美国缺少这种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维护劳工合法利益的政党。

  美国华盛顿公平增长中心执行主任海瑟尔·鲍什伊表示,美国用于儿童早期教育的公共预算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3%,相比之下,欧洲国家普遍达到了1%甚至更多。幼儿看护教育公用经费的缺失造成美国劳动参与率日趋下滑。此外,“在高收入国家中,美国的人均寿命是最低的,这也并非偶然”,迪顿表示,“美国将相当于年度国内生产总值18%的财富用于医疗保健,每个家庭平均8000美元,这笔钱可以起很大作用,但是其中大部分都流向了医院、医疗设备制造商和制药公司。”

  从自身寻找补救办法

  部分美国政客将美国经济发展没有惠及劳工阶层的责任推给了新兴市场国家的低成本劳动力。这种观点根本站不住脚。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认为,当21世纪的今天依然重复着曾在19世纪上演过的资本收益率超过产出与收入增长率的剧情时,资本主义不自觉地产生了不可控且不可持续的社会不平等。可见,美国财富分配不平等是美国资本主义的副产品,并非是新兴市场国家造成的。一味指责甚至迁怒于新兴市场国家既不理性,也无法解决美国当下存在的不平等问题。解铃还需系铃人,美国应当从自身寻找原因和补救办法。

  美国智库尼斯卡宁中心副主任威尔·威尔金森(Will Wilkinson)表示,几十年来,美国工人的工资几乎没有变化,但大多数大城市的住房成本飙升。限制性的市政规划和土地使用政策使住房供应难以满足市场需求。当房屋租金在工人工资的消费比例中占据了越来越高的份额时,工人的储蓄和财富积累率就会下降。由于住房供应同样受到限制,更年长、更富有的美国人变得更有钱了,而其他人则很难攒下积蓄。因此,他建议,美国应大规模增加大城市的住房供应,以降低租金,使工人和中产阶级更容易积累下财富。同时,它还将逆转或减缓房价的上涨速度。

  此外,美国智库专家表示,美国是发达国家中财富分配不平等、贫富差距最严重的国家。为了缩减贫富差距,美国应当改革劳动法,提高工人与雇主的谈判能力,避免分配过程中收入被过分压榨。美国还应建立社会财富基金,每年向成年国民派发股息,借此将部分资产从最富裕家庭转移到集体所有的财富基金手中,从而平衡收入分配。

  美国石溪大学公共政策和经济学教授史蒂芬妮·凯尔顿(Stephanie Kelton)认为,为减少美国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平等,必须对金融行业进行改革。她表示,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经济的金融化程度越来越高,银行已经偏离了服务公众利益的核心目标。过去为客户提供贷款时,银行需要了解客户情况,它们对保持良性贷款有兴趣。而现在,为了短期利益,银行可以不顾及风险而将贷款证券化。金融业的暴利已经涉及非法行为,必须对此加强监管与治理。

  最后,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学教授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的研究显示,美国收入不平等与美国基础设施建设的不足和旧设施衰败之间也存在一定联系,因此提高最高收入阶层的所得税率,将所得税收投入基础设施建设,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美国收入不平等问题。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