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并尊重价值对科学的影响
2017年11月17日 08:2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11月17日第1333期 作者:本报驻华盛顿记者 王悠然

  科学与价值的关系是个复杂而充满争议的问题。一方面,“科学是价值无涉的(value-free)”观点深入人心,许多人相信自然现象和规律是客观事实,与价值无关;相应地,科学研究也应是“纯粹的”、排除价值因素的。另一方面,人们似乎很难否认,科学源自人类对世界的探索,既然有人的参与,就不可能与价值彻底“脱离干系”。对此,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凯文·C. 埃利奥特(Kevin C. Elliott)认为,无论从过程还是从结果上看,科学都具有价值属性,科学界和公众应就价值对科学的影响展开讨论,以促进可信的、对社会负责的科学发展。

  科学并非与价值“绝缘”

  埃利奥特对本报记者表示,“科学是价值无涉的”更多地是一种理想而非现实,即使是捍卫这一理想的人恐怕也要承认,价值在持续地以微妙的方式影响着科学。正如有学者所言,一切具有意图的行为都是受价值和信念驱使的,科学家的行为也不例外。不过,“价值无涉”理论的捍卫者主张尽可能将科学与价值隔离开。当然,他们同意价值观、伦理观规范科学家如何对待同行和研究对象(人类或动物),但是也坚信科学推理本身不应被价值影响。

  埃利奥特表示,即便人们通过观察和实验发现的现象或总结的规律是客观存在的,科学研究的方向、提出的问题、对现象的解释、对研究结果的描述都涉及人的选择,人们对“什么是充分的科学证据”的评估脱离不了伦理、政治、经济和文化语境,科学因此不会完全隔绝于价值之外。

  现实中价值观给科学带来负面影响的情况的确存在。例如,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喷气推进实验室科学与技术史学家埃里克·M. 康韦(Erik M. Conway)、哈佛大学科学史教授内奥米·奥莱斯基(Naomi Oreskes)两人合著的《贩卖怀疑的商人:科学家们怎样掩盖从吸食烟草至全球变暖等一些问题的真相》一书中揭露,美国一小部分高级别、与政界过从甚密的科学家,为达成某些政治和经济目的,试图模糊烟草、酸雨、臭氧层空洞、全球变暖、双对氯苯基三氯乙烷的危害,否定过去几十年里已得到有力证实的科学知识。由于美国在公共卫生、环境等与人类生活质量息息相关的科研领域长期居于世界先列,这些混淆视听的言论会严重误导公众对当今全球面临的一些最严峻问题的理解。

  慎选科学词语

  在埃利奥特看来,尽管价值有时会给科学蒙上阴云,从科学研究中彻底去除价值考量仍是不实际也是不可取的。科学应造福于人类,公众希望科学研究优先考虑社会需求,政治决策者希望科学家提供有助于解决实际问题、制定政策法规的科学依据和专业意见。这就引出一系列牵涉价值的选择,如医学界如何分配在癌症、艾滋病、糖尿病、心理疾病方面的研究投入。同时,科学研究充满不确定性,常常不会给出唯一答案,而不同研究结论作为政策参考将引发不同的社会后果。如环境研究结论偏向“保护”一方可能导致监管过度、妨碍经济增长,偏向“开发”一方则可能导致生态破坏加剧、危害公共健康。这就要求科学家在提出建议前权衡各种复杂的证据,而价值观在此过程中必然发挥作用。

  许多常用的科学词语甚至可能导向价值判断,即使这并非用词者的本意。例如,环境科学家对在某一地区原本没有自然分布的生物物种有多种称呼:“入侵性(invasive)物种”、“非本地(nonnative)物种”、“异域(exotic)物种”、“外来(alien)物种”,这些形容词在英语中的感情色彩不同,用于政策讨论中会产生不同效果。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环境、资源与可持续性学院教授布伦登·拉森(Brendon Larson)表示,科学家有时使用隐喻来表述和解释科学概念,这会使科学事实与社会价值“纠缠”在一起,考虑不周的隐喻可能引发公众的误解,使相关政策的努力适得其反。因此,科学家在使用隐喻时应更负责、更谨慎、更具批判性地思考隐喻的社会维度。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新型人类传染病命名最佳实践》,呼吁科学家、媒体等根据该指南来称呼那些此前从未被认定或报告的人类新发疾病,疾病名称中应避免地理方位(如中东呼吸综合症、西班牙流感)、人名(如克罗伊茨费尔特-雅各布病)、动物或食物种群(如猪流感、禽流感),涉及文化、人口、产业、职业(如军团病)或可能引起不必要恐慌的词语(如不明的、致命的)。世界卫生组织表示,一些疾病名称引起人们对某些宗教信仰或族裔成员的强烈反应,给旅行、商业和贸易造成不合理障碍,并招致对食用动物的不必要宰杀,这可能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严重后果。

  正视价值对科学的引导推动作用

  埃利奥特表示,价值在科学中的(正面或负面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选择课题;针对所选课题提出问题;设定目标(如定义什么是好的分析、好的研究模型);应对不确定性(得出怎样的科学结论);选择术语和范畴。尽管科学不是“价值无涉”的,价值有时甚至对科学产生反作用,人们仍然可以且应该通过各种方法使价值更多地发挥对科学的引导和推动作用,促进科研诚信。第一,科学家应确保与研究相关的价值判断符合伦理和社会需要。第二,科学家应尽量使研究透明化,声明利益冲突和关键性的价值判断。第三,学术期刊、科研资助机构、政府下设的科学顾问委员会、学术团体应重视对科学研究中价值影响的审查和监督,并组织这方面的讨论、撰写报告。第四,鼓励普通民众参与科研项目、与科学家合作。第五,提高科学界的包容性和科研人员的多样性,加强跨学科交流和借鉴。

  埃利奥特还谈到,虽然价值的影响普遍存在于各领域科学研究中,社会科学学者应格外关注价值在研究中的作用,因为用于表述社会现象的概念常常不仅是描述性的,还含有规范性元素、承载着价值判断。同时,对于同一社会现象常有多种研究方法可选,价值可能明显影响研究者的选择。埃利奥特表示,自己与许多科学哲学学者的看法一致,认为维护科学的客观性要求人们承认并严格审视价值在科学中的作用,而不是忽视或回避它。

责任编辑:张月英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