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正在重塑新闻业
信息控制权从少数人转向大众
2017年04月14日 07: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4月14日第1186期 作者:本报驻华盛顿记者 王悠然

  近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托尔数字新闻中心发布报告《平台新闻:硅谷如何重塑新闻业》。报告提出,社交媒体和科技公司对美国新闻业影响极大,甚至超过了从纸质媒体向数字媒体转变的影响。新闻机构传统的消息发布和出版职能正在被社交媒体和科技公司快速“接管”,后者现在掌控着受众看到什么、注意力在何处,乃至何种形式和类型的新闻会受到欢迎。

  技术变革深刻影响新闻业

  报告称,社交媒体对新闻业的影响不亚于任何产业经历过的巨变。在新闻业网络化的第一阶段,新闻机构主要关注的是如何将纸质内容转移到网络上。许多传统新闻从业者对这一转变深感疑虑,但同时也期待在传统价值观的基础上建立一个新的数字生态系统,其经济运作模式能支撑媒体的核心责任和公民职能。宽带网络和互联网2.0技术的进一步普及使人们可以随处发布多媒体素材。仅有几名员工的新闻网站可以借助数据库成功讲述新闻故事;几名美国新闻记者合作开发了开源软件“文档云”,以供同行在搜集到的文档中进行搜索、分析、加注释并发布文档;智能手机则扩大了新闻的受众面。

  互联网的崛起及其最初遵从的开放网络原则将信息控制权从少数人手中转移到了大众。这一时期,美国涌现了一批新兴新闻机构,如全国性的“赫芬顿邮报”、“商业内幕”、“为了人民”等,还有地方性的“得克萨斯论坛报”、“帕奇”等。美国老牌媒体如有线电视新闻网、《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同样处于不断变革的状态。这一时期的新闻业尽管进行了大量创新尝试,但财务状况却令人担忧,其收入来源主要依靠分类广告、显示广告和订阅。

  当前,新闻业正在经历第三次技术变革浪潮。智能手机的迅速普及和私营移动通信网络的发展封闭了开放网络的前景,并使其货币化。开放网络原则让位于由少数社交媒体和科技公司主宰的生态系统,由后者影响着人们能看到什么、知道什么。过去两年里,新闻机构与社交媒体的融合速度加快,新闻机构现在可以通过全球40多个社交网站和应用程序获得一部分读者。出版职能弱化是新闻机构收入普遍减少的一个原因。

  新闻机构与社交媒体融合

  为考察新闻机构与社交媒体的融合动态,托尔数字新闻中心创建主任艾米丽·贝尔(Emily Bell)、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数字媒体与全球事务助理教授泰勒·欧文(Taylor Owen)等人经过长期调查发现:第一,社交媒体和科技公司正在转变为新闻发布者,这令新闻机构对自身未来发展感到困惑。如果继续保持这种融合速度,更多的新闻机构或将不再把发布和出版作为核心业务。第二,社交媒体依靠算法来分类推送新闻,不愿投资于人工编辑,一是为降低成本,二是为避免人类的主观偏见。然而,新闻的微妙之处需要编辑的判断,社交媒体需要重新思考它们的策略。第三,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的假消息风波暴露了社交媒体在新闻发布方面缺乏责任感的问题,但隐藏在这一问题背后的是:社交媒体的结构和经济运作模式“激励”了低质量内容的传播,具有高度公民价值的新闻工作在一个注重规模和共享性的媒体环境中受到冷落。第四,现今,新闻受众的数量之多可能史无前例,但他们无法知道信息通过何种方式到达自己眼前、个人数据被如何使用、自身网络行为处于怎样的操纵之下。新闻机构生产的内容增加,却不知产品将流向谁——一切皆处在算法支配之下。

  贝尔等学者表示,新闻编辑部的决策和资源正在越来越多地适应外部平台的需求,无论是老牌还是新兴新闻机构都必须思考自身未来。社交媒体平台近期纷纷推出不实信息举报工具,开展旨在提高公众数字素养的活动。这些努力将明显改善网上共享信息的质量,帮助公民识破、揭露假消息,但仍受制于“平台生态系统”的结构性问题,即“硅谷意识形态”的近似主导地位、广告技术经济的弊端、自动化信息生产的不透明性等。对此,新闻业应重点解决四个问题:在新闻机构日益依靠社交媒体来发布消息、吸引用户和获取收入的现实下,保证新闻报道高质量;找到独立于社交媒体生态系统的经济运作模式;弥补数字平台规模化、自动化编辑的缺陷;呼吁社交媒体提高透明度、政府加强监管,共同改善新闻环境。

  (本报华盛顿4月12日电)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184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1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