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汝伦:以独特贡献让中国哲学在场
2018年08月07日 08: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8月7日第1509期 作者:张汝伦

  经过对现代中国哲学中熊十力、冯友兰等人所构建的几个主要理论体系的简单考察,我们可以看到,由于对哲学过于片面简单的理解,我们的哲学家只想给出一个对宇宙、人生总的看法,但对于构成宇宙、人生的那些重要方面、重要事情、重要环节、重要问题,以及它们的相互关系和内在结构,几无重视,很少涉及。这也使得他们对于哲学本身丰富的内容以及西方哲学家在哲学各个领域作出的巨大贡献既不太了解,更谈不上融会贯通,为我所用,把它们作为我们构建现代中国哲学的基本材料。有些体系普遍空洞,缺乏理论内涵和严格性,与此有极大的关系。人们只是热衷于谈些人名与术语,却很少对那些伟大的西方哲学家的思想有深入的理解与把握。只是空谈体系和中国思想而没有实质性的哲学思考,是不可能登上世界哲学舞台的。王国维曾说,“异日发明光大我国学术者,必在兼通世界学术之人,而不在一孔之陋儒固可决也”。他的这个观点,实乃不刊之论。

  以自己的方式思考根本问题

  当然,中国哲学要在场,不仅要掌握人类一切优秀的哲学成果(这一点上,我们还做得很不够),更主要的是它必须是哲学。哲学的定义有许多,但今天人类比较能够接受的是它是对人类根本问题的根本思考,它要从总体上理解人和世界。任何其他科学都无法做这样的事,这就是为什么哲学一再被人宣布死亡,却总是用自身的存在证伪了这类宣布。中国哲学必须以自己的方式来思考今天人类面临的种种根本问题,提出人类对自身与世界的现代理解,而不是说一些无关痛痒的废话。

  今天的中国哲学家,要在现代的思想和知识背景下,重新定义天与人,以及它们的复杂关系,而不是重复已经被人讲了千百年的那几句话。研究者要能够自己从哲学上发现和提出时代问题,而不是简单地把自己定位为西方哲学的研究者。中国是世界的中国,中国人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中的一员。因此,中国哲学只有对今天人类的问题和一般的人类问题真有所见,才能获得自己的“出场证”。只有在思考人类和时代的重大问题上作出独特的贡献,中国哲学才会真正在场。

  在批判扬弃的基础上推陈出新

  中国有自己悠久的哲学传统,这就决定了中国哲学只能作为中国哲学出场和在场。但是,这不等于我们只能用传统的哲学语言来进行哲学思考,也不等于我们只能简单地照着讲或接着讲。相反,我们既不能简单地照着讲也不能简单地接着讲。照着讲是没有哲学思想的重复;接着讲则缺乏哲学创新。应该是在批判扬弃的基础上推陈出新。在对待传统的问题上,我们要向西方同行学习。他们对于哲学史上任何伟大人物都不是无批判地接受,而是把他们都当作自己的老师,但是必须加以批判和超越的老师。黑格尔的《哲学史讲演录》就是这种哲学态度的典型体现。事实表明,西方哲学史上凡是叫“新……主义”的哲学也都有自身的价值,在哲学史上都有一席之地,有些还有里程碑的意义,但就原创性来讲,终究有亏。而我们现在对传统哲学的批判和扬弃的工作做得不够,这也是真正原创的哲学很难出现的主要原因之一。批判不一定是不尊重,而是为了实现真正的超越。马克思的黑格尔批判就是这方面的一个典范。

  我们还应该看到,由于中国传统哲学,尤其是儒家哲学,主要关心伦理道德问题,哲学视野很有局限,许多重要的问题,如真理问题、经验问题、语言问题、意义问题、实在问题、认识问题、概念问题、时间性和历史性问题、空间问题,都没有得到充分的关注和讨论,而这些问题是我们在理解人和世界及其相互关系时必须面对和深入思考的。西方哲学在这些问题上有丰富的积累,完全可以为我们所吸收和使用。对不同哲学传统的借鉴和吸收是哲学创新的一个重要条件。古人通过吸收佛教哲学而产生了理学,我们今天也一样可以通过吸收西方和世界上其他传统的哲学产生面向世界的中国哲学。

  思考和批判当今时代

  中国哲学不能是过去的哲学,现代中国哲学不能只活在孔子或朱熹、王阳明的时代,它应该活在一个全球资本主义的时代,这个时代特征构成了现代中国哲学存在的历史性。当代中国哲学必须思考这个时代,批判这个时代,否则它就不是真正的哲学。而要思考时代给我们提出的问题,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无法回避的。特里·伊格尔顿认为,“马克思第一个提出了‘资本主义’这种历史现象,他向我们展示了资本主义如何兴起,如何运行,以及它可能的结局。像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和弗洛伊德发现潜意识一样,马克思揭示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个一直为人所忽略的事物,那就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这样,他的哲学具有直接的时代相关性。这种时代相关性不能从编年史意义上去理解,而要从历史的普遍性意义上去理解。

  今天的世界与马克思生活的时代已有很大的不同,即使像他这样具有强大预见性和想象力的思想家,也难以完全预见到技术和资本对当今世界的改变。然而,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本质的分析和描述,今天依然是那么准确和有力。只要世界上还存在着压迫与剥削,存在着奴役和不公,马克思的哲学就不会过时。马克思的一些特殊结论或有可商,但他的哲学方法和提问方式,是现代中国哲学必须作为自己的基本要素加以吸纳的。只有这样,中国哲学才能真正登上世界哲学舞台,才能在今天的世界在场,才能为今天这个充满风险和挑战的世界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思想。

  (摘编自《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8年第1期)

  (作者系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王宁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