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慎等:在新起点上推进黑格尔研究
2018年08月07日 07: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8月7日第1509期 作者:本报记者 潘玥斐

  德国古典哲学是马克思主义三大理论来源之一,也是西方哲学发展史上的高峰之一。黑格尔哲学又是德国古典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许多研究者表示,今天,黑格尔没有过时,不应当被冷落甚至遗忘。对哲学的研究越是深入,越会感受到黑格尔哲学的丰富与深邃。黑格尔哲学值得我们认真对待并不断审视和探索。

  当前,推进黑格尔研究,对于我国学术界而言有其重要而独特的意义。围绕黑格尔研究的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张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张志伟、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吴晓明、南开大学哲学院教授王南湜、吉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吴宏政等多位从事德国古典哲学和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学者。

  黑格尔哲学是绕不过去的里程碑

  《中国社会科学报》: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黑格尔著作集》中文版主编张世英曾提出:“黑格尔是德国古典唯心主义之集大成者,他结束了西方传统形而上学的时代。黑格尔去世后,西方现当代哲学家大多对其哲学采取批评的态度,但正如他们当中一些人所说的那样,西方现当代哲学离不开黑格尔,许多伟大的哲学理论都源于黑格尔……无论在西方还是在中国,黑格尔名声的浮沉,其思想影响的起伏,都说明其哲学在人类思想史上的地位不容忽视,即使是在它遭到反对的时候。黑格尔哲学体系之庞大、著述之宏富、思想内容之广博和深邃,在中西哲学史上都是罕见的。黑格尔特别熟悉人类思想史,他的哲学像一片汪洋大海,融会了前人几乎全部的思想精华。尽管他个人文笔之晦涩增加了我们对他的哲学作整体把握的难度;特别是对于不懂德文的中国读者来说,这种难度当然更大一些。但只要我们耐心琢磨、仔细玩味,这气象万千的世界必能给我们提供各式各样的启迪和教益。”

  在总结前人尤其是德国古典哲学家成果的基础上,黑格尔建立了庞大而全面的哲学体系。黑格尔哲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也曾引起强烈的争议。今天,我们应当如何看待黑格尔研究的必要性和重要意义?

  张慎:黑格尔的辩证法思想对马克思进行资本主义批判、提出无产阶级革命学说产生过很大影响,当然马克思对该思想进行了革命性改造。从研究成果和趋势方面看,近十多年来,在一些学术会议和学术刊物中,关于黑格尔哲学的文章都占有一定的比例,研究黑格尔哲学的专著也达到了一定的数量,这些论著的学术质量也有明显提高,并且涌现出许多有发展前途的青年学者;从哲学学科发展角度看,黑格尔哲学是西方哲学的最重要代表之一,我们要争取中华民族的国际话语权,必然要与世界文化交流和碰撞。西方文明自19世纪中叶以来的基本历史政治观、宗教伦理、人文价值观等,在黑格尔哲学中都得到了集中体现,因此,我们可以借助黑格尔哲学进行探究。

  张志伟:今天,古典哲学研究出现了一定的衰落,而黑格尔哲学中有太多的东西并没有得到准确理解和有效发掘,以至于很多人批判黑格尔的时候,其实并没有理解黑格尔。不了解哲学的历史,就不能很好地了解现代的哲学。而黑格尔哲学至少是此前2000多年古典哲学的集大成者,是西方哲学研究绕不过去的里程碑。今天,黑格尔哲学并没有过时。仅就现代性这个我们时代关注的焦点问题而论,研究黑格尔就具有极其重要的学术意义。此外,黑格尔对中国哲学的影响是深远的和潜移默化的,当然,这种影响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我们可以看到,黑格尔哲学当中有许多有价值的成分已经被吸收到中国哲学之中了。

  吴晓明:当前,研究黑格尔哲学对于我们摆脱主观思想和外部反思,进入到社会现实领域,推进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意义非常深远。另外,当前还存在着从马克思学说中驱逐黑格尔等错误观点,我们应当推进对于黑格尔哲学的研究,防止这一问题的发生。

  王南湜:黑格尔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来源,同时它对西方马克思主义也产生了重大影响。黑格尔是第一个对现代性进行反思的哲学家,因而在这样一个现代性批判深入展开的时代,我们就不能不关注黑格尔这位率先反思现代性的哲学家。

  吴宏政:黑格尔重大的哲学贡献之一,就是马克思概括的“他第一个全面地有意识地叙述了辩证法的一般运动形式”。黑格尔构建了以“思辨哲学”为特征的关于绝对真理的辩证逻辑体系,并且以此逻辑学为核心,进一步构建了包括自然哲学、精神哲学、历史哲学、法哲学、美学等在内的哲学体系。黑格尔开辟的形而上学道路,应该是开展思辨哲学研究不可回避的“出发点”。

  黑格尔哲学研究重新“在路上”

  《中国社会科学报》:贺麟、王玖兴、王太庆、王造时、杨一之和朱光潜等前辈学者,在翻译黑格尔著作并使黑格尔进入中国思想界方面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近年来,梁志学、杨祖陶等学者对于黑格尔著作的翻译,使我国读者能够更为全面、系统地领略黑格尔哲学的面貌。此外,一批青年学者也推出了从新的视角开展研究的论著。您如何评价我国学者在黑格尔研究中所取得的成绩?

  张慎:1949—1978年,黑格尔哲学因其特殊地位,在我国哲学界曾是“西方哲学研究和批判中”最突出的研究领域之一。在这个阶段,学者的研究重点集中在逻辑学和辩证法等问题;对黑格尔著作的翻译,产生了一定的学术影响,如《小逻辑》的中译本等推动了黑格尔哲学在中国的普及。1978年以后的黑格尔哲学研究逐渐突破各种限制,全面开花。这些研究中,有囿于知识和语言方面的限制而重复以往旧课题的,更有开始向国际研究和学术问题转向的。而当时学术界的一个趋势是“追新”,于是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尼采、海德格尔曾一度取代了康德、黑格尔。然而,正是当代哲学热又激发了人们对哲学源头的追问。所以,近十多年,古希腊哲学、德国古典哲学研究在我国学术界呈现了十分热门的态势,黑格尔哲学研究也重新“在路上”。

  张志伟:目前,我国黑格尔哲学研究的成绩,首先就是比较可靠版本的黑格尔全集正在翻译之中。与此同时,随着一批批海外学成归国的年轻一代掌握了比较成熟的研究方法和比较充分的研究资料,并且相对而言了解最新的学科前沿,因此研究黑格尔哲学的学术论文多了起来,而且都比较有深度。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批有分量的学术专著出版。当前,英美哲学在国际学术界处于强势的地位,而英美哲学普遍对黑格尔哲学不感兴趣,所以可以预期的是,中国很可能将成为国际黑格尔哲学研究的重镇。

  王南湜:近年来,尽管研究者们更多地转向了当代西方哲学研究,一些青年学者仍在黑格尔哲学研究的园地耕耘,努力介绍国外最新研究动向和研究成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一批留德归国的青年学者,他们的研究工作和筹备、举办的学术会议,都有可圈可点之处。他们研究的优长之处,在于比较了解国际黑格尔哲学研究的最新成果。他们若能深切把握当代中国哲学精神的脉搏,假以时日,必会有可观的成就。

  吴宏政:在我个人看来,我国黑格尔研究取得的成绩主要包括四个方面。一是对黑格尔著作文本的研究方面,学者们主要集中在对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小逻辑》《法哲学原理》等著作的研究。相比较而言,对黑格尔的《历史哲学》和《自然哲学》的研究相对较少。二是在对马克思哲学理解中所蕴含的黑格尔哲学的间接研究。这方面研究主要通过对马克思哲学的解读,反过来加深了对黑格尔哲学的理解。三是在对西方其他哲学家研究中,涉及黑格尔哲学的也比较多,比如,现代西方哲学中的现象学、解释学、语言哲学、社会批判理论等方面的研究,都会涉及与黑格尔哲学的比较性研究。四是在黑格尔哲学的翻译中遇到的黑格尔哲学本身问题的研究。这方面的研究,在很大程度上围绕一些根本范畴加深了对黑格尔的理解。

  扬弃黑格尔哲学

  《中国社会科学报》:有学者提出,过去由于研究不够全面、深入,我们对黑格尔的理解还存在一些不足。当前,我们在推进黑格尔研究的过程中还面临哪些需要注意的问题?研究者应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从而避免在研究中出现偏颇?

  王南湜:在研究中,我们最需要避免或摒弃的是以往的错误观念,比如过于简单地将黑格尔哲学视为德国古典哲学的顶峰,认为黑格尔哲学已经吸收了从康德到费希特、谢林哲学的优胜之处,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创立之前最为合理的哲学体系。在研究中,我们应当将黑格尔放到康德、费希特、谢林等哲学家群体中,对其给出合理评价。

  吴宏政:推进黑格尔研究,最重要的是需要确立对待“思辨哲学”的形而上学态度,这是对哲学本性的尊重。哲学是需要面向现实的,但哲学决不是以经验的、感性的、直观的方式面向现实。在这方面,黑格尔强调的“概念的认识”仍然是需要坚持的思辨哲学的基本原则。怎样以“形而上学”的方式面向现实,在“概念的逻辑”中把握现实的本质,是哲学所特有的存在方式;另外,黑格尔开创的思辨逻辑的哲学道路,需要后来的研究者“接着黑格尔往下说”,而不应该对黑格尔“置之不理”。对待黑格尔哲学,应该用黑格尔和马克思共同坚持的方式即“扬弃”的态度。

  张慎:研究黑格尔,首先不要将黑格尔简单地政治化或标题化;其次,要研究黑格尔哲学中“活”的东西,即对我们现代社会生活有借鉴意义的东西,这主要是他的实践哲学;再次,研究要建立在准确的文本基础上,不是只讲某个概念和命题,而是从当时的文化背景、黑格尔观点的形成和变化及其在他的思想体系中的地位等方面开展综合研究,从而避免以偏概全。

  张志伟:首先,要端正态度,既不能仅仅从马克思主义理论来源的角度看待黑格尔哲学,也不要受所谓英美“当代主流哲学”的影响,把黑格尔哲学看作是故弄玄虚。其次,无论批判还是赞同,首要的是准确地理解黑格尔哲学。这需要我们踏踏实实、认认真真地研读和研究黑格尔,真正去深入阅读黑格尔、理解黑格尔。另外,把黑格尔当作我们的同时代人看待。研究黑格尔哲学是有现实意义的,他那个时代面临的问题与我们这个时代面临的问题存在许多相似之处,所以研究黑格尔需要有问题意识。

  深化中国的黑格尔哲学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报》:近年来,学术界已经开始重新重视黑格尔哲学,黑格尔哲学研究正在复苏。对于如何推动黑格尔研究的进一步发展,您有哪些建议?

  吴宏政:研究者要沿着黑格尔提出的哲学问题和遗留的哲学问题进一步发展黑格尔哲学。黑格尔批判康德的“先验哲学”,批判康德哲学的“主观性”。然而,黑格尔确立的“客观唯心论”仍然无法回避康德提出的“先验逻辑”的质疑。因此,如何从先验哲学的角度,为黑格尔绝对精神的客观辩证逻辑提供其“先验思辨逻辑原理”,仍然是黑格尔哲学不能回避的重大认识论问题。这既是对黑格尔哲学作出的先验奠基,同时也是对康德没有完成的关于“先验幻象”哲学遗产的推进。

  张慎:当前,中国学者的黑格尔研究已经能够达到国际前沿水平。在此基础上,我个人有以下希望:一是能把目前较分散、有时出自个人兴趣的研究,集中在一些重大的和更有学术价值的课题上,深化中国的黑格尔哲学研究;二是可以从20世纪以降的大哲学家的视野来解读黑格尔哲学,使它“活过来”。

  张志伟:为了推进黑格尔研究的进一步发展,首先,希望更多的学者关注和参与黑格尔著作的翻译工作,以便给绝大多数不能从德文原著去阅读黑格尔的读者和研究者提供比较准确的译本。其次,研究黑格尔不仅需要研究黑格尔的著作,而且需要了解海外黑格尔研究的经典著作和最新的研究成果。而这是我们目前非常欠缺的,甚至可以说是所有西方哲学研究的局限之一。在对于西方哲学的研究中,我们需要系统地了解迄今为止经典的研究著作。再次,鼓励国内黑格尔研究学术专著的出版。

  王南湜:就国内的研究现状而言,需要打破哲学各个二级学科的界限,从不同学科视角展开研究,并通过对话交流以期达到视界的融合和深化。此外,更为重要的是,这些研究应当与中华民族文化的振兴和发展,特别是与中国哲学精神的建构关联起来,而不是局限于单纯的学术讨论。

责任编辑:王宁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