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宁:考察社会科学的效用转化机制
2018年07月10日 08:2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7月10日第1489期 作者:王宁

  社会科学知识终究需要在实际领域得到运用(外部效用、实际效用)。可以说,任何科学知识的潜在效用,终究都是可以兑现为实际效用的,但这个转化过程有快有慢。实际效用的显现速度和大小,不但取决于社会科学知识内容的正确性、客观性和严密性,而且取决于效用兑现机制和途径是否具备或健全。

  转化机制作用关键

  所谓效用转化机制,就是把社会科学知识的潜在效用转化为实际效用的机制。社会科学的潜在效用向实际效用或外部效用的转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存在转化机制。例如,医学领域需要有专门的机构和人员来从事这种转化工作,以把医学研究成果转化为疾病治疗和预防的临床效用。社会科学同样也有类似的转化机制。

  效用转化机制不但有助于实现社会科学的潜在效用,或加快其向实际效用的转变过程,还可以反过来倒逼社会科学研究提供更正确、更有效的知识。

  在社会科学各学科中,不同学科的效用转化机制的完备程度是不同的。之所以如此,既有学科分工的原因,也有实践需求的原因。就实践需求来说,某一门学科知识的需求市场越大,效用转化机制往往也越健全。以经济学为例。在市场经济国家,市场经济部门以及国家经济决策部门对经济学有着旺盛的需求,经济学的潜在效用向实际效用的转化机制就比较发达。市场部门和政府部门都愿意把资源投入到经济学的效用转化机制建设上去。在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议题往往在政府的议题设置中占据优先地位,因此,这种优先性往往导致与经济发展有关的社会科学学科获得更多的学术资源,相应地,其效用转化机制也相对更为完备。

  所以,社会科学的实际效用显现差异的原因之一,在于社会科学各学科在实践需求中所占的重要性和优先顺序的不同,以及所对应的实践需求者对相应学科投入学术资源的力度的不同。不同类型的社会科学知识的消费者(政府部门、市场部门和社会部门)都会对某些学科的知识产生需求。这些需求就是社会科学兑现其实际效用的一种机制。在很大程度上,社会科学的实际效用源于社会科学各学科所提供的知识满足各个实践部门(国家、市场与社会)的知识需求的程度。

  不过,社会科学的实际效用的显现还存在着基础性学科和运用性学科的衔接度差异。在社会科学领域,经济学和商业研究以及宏观经济政策研究形成了合理的分工和紧密的功能衔接,使得经济学的原理所具有的潜在效用可以通过商学院的研究和宏观政策研究部门转化为实际效用。

  兑现领域和途径差异明显

  就社会科学中的基础学科来说,不同学科的潜在效用向实际效用转化时对应的实际部门是不同的。有的学科,如经济学、法学、政治学等,有着明确的对应的实际部门,如经济实践领域、法律实践领域和政治实践领域。这些学科的潜在效用,可以在这些对应的实践领域转变成实际效用。这种让社会科学学科得以集中、专一地兑现其运用价值的边界明确的实践领域,就是社会科学的集中型效用兑现领域。

  但是,有一些社会科学学科不具有这种集中的对应实践领域。它的实际效用是同时发散到多个不同的实践领域的。这种缺乏专一性、集中性实践领域的社会科学学科,需要在多个实践领域体现其运用价值的情形,可以称为发散型效用兑现领域。

  通常来说,集中型效用兑现领域更容易让人形成某一社会科学学科有用的印象。相比之下,发散型效用兑现领域更难于让人形成某一个社会科学学科有用的印象,因为实际效用的发散性弱化了人的效用感知。但是,效用感知并不能同客观上的实际效用画等号。效用兑现的集中型和发散型不过是社会科学发挥实际效用的不同形式,而并不必然意味着社会科学学科的实际效用的大小。

  社会科学效用评判的复杂性还在于,不同社会科学学科所倚重的实际效用兑现途径不同。通常来说,实现社会科学的实际效用有三种不同类型的途径:专业兑现途径、人力资本中介的兑现途径和公共兑现途径。

  第一,专业兑现途径。在现代社会,分工高度发达,组织高度精密,系统高度复杂。与之相对应,实践领域越来越专业化,也越来越需要精密化和操作化的社会科学专业知识。

  在社会科学各学科中,经济学类、管理学类和法学类学科都具有对口的专业效用兑现途径。社会科学知识与专业效用兑现途径的衔接度和匹配性,更容易使人们对这些学科的实际效用形成正面评价。与之相对,学科不具有专业效用兑现途径,或者其专业效用兑现途径比较发散(如社会学),往往容易使人们低估这些学科的效用。

  第二,人力资本中介的兑现途径。社会科学各学科还可以通过对人力进行教育和培训的方式来体现其实际效用。对那些缺乏专业效用兑现途径的社会科学学科来说,其实际效用可以通过对人力进行教育和培训而得到兑现。学生在学习了这些知识以后,可以在实际工作部门运用这些知识,从而使这些知识在他们的实际工作领域产生效用。

  第三,公共兑现途径。社会科学还有另外一种不那么显著,但长远看来意义重大的外部效用和实际效用,即通过大众媒体来与大众进行沟通,进而形塑公众意识和观念的效用途径,这就是社会科学效用的公共兑现途径。布洛维所说的社会学作为公共社会学,就是在这个意义上说的。

  (摘编自《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8年第1期)

  (作者系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刘远舰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