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科学主义批评潮流的启示
2018年04月03日 08:0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4月3日第1424期 作者:安静

  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中国文学界出现了科学主义批评的热潮,特别是以1985年文学批评的“方法论年”为突出代表。在已有的研究成果中,一般将这一时期的方法概括为“老三论”和“新三论”:“老三论”包括系统论批评、控制论批评和信息论批评;“新三论”包括耗散结构论、协同论和突变论在文学批评研究中的运用。科学主义批评潮流以“80年代”这个独特的历史阶段为语境,以“方法论”这个永恒性的哲学命题为主题词,以人文学科的本体发展为价值追求,以文艺美学的独立性为最终的审美归宿,使这一段历史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所以,梳理这段批评潮流兴起的历史背景,考察它在当代中国文学批评中的价值和启示,对于今天中国文学批评建设依然具有重要意义。

  科学主义批评潮流的兴起

  科学主义是指“人们崇奉、信仰科学的观念与方法,在趋于极致之际,多会产生科学万能的信念,认为宇宙间万事万物均在科学的掌控范围”。如果我们梳理科学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历程,科学主义文学批评潮流持续的时间几乎非常短暂,但在特定的时代语境下,这种文学批评潮流却起到了扭转时代风气的重要作用。

  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文艺美学界兴起科学主义方法的探索,是一个综合的结果。从大的学术语境而言,20世纪世界科技革命的深入,让科学成为世人膜拜礼遇的对象;转型时期的中国国情更让“科学”以雄健的姿态进入到话语之中;国外的文学翻译、国内的作品创作也为科学主义方法论的流行奠定了基础;在文艺美学领域兴起科学主义批评潮流,既有前期理论热点话题的铺垫,也是当时中国文艺理论界的自觉选择。

  科学主义批评潮流的遗产

  今天,我国文学批评处在一个重要的重构期。这是一个综合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国古典文艺理论、西方文艺理论等重要理论资源的重构时期。在这样一个时期,我们更加需要一种“科学”的精神!

  首先,应该端正对待科学的态度。20世纪80年代中期,科学主义将自然科学领域的方法作为一种“主义”而膜拜,凡是新的文学艺术研究方法一定要与自然科学的最新发展相联系,这不能不说是一种从科学走向“迷信”的状态。不可否认,科学主义批评最初运用基本限定于文学研究的范围之内,之后逐步扩展到艺术领域,开始对艺术观察、审美感受等美学研究的概念与现象进行考察,进而逐渐上升为哲学的思考,如系统论与马克思主义美学的基本原则、辩证法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当代中国美学的发展。就研究方法而言,科学主义批评潮流所提倡的原则及其所带来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毫无疑问为当代文学与美学的研究提供了一种新的方法,很多问题在新方法的观照之下,的确呈现出新的探索结论,令人信服。但是,不应该将这种新的方法推崇为一种“主义”,言必称“科学”实在是没有必要,而且很多文章在今天看来的确有生搬硬套之嫌。我们提倡科学的研究方法,但不应该成为一种膜拜的“主义”而走向另一个极端。

  其次,对科学主义留给我们今天的遗产应该认真梳理,将真正有价值的研究方法从方法走向方法论的提升。无论是“老三论”还是“新三论”,都是我们当代中国文学与美学研究的自主探索过程,有很多问题至今仍有重要意义。例如,系统论首倡整体性原则,能够使研究者打破学科领域的局限性,使文学研究与艺术研究进入到更为广阔的学科环境之中;与整体性原则相联系的是相关性原则,这就要求人们不仅在整体的框架内看待文学与艺术,而且给人以综合的视野考察某个文学现象于外于内的相互关系,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的进步。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国兴起的对中国古典美学发展史的研究,或多或少受到了系统论这种动态性原则的影响。随着系统论的深入研讨,学者们逐步开始从哲学层面对系统论进行剖析。如果将文学艺术看成是一个系统的话,那么这个系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特质,这对探索艺术的特质而言,是大有裨益的。

  最后,辩证地看到科学与艺术的关系,在走出二元对立的同时,坚守文学的家园意识。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这一次方法论探索,从另外一个层面看,是一次艺术的“突围”,借助自然科学的方法以突破反映认识论对艺术的限制,在整个探索过程中蕴含着对艺术独特性的探讨、对审美与情感的研究等诸多美学问题。事物的发展过程往往就是这样,从别的学科借鉴最新的方法,最终还要回到自己的领地当中,这种突围的过程,既能丰富原来领域的研究方法,也能够拓宽原来的研究视野,但并不意味着走出自己的领地而再不回来。

  就文学研究而言,科学主义批评潮流对当时文艺批评走出“本质主义”“典型论”等陈旧的思维模式具有突破性的意义,在此前提下,科学主义批评潮流从一开始就具备一种叛逆的美学情怀,为文艺研究走出机械僵化的思维模式提供了突破的途径;但同时,过分迷恋科学方法掩盖之下的西方话语系统,也使中国当代文学批评与文艺理论建设为世纪之交的“失语症”埋下了隐患。艺术与科学的关系是一个古老的话题,今天自然科技的进步可以为美学研究提供更多新的要素。我们需要辩证地看待二者的关系,在自然科学的创新中发展美学,在美学的发展中坚守人文价值,应该是当代文学批评的应有之义。

  (摘编自《中国文学批评》2018年第1期)

  (作者单位: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责任编辑:张月英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