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不端行为的成因分析
2019年11月13日 09: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11月13日总第1814期 作者:张墨书

  科研,即科学研究。根据教育部的定义,科学研究是指为了增进知识(包括关于人类文化和社会的知识)以及利用这些知识去发明新的技术而进行的系统的创造性工作。这一概念道出了科研工作的基本要求,那就是求真与创新。然而在世界范围内,各种各样的造假、抄袭行为并不鲜见,韩国“第一科学家”黄禹锡造假案、日本小保方晴子干细胞造假案、中国“汉芯一号”造假案等不断冲击着人们的敏感神经,给人类科学事业的健康发展带来了挑战。对科研不端行为的成因分析就是对其影响因素的剖析,是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过程。

  科研主体不能丧失底线

  科研不端行为具体是指研究和学术领域内的各种编造、作假、剽窃和其他违背科学共同体公认道德的行为,以及滥用和骗取科研资源等科研活动过程中违背社会道德的行为。根据马克思主义内外因辩证关系原理,事物的产生与发展是由内因与外因共同导致的,其中内因是关键,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科研不端行为的内因指向科研主体本身,其中包括诸多具体影响因素,如科研主体的科研能力、科研动机、科研规范意识等。

  科研不端行为在很大程度上与科研主体的科研能力不足有关。有学者撰文分析,当科研主体的科研能力足够强时,他会对自我能力持一种积极性的评价,从而更容易产生内部归因,减少科研上的消极行为。与此相反,当科研主体的科研能力欠缺时,他自身的科研自我效能感较弱,不能很好地适应工作,从而容易降低科研成果水平,甚至做出剽窃、抄袭等科研不端行为。

  科研动机也会对科研行为的正当性产生不容忽视的影响。自科学研究成为一种职业后,为科学而科学的纯粹动机就不得不与功利的动机共生。当功利的动机占主导地位时,追求真理、献身科学这一科研动机只能被边缘化,科研主体很容易为了收入、职称、地位、影响力等个人利益,做出科研不端的行为。

  科研规范意识不强也是导致科研不端行为的重要原因。科研规范是指导科研工作的准绳,它是防止科研不端行为的最后底线。倘若科研主体具有强烈的科研规范意识,即使科研能力不足、有追名逐利之心,也不会触碰底线。倘若这一底线在科研主体看来若有若无、无足轻重,那么科研不端行为的产生也就成为一种必然。

  形成正直诚信的科研伦理氛围

  制度因素是科研不端行为的重要外在诱因之一。科学合理的制度有助于形成正直诚信的科研伦理氛围;相反,不合理的制度会在一定程度上阻碍科研主体对科研规范的坚持,滋生科研不端行为。具体而言,科研不端行为在制度层面上的影响因素主要包括:科研管理制度、科研评价与奖励制度以及科研监督与惩罚制度等。

  科研管理制度中存在着诸多缺陷,为科研不端行为提供了温床。其中包括对科研过程管理的忽视、科研管理的行政化、科研管理的双轨制等。一系列的制度缺陷,一方面导致管理者仅仅把注意力放在目标能否实现这一问题上,而对于达成目标的具体手段并不关注,这就为科研主体的不端行为创造了动机和条件;另一方面,科研主体为了适应市场化的项目管理机制,不得不在激烈的竞争压力下尽可能多而快地跑项目、出成果、发论文,科研不端行为因此有了市场。

  不公正的科研评价与奖励制度,为科研不端行为提供了滋生的土壤。科研评价与奖励制度本是对科研主体进行科研工作的一种鼓励与支持,但是在现实情况下,结果与目标出现背离。目前,科研评价与奖励制度以量化评价和同行评议为主流,而量化评价可能会带来唯发表至上的现象,致使所谓的科研成果被批量化生产,出现一份科研成果被拆解成多份发表甚至重复发表的情况;而同行评议可能会形成一张熟人关系网,在一些难以匿名的评议范围造成“熟人好办事”的现象,实则滋生腐败。建基于不公正的科研评价之上的奖励制度,同样难保其公正性,从而促使科研主体心理失衡,导致科研不端行为愈演愈烈。

  科研监督与惩罚制度的缺位,使得科研不端行为有恃无恐。一方面,现行科研监督制度没有将监督主体与客体相分离,同一机关既是审查部门、批准部门,又是监督部门、处罚部门,这势必会降低审查的严格性、减少监督的威慑力、弱化处罚的执行力,从而导致科研不端行为的发生。另一方面,对于科研不端行为的处罚措施力度明显不足,多以批评、教育、扣发奖金为主,最严厉的莫过于科技部介入调查,最后也往往只是以造假者的撤职收场。这样的现实状况使科研不端行为所付出的代价与成本过低,加入科研不端行列的人数增多也就不足为怪。

  科研资源有限引发激烈竞争

  除了制度因素,环境因素也是科研不端行为的另一重要的外在诱因。由于人的基本属性是社会性,科研主体必然会受到所处社会环境的影响,再加上科学研究本身的社会化、职业化程度不断加深,使得科研行为不再封闭于象牙塔内,而是面向社会、面向全人类,因此难免会受到诸多社会环境因素的干扰,无论是经济环境、法律环境还是文化环境,都会对科研主体的科研行为产生不小的影响。

  科研资源的稀缺性加剧科研过程中的不良竞争。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从生产力发展水平来看,我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物质生产能力的相对不发达使得我国对科研经费的投入有限,人均科研经费更少,这就导致科研主体对有限科研资源的激烈竞争。随着竞争加剧,科研主体在追求最高标准中要保持客观性和公正性变得越来越困难,于是科研不端行为应经济利益驱动而生。

  法律的缺失为科研不端行为打开方便之门。虽然学术界对于科研不端行为是否应由法律来介入一直存有争议,但是单靠道德约束对科研主体而言已无太大牵制力,法律的约束十分必要。现存的法律环境:在立法上,对科研不端行为尚未有明确界定;在执法上,立法缺位导致科研不端行为执法主体的缺位;在惩罚力度上,即使科研不端行为骗取了巨额的国家经费,导致国家科研资源的严重浪费,造成了极大的社会危害,却可以光明正大地躲避法律的制裁。这样的法治现状无法阻止科研不端行为的扩散与蔓延。而互联网的普及又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这种不端行为,这是因为互联网方便提供丰富的科研资源,为网络抄袭、剽窃他人的研究成果以及代发论文提供了便捷条件。如此一来,缺乏坚强意志和良好道德素养的科研主体,很容易受到不良文化环境的侵蚀,从而做出科研不端行为。

  影响科研不端行为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复杂的,既包括内在因素,即科研主体的科研能力、科研动机以及科研规范意识,又受到包括制度和环境两大外在因素的影响。因此,必须从多方面多角度去探寻制止科研不端行为的解决方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新时代呼唤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要有新作为。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按照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的思路,着力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我们要坚决抵制浮躁焦虑的不良学风,不断强化自我道德信念。同时要营造公平公正的治学风气,为描绘好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图谱,为增强中国文化软实力,树立好中国形象、宣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作出哲学社会科学的贡献。

  (本文受到中国人民大学2019年度“中央高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学科)和特色发展引导专项资金”资助)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

责任编辑:王宁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