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孔韶:人类学的跨学科联合实验
2017年09月12日 08: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9月12日第1290期 作者:庄孔韶

  文字和图像共存的现象自古有之,但二者并置的时代最近才快速来临。人人都明白,哪怕是对一张照片的文字解读,恐怕一万句话也说不尽;同样,可能画一万幅画也难以表达一段文字的寓意。因此,我们得出结论:因文字与图像自成系统,各自表达方式不可替代,那么互补当是最佳选择,即要兼收并蓄,而不要厚此薄彼。进一步说,文字对田野场景的陈述擅长抽象与概括,而视觉纪录则是对场景直接和具体的呈现。这一差别造成文字语言和镜头语言不可同日而语。反之,文字撰写和图像电影也有其共性,即其真实性均不是绝对的,都不过是一种对真实状态的陈述与理解。而相关学科发展出的理论与方法,则起到展示(如艺术)与深度理解的作用,进而奠定了文字、图像,以及多种艺术与展演形式各有其表达与创新的空间。

  绘画、纪录片和人类学的新媒体呈现

  传统做学问既可是穷其一生纵向书斋求索而大成;也可是琴棋书画寻求触类旁通之境。来自西洋社会的切片式学科壁垒压抑了学者的创造性,纵向学问容易显得偏狭,而横向跨学科学问常因教育体制的拘谨而难以实现。横向跨学科学问如何设计与实践,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

  1999年起,人类学家和油画家联合探索绘画人类学的一些重要研究路径,这也是我参与多年影视人类学研究的平行探索实践。这支艺术研究团队的实验活动,从通常的人类学参与观察与文化诠释,发展到人际的、跨文化的、跨学科的与技法的深度理解与互动。尽管油画通常是静态的,但其本身一定有画家的认知与哲学渗入。如果我们有机会在人类学田野调查中参与和感知地方文化、哲学、信仰,那么绘画写生将交汇主客位的思想流程。换言之,画笔是技艺的,而绘画内容是思维、哲学与文化的实践;油画可能有个性的烙印,但其背景却包含了地方族群的记忆。

  今年5月,厦门博物馆举办了林建寿油画个展,我们的绘画人类学团队首次辟出人类学绘画专厅,画家和人类学家云集。其实这一团队已经默默策划和工作了近20年。其中的油画《祈男》在福建闾山派的一次法事田野观察后创作。我们在大幅油画前安排了红木条案,鸣角(闾山派独门法器)既呈现在油画中,也放在条案上。我们特地请来闽东乡间的红头师公亲临现场示范和吹奏。由是,人类学与绘画的学术与艺术内涵融于一体。之所以凸显红头师公,是因为在宗教人类学研讨中,关注黑头和红头道士的差异,是国际道教研究中引人兴味的主题之一。刚好,我们团队新拍纪录片《金翼山谷的冬至》里也有这位红头师公北斗祭的镜头。这样一来,论文、绘画和纪录片中均投射了共同的主题。

  当今数字技术也影响了人文感知及文化理解系统。因此,学术的递进和技术进步如何搭配,也是眼下面临的问题。我们把绘画、纪录片和人类学问题并置,以《祈男》为题,尝试通过新媒体进行网上直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互动成果。人文社会诸学科一直在讨论互动的现象及其理论,人类学和影视摄制也一直在讨论(如互惠、反馈、分享等)。相比传统的画展欣赏、室内观看纪录片和阅读论文,其互动状态不可比拟。处在立体交融状态的新媒体,促进了分隔状学科的融通。

  学术论文与人类学电影

  人类学的田野工作结束后,我们推崇的理想成果是得到两种作品:一篇学术论文,或许还有一部纪录片。过去的人类学作品中,照片、电影总是处于论文与论著的附庸地位。如今,数字技术的普及大大改善了影视(视觉)作品。

  学院派的见解比较严谨,通常在选择学术与教学用人类学纪录片时,遴选原理是考察究竟何种人类学理念进入镜头。例如,我在新编研究生教科书《人类学通论》中的影视教材部分,挑选的纪录片有《神圣的治疗者》,是关于僜人生病时选择巫术仪式,还是去医院看医生的宗教—医学人类学观察作品,现代数字技术可以很好地表现人类的困惑与选择。

  学院派人类学纪录片基本上是学术性的,它的观看对象多是人类学研究者或人文社会学者和区域文化研究者,不是普通电视观众。除非,纪录片的学术诉求是为了兼顾学术和普及,但也要将学术意涵隐约其间。人类学电影并不以票房价值为出发点,他们还常常在电影作品之外,发表相应的学术论文。例如《虎日》这部兼顾学术与应用的医学人类学电影以外,还有相关的长篇论文刊出,而其重要之处在于电影与文字作品的搭配,均关注了视觉表达与文字诠释的互补性。至于论文和图像之间的互补性究竟何以呈现则并无定论,它可以是问题聚焦式的,也可以是问题之帮衬;可以是学究气的,也可以做到大众喜闻乐见。

  医学与人类学的应用性转换

  在非遗研究中,摄制传统仪式是最常见的诠释性电影方式,但有两大耐人寻味的难点:一是电影可以具有应用性吗?二是人类学纪录片如何拍神话传说?让我们分别加以实验性解说。

  彝族强大的家支组织、信仰仪式、习惯法及其互动,一直是学院派人类学研究的重要主题。然而,当毒品和艾滋病近年来快速传播到川滇大小凉山地区时,人们发现,毒品的传递过程利用了家支和家族成员真诚的关系。1999年,我了解到,头人们决定动用古老的习惯法并召开40余年未开过的家支族众盟誓大会。毒品的危害如同敌人入侵,他们将彝族历法中向敌人宣战的“虎日”仪式转换为禁毒戒毒盟誓仪式。这显然是一种族群系统自救的实例。人类学者开始进驻云南宁蒗县的小凉山地区作田野追踪。田野工作持续两年后,小凉山另一个邻里家支又要举行盟誓戒毒仪式。由于有长时间的田野观察以及和族人的默契,我们的影视人类学摄制组获准进入现场。截至2005年,参加1999年“虎日”盟誓仪式的吸毒者戒毒成功率为64%;而参加2002年仪式的16人中,戒毒成功率达到87%,成为目前世界上戒毒成功率最高的地方杰作。不仅如此,凡是完成盟誓仪式的家支地域,毒品贩子不得进入,无形中形成了特定的无毒社区,而且该社区没有新的吸毒者出现。小凉山彝族“虎日”模式,成为亚洲动用地方性知识禁毒戒毒的最佳实践之一。

  在戒毒与艾滋病防治的社会问题上,一般都是医学科学家在做工作,那么人类学家可以做应用性的课题吗?事实证明,人类学家采纳的不是自然科学的方法论,而是从人类学整体论原则出发,试图寻找一种综合的文化力量,将其提升为坚强的毅力,在一定条件下,让吸毒者自身战胜人类生物性的成瘾性,从而达到戒毒目的。具体说,就是通过“虎日”盟誓仪式整合诸种地方文化力量,即家支与家族的力量、族群认同、信仰仪式、尊严与诚信、伦理与责任、习惯法和民俗教育等,战胜人的药物成瘾性。这是人类学学科理论在跨学科应用领域卓有成效的实践。

  在这次应用研究中,人类学纪录片的直观影视图像提高了示范性与应用性的实际效果。《虎日》从以往民族志电影单纯对他文化的理解与诠释,转向直接的推广与示范,从而使影视人类学片的摄制目的走向直接应用的新选择。由此,人类学者在学院派的民间仪式及其理论诠释基础上,找到了人类学的应用性产出成果。可以认为,人类学者有可能获得激活“传统”的契机,使古老的文化资产在当下获得新生。也可以借此阐明,在恰当的时机与场合,以文化诠释为擅长的人类学连同它的影视摄制展示,均可转入应用性方向。

  (作者单位:浙江大学人类学研究所)

责任编辑:张月英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