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艺思想的现代性转向
2016年11月07日 08: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11月7日第1082期 作者:田淑晶 访问量:
0

  在现代文学评论价值体系建设中,如何继承古典是难题之一。时间意义上的古典不在现代之中,但文化意义上的古典不应在现代之外。对古典文艺思想进行以价值理性为主导的价值维度上的考察与辨析,是古典文艺价值思想融入现代文学评论价值体系的学术进路。

  价值理性主导的考察

  人的实践理性交织着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价值理性较之于工具理性有着更高和更深远的追求。它不仅注重对象的尺度,要求客观把握对象,而且以主体为中心,关注对象之于主体的价值。对象对于主体有着怎样的价值是价值理性关注的核心和最终目的。之所以也注重客观把握对象,是因为价值理性在实践当中的贯彻无法脱离,也必须以此为前提。考察古典文艺价值思想以价值理性为主导,不只是回答价值思想“是什么”,并且在客观正确地掌握古典文艺价值思想的基础上,追问该种价值思想之于现代文艺思想价值观建构的意义。

  价值理性对意义的追问指向终极关怀。在价值理性视野当中,对于古典文艺价值思想之于现代文艺评论价值观建构的意义追问,其中的“现代”并非意指当下的现代,它是异于“古”、在“古”之后的新时代。自上世纪以至当下,对于传统文化、传统文论的价值判定几度游移。立足于当下现实的肯定或者否定显然容易忽视长远的发展。价值理性主导的价值考察有其长远的眼光和目标,它的出发点和目的所在是文艺价值观乃至文艺与文艺评论的良性发展和意义提升。这样的价值考察有助于避免为特定时代囿限的价值认知,进而消除该种认知所引发的激情有余而理性不足的偏颇论判和短视行为。

  价值理性主导的价值考察虽然意在揭示古典文艺价值思想的现代价值,但它不会充当古典文艺价值思想的维护者或者辩护者,它会呼唤更为理想的价值观建构。这种呼唤缘于价值理性内蕴的反思、批判和超越意识。价值理性的目的指向是理想的终极价值。故此,以价值理性为主导的价值考察将在揭示、反思和批判古典文艺价值思想当中产生更为理想的价值期待和构型,呼唤超越古典的、新的价值观建构。

  总之,价值理性主导的价值考察会完成知识层面的“是什么”的揭示,而且基于价值理性“求善”的特性,思考“应如何”的问题。

  价值的“考”与“辨”

  若要对古典文艺的价值思想进行系统考察和具体的辨析,首先需要明白,古典之于当代的价值存在于微观层次之中。人类文化的总体发展趋势是“进化”的,只有在微观层次,即在“过去”当中才存在能够融入“现在”的文化形式和内容。古典文艺价值的现代价值必然也只能存在于微观层次。价值存在的微观性决定了只有通过微观层面的系统考察才能予以揭示。

  其次,古今话语、思维的差异需要穿越话语表层、透过思维差异来予以具体考辨。古今话语存在差异,这种差异直接造成了古今隔阂。与话语差异相伴随的是思维差异。话语差异和思维差异削弱了古典文艺思想在现代的价值感,甚至引发对其现代价值的不确信、怀疑乃至否定。然而,逻辑之必然与现实之必然之间也不全然符契,因此,需要通过穿越话语表层、透过思维差异,直面思想的价值考辨对古典文艺思想的现代价值予以确认或者否认。

  再次,古典文艺价值思想容量庞大,其存在形态与构成都很复杂,需要通过细化分析来进行澄清。古今沟通的任何讨论,常常将时间和文化作为分割点进行古今切割,然后把“古”与“今”各自看作一个自足的对象。对古典文艺价值思想的价值考量实际追问是:古典文艺价值思想中何种观念、要素潜藏着何种类别与等级的价值。即:既要对古典文艺价值思想进行区分,又要分辨有价值的思想其价值的类别和等级。对此,唯有通过系统的考察,同时辅之以精到的辨析,方能全面客观地析清古典文艺价值思想的现代价值。

  思想、思维与经验现象

  全面客观的价值考辨还需对考辨对象有清晰明确的认识,理论上可以融入现代文论价值体系的古典文艺价值资源应包括思想、思维和经验现象三类内容。

  从价值思想的存在形态看,古典文艺价值思想分为两种:其一,价值理论,即直述价值的理论;其二,蕴含价值判断、价值取向的理论,可称作“有价值的理论”。在现代文论价值体系建构的价值考量中,两种理论各有其复杂的一面。

  通常,价值理论具有很强的历史性,与特定时代的伦理规范、文化氛围和品格、审美倾向等相契合,这意味着它在相异的伦理规范、文化氛围和审美倾向当中很可能只是一种历史遗产。然而,根据一般的理论经验,即便是历史伦理意味浓厚的价值理论也不可能全无现代价值。尽管非此即彼的二元对抗思维不可取,但是从文化传统的延续、文艺思想之于本土现实的适用性和契合度来看,现代文论价值观建设不应全部彻底颠覆古典文艺价值观,这其中就包括带有强烈历史伦理色彩的古典文艺价值理论。

  “有价值的理论”当是最具理论活性和生命力的古典文艺价值思想资源。从宏观整体看,每种方法和途径都有其合理性和可操作性;从微观实际看,方法和途径应该是“多元”的。古代文艺思想未必全部具有现代之用,具有现代之用的思想因为思想品格和构成的差异,其现实化方法势必也会存在差异。如:中国画论有“善写者不鉴,善鉴者不写”的断语,但是,古典文艺思想主体大多既是“善写者”又是“善鉴者”。他们从自身创作实践生发出的一些理论主张,表现出超时代、超文体的普适性,完全可以直接融入现代文论。价值现实化方法需切合理论自身,但如何切合以及切合的方法是什么,都需要通过考辨方能获知。

  古典文艺价值思维对于现代文论价值体系建构同样具有意义。思维差异是时代差异负载的差异性内容之一。古典文艺价值思想自有其入思、运思、致思的思维方法和逻辑,对于现代文论价值体系建构应具有借鉴和启示意义。除此之外,古典文艺价值思想变迁史在现象、经验层面为现代文艺价值体系建构提供了参照系。

  对于古典文艺价值思想进行以价值理性为主导的价值考辨,古之于今的意义将自然显现、自然生成,其所显现和生成的,不但为现代文学评论价值体系建设提供助益,而且指向不拘于民族、地域的文艺价值之思。从这个角度上论,这种价值考辨不只是古典文艺价值思想融入现代文学评论价值体系建设的学术进路,亦是古典文艺价值思想融入文艺价值之思的有效途径。

  (本文系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大课题攻关项目“文艺评论价值体系的理论建设与实践研究”(15JZD039)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天津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责任编辑:崔岑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184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1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