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湾区的内涵及建设目标
2021年08月05日 09: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21年8月5日第2223期 作者:曹峰

  中共中央、国务院于2019年2月印发实施《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由此,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正式成为国家重大战略。《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共建人文湾区”。显然,要顺利推进“人文湾区”的建设,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人文湾区”这个前提,该问题又至少包括“人文湾区”的内涵和建设目标两个基本层面。

  “人文湾区”的内涵

  关于“人文湾区”的内涵,可以从以下三个层次去理解。

  第一,湾区人文精神的层次。很显然,“人文湾区”是相对于“经济湾区”“产业湾区”“科技湾区”等“硬实力”概念而言的“软实力”概念。某种程度上讲,“人文湾区”的核心是文化,而文化的核心则是精神。因此,精神层面的要素应该是构成“人文湾区”最基础、最高层次的要素。基于这样的考量,“人文湾区”的核心精神要素应该是湾区人文精神。换言之,“人文湾区”的精神内涵应是湾区人文精神。人文精神突出体现人作为人的价值、意义和尊严等基本要素。同时,湾区人文精神属于现代中国人文精神的一种形态,是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中华文化与地方文化等碰撞交融再创造的一种新的综合性精神形态。因此,湾区人文精神既应该体现人文精神的普遍性气质,又应该体现中国的、现代的及湾区独特的、稳定的、具有传承功能的气质。简言之,湾区人文精神是人文精神和中国现代地方精神的有机统一体。

  第二,湾区人文载体的层次。所谓人文载体,是与人文精神相对而言的,是人文的具体承载平台,后者倾向于“不可见的”精神形态,前者则倾向于“可见的”物质形态。换言之,相对于湾区人文精神的“不可触摸”特点,湾区人文载体则是“可见、可触摸”的具体文化平台、窗口。可见,湾区人文载体应该包括湾区内一切承载文化的具体物质形式、可见形态、表现平台等,如湾区城市的标志性建筑与场馆、名胜古迹、代表性街道与社区、固态文化品牌等。这些载体能够体现湾区城市共同拥有的独特的精神风貌、民俗传统、气质气度等,是湾区独特的品牌和标识。

  如在粤港澳大湾区11个城市中,香港的维多利亚港、星光大道,澳门的大三巴牌坊、葡京酒店,广州的广交会展馆、岭南骑楼,深圳的莲花山公园、“拓荒牛”雕塑,佛山的武术与醒狮,中山的温泉宾馆与“不走回头路”主题公园等,都是湾区重要的人文载体,是湾区独特的人文符号。此外,湾区人文载体还应该包括湾区产出的各类著名文化产业及品牌。如香港的电影电视产业,澳门的博彩产业,广州的电视和音乐产业,深圳的动漫创意产业,佛山的传统武术文化产业,等等。这些文化产业也集中体现了湾区人文的精髓,是湾区人文的重要载体。

  第三,湾区人文行动的层次。如果说人文精神、人文载体是“人文湾区”的静态标识,那么人文行动则是“人文湾区”的动态标识,前者体现的是“对象性人文”,后者体现的则是“主体性人文”。从某种程度上讲,湾区人文行动是“人文湾区”的流动风景,集中展现了湾区公民的文明素养和精神风貌。因此,建设“人文湾区”的最终归宿是“人的建设”,“人文湾区”的成果终究应该付诸行动,体现在湾区的人文行动之中。

  具体而言,湾区人文行动表现在两个层面,即群体性行动和个体性行动。所谓群体性人文行动,主要指集体参与的以践行人文精神为目的的行动,如香港传统的各类文体颁奖盛典、赈灾义演,中山每年元宵节举办的“慈善万人行”活动,湾区城市举办的各类大型音乐及体育活动、志愿者活动,等等。所谓个体性人文行动,则主要指公民个体参与的以践行人文精神为宗旨的行动,如日常邻里关系的妥善处理与维持、个体日常社会交往的亲善行为、公共节庆及场合中个体的得体行为、个体日常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及传统美德的行为,等等。这些人文行动是湾区人文精神的“流动风景”,集中体现了湾区人民的人文素质和精神风貌,是“人文湾区”内涵的题中之义。

  “人文湾区”的建设目标

  对应于“人文湾区”的概念内涵,“人文湾区”的建设目标也应该包括三个层面。

  第一,湾区人文精神深厚并成体系。从精神层面来看,“人文湾区”的精神标识应该得到充分彰显。具体而言,应该达到以下建设目标:其一,湾区人文精神是丰富并具有一定源流的,而非短期人为的概括。换言之,“人文湾区”所体现的湾区人文精神应具有一定的历史沉淀,丰厚而深沉。其二,湾区人文精神是独具区域特色的,而非“千人一面”式的“普遍性精神”。也就是说,湾区人文精神应该是粤港澳大湾区所独有的标识,至少人们在讨论这种精神时首先想到的是粤港澳大湾区(或其中的某个城市)而非其他区域。其三,湾区人文精神还应该表现出一定的体系性。即“人文湾区”所表现出来的精神并非零散的、断片化的,而应具有一定的系统性。

  第二,湾区人文载体丰富并能出彩。从载体层面来看,“人文湾区”的人文载体应该体现得“光彩夺目”。具体而言,应该达到以下建设目标:其一,从量的角度讲,人文载体足够丰富多彩。这些人文载体应该既包括传统的丰富多样的载体,同时也有现当代的种类繁多的载体,相比于其他区域,在数量上具有一定的优势。其二,从质的角度讲,人文载体具有较大知名度和较高美誉度。“人文湾区”的人文载体除了量的优势外,更重要的是应体现在质的优势上。也就是说,“人文湾区”的各类人文载体应该具有足够的影响力,获得社会各界的普遍认可和赞誉。

  第三,湾区人文行动频繁。从行动层面来看,“人文湾区”的人文行动也应该得到充分开展。作为“人文湾区”,其人文行动应该达到以下建设目标:一方面,行动频率较高。不管是群体性行动还是个体性行动,都应该较为频繁地开展,以至于成为湾区(城市)的一道亮丽的流动风景。另一方面,行动塑造传统。也就是说,“人文湾区”的人文行动应该塑造成湾区(城市)的传统,成为代代相传的行动品牌,这些行动已成为人们生活的日常,融入血液之中,变成人们思想及行为的自觉。

  综上所述,“人文湾区”是一个综合的、多维的概念,包含精神、载体和行动三个层面,三者缺一不可。“人文湾区”的建设应该从丰富和充实精神、载体、行动三个层面努力。

  (作者单位:广东职业技术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责任编辑:张月英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