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人类学视域下非遗的传播与保护
2020年12月24日 09: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20年12月24日第2076期 作者:黄爱武 戴传知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个地域特有的文化符号,是一个民族独有的文化记忆,是一个国家珍贵的文化财富,在汇聚民族力量、展现民族风采方面具有非凡的作用。但由于保护力度低、非遗传承人老龄化、过度商业化等问题,许多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正濒临灭绝,抢救和保护态势迫在眉睫。而影视人类学在记录文化现象、探究文化内涵、解读文化密码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对于日常生活的呈现是大量生活的细节化,能够让人们超越时空就能看到即将消失的文化事实,因此通过影视人类学角度解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内涵和存在原因,以及通过影视人类学对其进行传播和保护是十分必要和紧迫的。

  影视人类学是非遗保护的先行者

  习近平总书记十分重视非遗的保护,他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演讲中重点提到:要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让中华文明同世界各国人民创造的丰富多彩的文明一道,为人类提供正确的精神指引和强大的精神动力。

  影视人类学是以影像与影视手段表现人类学原理,记录、展示和诠释一个族群的文化或尝试建立比较文化的学问。这对于挽救和记录有价值的、正在消逝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来说无疑是完美契合的。现代文明对正在消逝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侵蚀和渗透是不可逆的,是无法更改的,而影视人类学影片可以从流动的时间长河中将其曾经和现在的面貌记录下来,为这些正在慢慢消失的文化留下证据。这并不是强调过去和历史比现在的时代美好,而是可以把这些资料作为人类认识和指引自身的重要的信息,这样的意义是十分深远的。

  在影视人类学原理指导下,进行充分的田野调查,这样可以保证客观真实的记录,同时能够深入表现出非遗的内涵和文化意义。其拍摄的影像、图片等,不仅具有科学性,而且具有无与伦比的历史价值,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档案和民族记忆。摄像机对于现实的“复制”具有天然的优势,是目前最为适合记录场景、声音等现实元素的手段。视觉表达体现了一种原始的、根本的传播形式,它使得传播回归感官的接触,因此也让传播回归到一种更合理的人类经验形式。影视人类学成为非遗保护的先行者是由非遗的时间性决定的,同时也是由影视人类学的学科特点决定的,作为其保护成果的影像文化资料可以为艺术、建筑等其他学科提供深远的指导和借鉴。

  影视人类学对于非遗独特文化符号的传播

  非物质文化遗产凭借其独特的实践、表演、表现形式、知识体系和技能等具有非凡的文化价值,而与之共生的往往为工具、实物、工艺品和文化场所等物质载体以及孕育非遗的周边环境,其一同形成了以非遗为主体的独特的文化表现力和文化符号,这给大众深刻理解非遗的内涵和价值带来了一定的困难。影视人类学在解码非遗文化内涵的过程中具有独一无二的作用,人类学纪录片在拍摄之前要进行长时间的田野调查,要融入当地的生活中,去学习、感受甚至参加当地的政治、经济、文化活动等,需要去了解当地人的思想观念和思维方式,要进行参与式观察,建立与当地人平等的良性互动。影像越遵循影视人类学的原则和拍摄方法,越是能够最大限度地反映出非遗和其孕育环境的真实样貌,也越能够将其表象背后的深层文化内涵和价值传达给观众。

  在影视人类学理论的指导下,用摄像机等设备记录下大量场景和细节,再按照一定的逻辑进行剪辑,这样诞生的视频作品在保证真实性的前提下,也会有艺术的美感。这些美感的主要来源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和其孕育环境的文化魅力和历史内蕴,而影视手段能够真实地保留大量的细节和场景,这也意味着相比于其他手段和形式,其保留了更多、更加重要的信息。影像带给观众的是视觉、听觉等大量信息的同时刺激,能够加深观众对于非遗和传统村落的印象。人类学纪录片在叙述的过程中采用口述历史、搬演等手法,可以直接传达出传承人和当地人的看法、感受以及非遗的发展过程。叙述的背后是人物的个性命运和际遇,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共情和重视,促进社会对于非遗的保护。

  随着影视人类学的发展,许多影视人类学者在进行充分的田野调查的基础上,开始灵活运用虚构的手法,发挥想象力,模糊纪录片和故事片的界限,更为突出地展现稀有文化本身蕴含的文化特质和当地人的内化精神世界。这种做法虽然有时候很受争议,却无法否认其中的文化价值和展现出的艺术精神的流动。不同质量的田野研究、文本叙事、拍摄手法、剪辑运用等因素都影响作品的艺术感染力。法国影视人类学家让·鲁什提出“分享人类学”,他希望让拍摄对象在观看作品后进行反馈,进而更为深入地辨析文化的多层意旨和蕴含在作品中的艺术精神。如此,此类拍摄作品中的艺术精神就可以流动到当地人等观众之中,而且可以鼓励当地人进行人类学纪录片的创作,从当地人的角度出发来解读自身文化概念和行为,这样可以避免很多拍摄伦理上的问题。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视频、直播日益繁荣,这意味着将会有更多的人受到鼓舞,开始进行艺术创作,有拍摄意向的村民、观众都可以自己拿起设备,这对补充非遗视频资料、宣传和传播当地文化符号、丰富影视人类学影片制作手法等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建立非遗影像志的对策和建议

  我国以地方志为题材的大型纪录片《中国影像方志》,计划拍摄2300集,目前已经拍摄到715集。《中国影像方志》旨在为时代而歌、为人民立传,可谓是记录地方文化的鸿篇巨制。而专门为非遗拍摄的人类学影像却寥寥无几,创建人类学影像志是最直接和最基础的工作。首先应该从上至下重视影像资料的收集工作,拍摄关于非遗的人类学纪录片,这不仅具有珍贵的文献价值和研究价值,还可以作为传播美和当地独特文化精神的载体,对于民众的宣传教育也有重要的作用。然而这个过程仅靠国家和政府是不够的,要学会依靠群众,发挥群众的集体智慧,可以加强呼吁和宣传,让更多的组织和个人加入到拍摄纪录片的队伍当中。可以定期举办以非遗为主题的纪录片摄像大赛,比赛不能仅面向专业人士,还要面向大学生和普通群众,尤其是当地有创作热情的村民,并且对于有价值的作品要进行保存和展示。要学会利用现代网络媒体工具进行投送,可以利用网络名人进行转发宣传,加强其出现的热度和频次。此类作品主题积极向上具有正能量,完全可以起到宣传片和介绍片的作用,吸引广大游客的注意,增加经济效益。

  在利用影视人类学对非遗进行保护的同时,要积极借鉴国际上非遗保护的模式,如意大利宣传制作小提琴技艺的克莱蒙纳小提琴博物馆等,进行交流研讨,制定出保护非遗最有力的措施。影视人类学可以作为执掌火把的先行者,但也不能忽视其他学科的重要作用,也要欢迎文化研究、社会学、建筑规划、艺术研究等学科的参与,最终探寻出保护非遗和传统村落的最佳方案。

  随着现代社会的快速发展,大众传媒更新换代越来越快,流行文化层出不穷,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多以惊人的速度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影视人类学以其独特的属性,在记录、分析、传播、保护这些珍贵文化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遇到许多困难,比如如何去拍摄现实和还原历史,是否遵循最为真实的原则,具有多大程度的历史研究价值,能否传达出艺术的美感,如何去传播以引起社会的关注等,这些都还需要我们进行持续的思考。

  (本文系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中华艺术精神在当代艺术实践中的传承发展研究”(16JZD030)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中国地质大学(武汉)艺术与传媒学院; 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

责任编辑:张月英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