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德平:自主关联与延伸——孔子学院的意义
2018年06月08日 08: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6月8日第1468期 作者:卢德平

  截至2017年底,全球已经有146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525所孔子学院和1113个中小学孔子课堂。仅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就有51个国家设立了138所孔子学院和135个孔子课堂。孔子学院不仅有助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中华文化的传播,增进沿线各国民众对中国文化的认知,为“一带一路”建设夯实文化认知的基础,也有利于厘清外界对“一带一路”的一些误读。“一带一路”是中国与沿线各国共同构建的利益共同体,是一个双向了解互动的过程。就孔子学院的意义而言,其不仅是“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孔子学院的共性问题,也是世界范围内孔子学院的共性问题,故一并论述。

  意义只有相对于关联主体才能形成,是关联主体通过实践,从对象中解读,且和自身的生活关联起来,作用并获益于自身生活的过程。孔子学院的意义在于:中国语言文化,通过教学活动,与146个国家和地区的学习主体发生关联,作用并最终由学习主体获益的过程。孔子学院的意义不是中方单向传播的产物,而是对象国学习主体积极参与、主动解读、自主关联,并最终落脚到自我受益的结果。去除了对象国学习主体的学习能动性和受益过程的积极关联性,就谈不上孔子学院的意义。

  孔子学院方是资源提供方,而不是直接的意义受益方。孔子学院通过教学活动,以汉语教师,特别是大量海外汉语教师志愿者,参与了孔子学院意义的建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汉语教师志愿者是学习对象的意义建构伙伴,而不是单纯的知识传授者。由于作为意义建构伙伴的汉语教师志愿者的出现,孔子学院传播的中国语言文化才获得和学习者连接的机会。但是,在连接中国语言文化和自身生活的过程中,孔子学院的学习者是根本的决定性因素。认为孔子学院单向传播可以造成意义的实现,这种假设是主观臆测。意义的实现在于对象国学习者。意义的生长,在于对象国学习者将孔子学院的学习经验向自身生活进一步关联和延伸。意义的延伸在于:即使在学习任务结束后,仍能使这样的学习经验继续延伸到其他社会场域,和自己的生活发生长久的关联。

  就孔子学院的意义体系而言,包括文化观念意义、教育意义、生活意义、社会意义等多种类型,但无论哪种类型的意义,都是实践的产物,都是在汉语教师志愿者陪伴和帮助下,对象国青少年连接、实践、体悟、生发、延伸的意义。孔子学院的意义不在孔院自身,而在学习对象的连接之处。孔子学院不是意义的收获者,而是意义的促成者。既然如此,那么何以孔子学院投入巨大资金,去促成而非收获各种属于他人的意义呢?这是围绕孔子学院发生的诸多争论之处。孔子学院既然设立在外国,那么孔子学院的出发点本身就是一种以形成国际意义状态为使命的事业。对于这种事业合理性的理解,不能从一国自身的得失来立论。不是中国通过全球设立孔子学院获得直接的意义回馈,而是面向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中国的贡献。

  在孔子学院意义体系的形成过程中,全球146个国家(地区)的青少年,因孔子学院的存在,因参与到孔子学院的中国语言文化教学活动,因和同辈中国青年(海外汉语教师志愿者)发生日常性的文化和语言关联,而产生一种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感受。因孔子学院的意义而产生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觉悟,以及和中国的连接,并且这种连接依托于实践,产生于对象国学习者的能动解释和积极关联。这可能就是孔子学院的最大收获。

  围绕孔子学院,国际上确实出现了一些争论。但是,这些争论偏离了孔子学院的实践过程,忽视了孔子学院语言文化学习者的能动性,忽视了具有高度自主性的意义实践过程。

  对于孔子学院可以作出各种各样的评价,但无论哪种评价都不能以无视行动效果的主观臆测为出发点,而应当根据客观事实,从孔子学院产生的实际效果来进行判断。这个道理是国际社会评价孔子学院首先需要知晓的。需要认识到,孔子学院行动的效果在于对象国学习者建构并收获的意义,而且这种意义又是对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贡献。这样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不仅是中国参与的,而且也是全球各国参与的,特别是青少年一代建构形成的。

  (作者单位:山东大学国际教育学院)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