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首献:习近平文艺思想关键词
2018年05月11日 07: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5月11日第1448期 作者:朱首献

  习近平文艺思想是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与中国人民伟大实践相结合的产物,它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以时代号角、中国精神、民族复兴为关键词,扎根人民群众,紧扣时代主题,唱响中国精神,立足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制高点深刻阐述了文艺的本质、使命、灵魂,文艺家的核心担当与责任,文艺批评的标准等,正确回答了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构筑了系统、科学的文艺思想体系,为我国文艺的发展统一了思想,确立了目标,指明了道路。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

  以人民为中心是习近平文艺思想的灵魂。据不完全统计,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人民”一词出现203次。在全国文联十大、作协九大开幕式和文艺工作座谈会这两次讲话中,“人民”一词分别出现74次、112次,这些数字充分证明了人民在习近平思想和文艺智慧中至高无上的地位。

  任何时代的文艺都必须解决好“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这个事关其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社会主义文艺同样如此。“以人民为中心”是习近平文艺思想立足时代要求,从对象、本质、主体、目的等层面对这个重大问题的科学回应,它深化和开拓了社会主义文艺的人民内涵。重视人民、为了人民、依靠人民历来是马克思主义文艺思想的伟大传统。马克思指出,“人民历来就是作家‘够资格’和‘不够资格’的唯一判断者”。别林斯基将人民性视为时代的“美学纲领”,邓小平称“人民是文艺工作者的母亲”。在继承和发扬这个伟大传统的基础上,习近平多次强调,社会主义文艺,从本质上讲,就是人民的文艺,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

  “人民的文艺”是社会主义文艺的本质,也是文艺工作者创作和批评的准则。人民的需要是社会主义文艺的立身之本,习近平文艺思想强调以人民为中心,其根本就在于人民需要文艺。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历史的见证者、历史的剧中人和历史的剧作者,他们有充分的理由需要最好的精神食粮,古今中外历久弥新的名篇佳作无不充满人民情怀,反映人民心声,悲悯人民命运,关切人民悲欢。以人民为中心,也是本于文艺需要人民。习近平指出,走入生活、贴近人民,是文艺创作的基本态度。象牙塔里没有文艺的缪斯,脱离人民、闭门造车的文艺家,即使“把手指甲都绞出了水来”,也难逃其作品变成无根浮萍、无病呻吟、无魂躯壳的厄运。所以,“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因为,“只有同人民在一起,艺术之树才能常青”。

  人民需要文艺,文艺需要人民,二者间这种互存互融的血脉关联,决定着文艺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做到身入人民、心入人民、情入人民,才能在抒写人民、抒情人民、抒怀人民中引领时代风气,塑造民族魂魄,倾听国运宏音,反映人民心声,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造。

  以时代号角为主题

  “时代号角”是习近平对文艺的时代使命的高度概括,它紧扣我国当下社会主题,以凝练的形式点明了我们时代文艺的历史重任。黑格尔认为,每一部作品都属于它的时代。白居易也指出,“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这些论断所阐述的正是文艺的时代责任。文因时而变,文因世而变。因时而兴、乘势而变、与时共行、齐时共振是文艺的时代性状,而立时代潮头、发时代先声、展时代风貌、著时代华章则是文艺最重要的时代担当。落后时代、背离时代的文艺必会沦为历史进步的绊脚石。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历来重视文艺的时代责任。恩格斯不仅称托马斯·莫尔是其“自己时代之子”,而且还将乔治·桑、欧仁·苏、狄更斯等视为“时代的旗帜”。

  文艺是时代觉醒的春雷、民族奋进的灯塔。近代以来,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关头,文艺始终居于历史的前列,发时代潮头先声,奏民族前进号角,激励着一代代革命志士投身民族解放的伟业,为中华民族的自强自立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晚清小说界革命、五四新文学运动、新民主主义文学、社会主义文艺,概不例外。我们所处的当下,是一个史诗般的时代;我们所经历的变革,也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最深刻的变革。中华民族复兴的曙光已闪耀在地平线上。伟大的事业需要伟大的精神,史诗般的时代呼唤史诗般的文艺。世道既变,文亦因之。为我们伟大的时代鼓与呼,是新的现实对文艺提出的新的要求。

  在全国文联十大、作协九大开幕式及文艺工作座谈会等讲话中,习近平都叮嘱广大文艺工作者要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度认识文艺的地位和作用,弄清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听从时代召唤,立时代潮头,发时代先声,展时代风貌,为时代喝彩,做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把握时代主题,面对时代发言,创作出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作品,鼓舞全国各族人民朝气蓬勃地迈向未来。

  以中国精神为灵魂

  社会主义文艺既要以人民为中心、奏时代号角,也要唱响中国精神。国家精神是国民普遍认同的文化取向和价值观念,它是塑造一个国家国民间凝聚力和向心力的源泉。

  文艺之于国家精神的意义,如鲁迅所言,是“国民精神所发出的火光”。习近平高度重视文艺对国家精神建构的重要性,《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等文献中,他指出,“中国精神是社会主义文艺的灵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当代中国精神的集中体现,凝结着全体人民共同的价值追求。”“没有共同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就会魂无定所、行无依归。”“文艺在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方面具有独特作用。”一个没有共同精神力量支撑的民族是不可能实现伟大复兴梦想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走中国道路、倡中国精神、聚中国力量。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习近平的这些伟大论断站在历史的制高点,紧紧抓住社会主义文艺的灵魂,对文艺的核心价值进行了全新的阐释,创新性地开拓了文艺国家精神的深层内涵。正是因为中国精神是社会主义文艺的灵魂,因此,广大文艺工作者应举中国精神之旗、立中国精神之柱、建中国精神家园,坚定不移地用中国精神充实自己的作品,凭中国风格照亮自己的作品。

  文须有益于天下。在习近平文艺思想中,以中国精神为灵魂的文艺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因此,它不仅履行着传播当代中国价值,反映中国人民审美追求,凝聚中国人民力量,建构中华民族伟大精神的使命,而且承担着向世界人民讲述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阐发中国精神、展现中国风采的历史重任。

  以民族复兴为使命

  民族复兴是社会主义文艺不可推卸的责任。费孝通指出,“中华民族作为一个自觉的民族实体,是在近百年来中国和西方列强对抗中出现的”。正是由于近代中国社会危机,中国人的民族意识自觉醒之日起就伴随着民族复兴的大任。孙中山先生“奠我中夏”“振兴中华”的呼吁就包含着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近代以来,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中国人民内心最迫切的愿望。我们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也就是要实现这个愿望。

  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和《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都指出,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也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广大文艺工作者要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度认识文艺的地位和作用,认识自己所担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进而以创作史诗的雄心介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人民群众史诗般的实践,为激励中华民族不断前行提供强大的精神力量,进而在中华民族复兴的大业中,大有可为,大有作为。

  (作者单位:浙江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