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维海:新时代一带一路建设迎来新发展
2018年01月12日 07: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1月12日第1372期 作者:吴维海

  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中国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努力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增添共同发展新动力”。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一带一路建设将迎来发展的新时期,包括实现新突破,创造新机遇,打造新生态,从而助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建设“美丽新世界”提供强大动力。

  从贡献到共享

  在新时代,一带一路建设要更加自觉地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褪去“主角光环”,具备更强的包容性和可靠性,其内涵要更加丰富、更加多元、更加突出系统性。一带一路建设将打造为连接全球人民的纽带,成为实现合作突破、提高联动发展能级的接口,成为促进国际产能合作、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标志。

  一带一路建设要实现从国际化到全球化的转变。国际化更多强调统筹协调、战略预判、项目对接、资源整合和利用的能力,是一种基于“术”的层面的全球治理手段。而全球化更多的是强调自我激励、自我发现、自我变现和自我整合的共通共荣连接,是一种基于“道”的层面的全球演化路径。新时代对于一带一路发展的要求,实际上是要求一带一路建设要有结构性调整,要从构建能力入手,深入推动和优化全球化过程;在实施和优化基础设施建设、贸易、投资等全球治理手段的基础上,建立融合民心、民意、民需的合作新平台,在“道”的层面上增添共同发展新动力。

  一带一路建设要实现从世界贡献到世界共享的转变。据统计,2016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总额为9535.9亿美元,占我国全球贸易额的25.7%,是沿线主要贸易伙伴国的第一进口市场。中国的发展对于世界发展的贡献有目共睹。但是,新时代要求我们不能仅仅从“贡献”方面来看发展。一带一路从利益共同体出发,最终要推动形成人类命运共同体。在新时代的发展过程中,一带一路建设要逐渐摆脱“贡献”思维,拓宽价值感的获取渠道,以“共享”带来的价值感、成就感和主体意识,代替以“贡献”带来的被动意识,站在更高的合作维度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形成。

  引领一带一路建设新走向

  未来一带一路建设会经历“输出—融合—呼吸”的迭代过程。目前,我国与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合作的重点在产能、服务、文化和品牌方面。其中,产能和服务输出发展最快,文化和品牌输出影响力不足。“融合”正在推进的初级阶段,而“呼吸”尚未形成。在新时代,一带一路建设会围绕着“融合”做更多文章,全力构建“呼吸”型的命运共同体。在这个过程中,个人与国家、世界的同理心会得以构建,更广、更深层次的认知体系会得以重构。中国提倡的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文明之间平等互信、包容互鉴、合作共赢的时代精神,将促进世界人民愿景一体化的形成。

  未来,一带一路建设会加快“经济认同—机构认同—价值认同”的三级递进过程。目前,一带一路的经济认同构建工作已经全面铺开,并在持续深化推进。非洲“三网一化”战略、六大经济走廊正在深化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已经与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蒙古国“草原之路”战略、哈萨克斯坦“光明大道”、欧洲“容克投资计划”、越南“两廊一圈”等国家和地区的发展规划形成对接。“中欧班列”品牌成功塑造,“国际茶文化展”、“一带一路”风情美食节、“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等国际交流展览不断开展。但是,机构认同和价值认同的构建工作推进速度要慢于经济认同构建工作。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经济认同构建工作会随着中国“朋友圈”的不断扩大和各个国家的持续“点赞”而加速进行,服务产能合作的初级阶段使命会加速完成。同时,机构认同和价值认同会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确立,尤其是机构认同中的标准认同、合作认同和社会认同,以及价值认同中的命运认同、组织认同和文化认同会被重点构建,新的动能和势能会加速形成。

  一带一路建设将经历从全球治理到自组织治理的生态化过程。目前,一带一路的区域特色正在发生实质性变化,国际性共享共荣、互帮互助的泛一带一路建设正在不断形成。一带一路作为工程性、项目性的建设道路,其重要性将逐渐下沉,继之而起的是在一带一路影响下形成的新型组织关系。全球治理的主体性、被动性、倡议性会逐渐淡出,自组织治理的多元性、主动性和连接性会不断增强。

  打造国际国内双引擎

  在现有一带一路建设基础上,沿着未来发展的新走向,在强化国际产能合作的前提下,要在重点塑造动能和势能两个维度上“加油添火”。全力推进国际资本的圈层化发展,强化战略性产业的阶段性规划,推动中国品牌的高端化、精品化、优质化发展,努力建构国际标准化体系,参与、引领国际合作规则制定。

  全面提升组织能级,打造国际、国内双引擎。借助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重新评估国家组织、社会组织的战略价值,打造功能齐全、重点突出、优势互补的新型组织机构,使一带一路建设与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形成联动体系,打造国际、国内双引擎,实现国内外双向发展。具体来看,重点可在以下两个方面率先实施。一是倡导并共建国际标准联盟,参与、推动和优化国际标准,完善国际标准体系和组织机制,体现全球治理价值观,代表大多数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实现共建共享和经济系统公平交流,推进各国共同繁荣。二是大力推动信用体系建设,把中国建成一个信用强国,进而参与全球信用标准的建设,推动全球信用体系建设,建设“信用全球”型组织。

  面向未来,一带一路建设要以智能化、融合化、生态化、平台化发展为导向,兼收并蓄、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虚心接纳好的、优秀的发展路径;精研各个参与国的优秀经验,创新发展系统,打造出有料、有技、有品、有特色的国际性发展框架;借助新型国际性发展框架,强化国际合作,打造具备呼吸性、价值认同性的自组织结构,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全面提升国际合作能级、全面提升价值感、认同感和归属感,优化全球治理体系。

  (作者系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研究员、国合华夏城市规划研究院执行院长)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