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国际关系理论变迁与中国特色国际关系理论建构
2018年08月03日 08: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8月3日第1507期 作者:

  编者按:作为一门专门研究国与国之间的各类复杂关系的学问,伴随着全球化与全球治理过程中各种重大国际事件变化及其政策因应,国际关系不断调适重构,相关理论研究也逐渐充实发展,逐渐形成了以西方学派为主要驱动力的国际关系理论和流派,中国等发展中国家长期以来处于引进、解释和跟随的境地。随着从世界大国迈向世界强国,中国对国际关系重构的影响日益增强,其国际关系理论研究和学科建设的能力也应同步跟上,应以中国特色国际关系理论丰富和创新整体国际关系体系,并为之作出独特贡献。这无疑对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界是个重大挑战。为此,本期特别策划特邀几位学者共商这一话题。

  宋伟:解析国际关系理论的发展历程

  一战和二战的爆发以及武器技术进步所带来的巨大伤亡,导致人们开始把国际关系作为一个专门研究领域,研究的核心问题是战争的起源。但是,国际关系研究的初期阶段,历史学和国际法的研究方法占据了国际问题分析的主流,这个学科的核心概念、理论逻辑还远未形成。即使到了1967年,在学科领军刊物《世界政治》上,还充斥着科学方法对于历史和哲学方法孰优孰劣的争论。但这并不是说,传统现实主义和传统自由主义的国际关系“思想”没有价值。从社会科学理论建构的角度来说,它们属于国际关系理论的范式阶段(国际政治哲学),即研究了国际关系领域的一些基本事实和基本性质,例如物质和观念的关系、利益和道德的关系等。摩根索(Hans Morgenthau)的“现实主义六原则”就是其中的经典论述。这些为科学理论的建构确立了不同的本体论和方法论。

  王存刚: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一种理论化的解释

  “新型大国关系”这一概念肇始于20世纪90年代,成型于2012年召开的党的十八大,并在最近几年得到进一步的系统化、理论化。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是当代中国外交思想的重大创新,并已在国际关系实践中取得重大进展。

  卢凌宇 胡怡:二战后国际关系理论的主要流派

  二战后国际关系理论主要是由美国学者贡献的。本文尝试把二战后的国际关系理论分为六个“流派”加以梳理;虽然批判理论、后现代主义、女性主义、后实证主义等也比较活跃,但由于不是主流,本文从略。

  恽文捷:中国特色国际关系理论与国际潮流的融合与创新

  近年来,随着国际影响力的日益提高和对国际事务参与程度的逐步加深,中国在全球治理和国际秩序构建方面的行动力和话语权与日俱增。历史大势要求中国全面审视当前国际秩序及其解释体系的问题与缺陷,构建能够顺应国际合作发展潮流,充分体现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政治理想,指导国际秩序变革的思想理论。构建中国特色国际关系理论要在吸收全人类文明成果的基础上,从中国历史文化和现代化发展经验的视角形成对国际政治的新的解释体系。其融合与创新是中国学界对全球化时代世界合作发展大势的顺应与推动,也是对现有国际秩序理论与实践的完善和超越。

  张景全:新时代区域理论研究创新刍议

  区域发展实践表明,区域研究已经处于理论大爆发的前夜。国际上的区域发展实践已经走过了欧盟之路、东盟之路等,早已形成了国际、国内区域发展的繁杂互动。区域发展不仅是一个世界性课题,也是一个民族性课题。新时代我国区域理论研究创新需要在以下几方面不断完善。

  赖海榕 鲁鹏:中国国际关系理论建设的现状分析与未来展望

  中国国际关系理论建设在近十年取得了令人瞩目的阶段性成果,先后生成了“道义现实主义”“上海学派”和“国际政治的关系理论”等理论成果。这些理论成果分别从不同角度弥补了西方国际关系理论在解释国际关系现实时存在的不足。“道义现实主义”提供了以道义为导向的世界权力中心转移机制,从而与以物质实力为导向的权力转移理论区别开来。“上海学派”提供了共生国际体系存在的合理性和必然性阐释,从而超越了自由制度主义对西方主导的国际制度的偏好。“关系理论”则提供了中国人独特的行为逻辑,以此修正了包括英国学派在内的,试图将西方理论简单应用于分析中国外交的尝试。

  江时学:外交理念的重要意义不亚于国际关系理论

  早在三十年前,就有人呼吁要创建中国特色国际关系理论,以改变西方国际关系理论一统天下的局面。但也有人认为,理论具有全面性、逻辑性和系统性的特征。因此,不必称某一国际关系理论为“中国特色”或“美国特色”。在他们看来,创建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的目标不现实,也是无法实现的。甚至还有人认为,中国文化的特性,如过于强调厚积薄发、偏爱历史传统、热衷于经世致用以及沉溺于中庸思想等,也不利于国际关系学者创造国际关系理论。且不论是否有必要、能否创建中国特色国际关系理论,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学者在追求理论创新时,不能忽视外交理念的重要性。在一定程度上,外交理念的重要意义不亚于国际关系理论。

  黄日涵:一带一路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论支撑

  毋庸置疑,人类命运共同体不仅是“一带一路”的理想愿景和建设目标,也是中国对世界前途和中国道路的一种历史判断和选择。人类命运共同体决定着当前和今后中国将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走一条坚定不移地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与其他国家共同发展、互利共赢的发展道路。

  王悠 陈定定:人工智能与国际关系理论研究范式的关系

  人工智能与国际关系之间的关系根本上是科技与国际关系的关系。学界关于“科技与国际关系”这一话题的讨论延续已久,那么人工智能相比于其他科技有怎样的区别?今天,人工智能等颠覆性科技的到来或让国际关系走向一个更加混乱且不平等的时代。进入人工智能时代,国家间力量发展不平衡的情况将继续加剧。科技更新迭代的速度越来越快,而人工智能等高新科技往往掌握在个别强国手中,国家间实力的差距将越来越大。在大国与小国实力悬殊的情况下,大国的“进攻性”或将被唤醒。人工智能使科技大国的对外战略决策和执行更具优势,这或将刺激大国追求权力最大化。这一系列可能发生的变化将对国际关系理论范式带来怎样的影响?一方面,自由主义理论的影响力或将继续衰落,相比之下,现实主义理论的地位或将继续上升。另一方面,在现实主义理论范畴内,进攻性现实主义或将重新受到理论界重视。

  

责任编辑:张月英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