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多维度增强“社区韧性”
2020年07月01日 07: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20年7月1日总第1957期 作者:宋言奇

  近些年来,随着人类应对灾害实践的发展,“社区韧性”逐渐得到国内外学界的关注。所谓“社区韧性”,主要是指社区受到灾害冲击时,具有自我减轻负面影响的能力、自我调适及时应对的能力、自我恢复的能力。具备这三种能力,社区则可以承受灾害的冲击而不丧失自身原有的机能与结构。社区是社会的细胞单位,“社区韧性”是“城市韧性”乃至“区域韧性”的基础,是战胜灾害的关键所在。那么社区怎样才能增强自身的韧性呢?反思近些年来社区应对灾害的实践,增强“社区韧性”,需要多个维度的耦合。

  空间维度:塑造合理的空间

  社区是居民生活的场所,韧性的社区首先要有一个合理的空间。合理的空间应具有以下特点:一是要设施完善。设施完善对于减轻灾害的影响至关重要。人类历次应对灾害的实践表明,设施完善至少有三个维度的效用。首先,能够应对一定程度的灾害,保障社区的安全。其次,即使不能完全避免灾害的冲击,也能够最大化降低损失。最后,有利于灾后恢复工作的开展。特别是近些年来智能设施的使用,极大提升了社区应对灾害的效率,提高了社区的安全性。二是要规划合理。合理的空间布局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居民防灾抗灾以及应急自救,对于缓解居民适应灾害的紧张状态,也是大有裨益的。三是要弹性化。在不同灾害面前,人们对空间的需求是不同的。空间的安排也要符合这种需求,具有弹性。好的社区空间就像一个“多功能厅”,能够适应不同情境下的应急需求。

  对于新建社区而言,空间的规划与设计一定要贯穿防灾思维。要根据当地的实际,突出主导防灾空间。日本社区的防震空间值得我们借鉴,不仅建筑使用抗震设计,而且社区设有相应的避难撤离道路与避难场所。另外还要兼顾多种灾害的影响,实现多功能性,空间要有一定的缓冲性与弹性,以适应不同的情境。对于老旧社区而言,有条件的可以将抗灾与改善生活结合起来,进行空间改造。空间改造要突出公众参与,发挥居民的能动性与创造性,通过广泛的民主协商,使空间真正符合居民的需求,包括抗灾方面的需求。

  社会维度:打造“共同体”

  韧性的社区不仅要有合理的空间,更要有韧性的人群。韧性的人群就是一个“共同体”,常态下是“利益共同体”,应急状况下就是“命运共同体”。以“共同体”的力量进行抗灾,居民的能量不仅可以“叠加”,还可以“倍增”,有助于减轻灾害负面影响,也有助于灾后恢复,这一点已经被国内外相关研究与实践多次证明。尤其在社会资本比较雄厚的社区中,即使面对外界救援“失灵”的“真空期”,“共同体”亦能发挥“自组织”作用,“抱团取暖”,互帮互助,共渡难关。

  “共同体”的形成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需要一个累积过程。在当前的社区建设中,可以通过多种路径打造“共同体”。一是依靠社区的公共空间。良好的公共空间可以促进人们的交往,是人际交往的“催化剂”,能够推动人际友谊。二是依靠共同的利益。共同的利益可以促使人们合作,并形成“集体意识”。因此选择涉及居民共同利益的事务作为社区建设的“抓手”,往往能够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三是依靠共同的兴趣。共同的兴趣能够促发人们的交流与合作,因此各种社区兴趣团体都是社区“共同体”建设中所需要的。四是依靠制度。如“时间银行制度”、志愿服务积分制度、志愿服务纳入个人信用与文明积分制度、社区志愿服务纳入单位考核制度等,在打造社区“共同体”中,都是不可缺少的。

  体制维度:建立整合资源的体制

  提高“社区韧性”,还离不开体制建设。建立充分整合资源的体制,对于灾害防治是非常关键的。在灾害面前,我国不少社区利用既有的网格化体制以及“三社联动”体制等,迅速动员了各种力量,而且有效整合了各种资源,“织密”了网格,形成了抗灾合力,保障了工作的有效展开,取得了较为理想的效果。但也有社区由于体制不顺,难以有效整合资源:社会组织由于日常缺乏“深耕”社区,难以得心应手地开展工作;现有居委会与物业耦合不高,配合欠佳;居民参与不足,在应急状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