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怀:战胜疫情的重要道德力量
2020年12月16日 15: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20年12月16日第2070期 作者:史军

研讨会现场

  人的生命极其珍贵又脆弱,尤其是在疫情面前,人类的脆弱性暴露无遗。人虽然是脆弱的,但这种脆弱性不是固定不变的。关怀,是对人类脆弱性的一种补偿。对产生脆弱性的条件进行社会干预,有利于改变人们的处境,帮助人们摆脱脆弱状态。

  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整个世界。中国共产党对人民的无私关怀,以及中国人民彼此之间的相互关怀,不仅是维系社会的纽带,也是社会应对危机的动力与能力,更是打赢新冠肺炎疫情战役的一大法宝。

  针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各级领导干部要增强必胜之心、责任之心、仁爱之心、谨慎之心。这“四心”具有丰富的道德内涵,尤其是“仁爱之心”把全体人民的命运紧密联系起来,成为彻底战胜疫情的利刃。

  虽然脆弱性是人类的共有特征,但人们并不是同等脆弱的,脆弱性在人群中呈不对称、不均衡分布,有些个人或群体处于更无助和更易受伤害的境地。例如,弱势人群更易陷入伤害、痛苦、遗弃和无助,正义要求对弱势人群给予特殊关怀与保护。在疫情期间,虽然所有人都有被感染的风险,但弱势人群被感染和受伤害的风险更高。人与人之间的脆弱性是不平等和不平衡的,人们应积极承担相互保护与关怀的责任,帮助那些更为脆弱的人。习近平总书记十分关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的弱势群体,要求引导全社会关心关爱确诊人员、隔离人员和病人家属。对患者特别是有亲人罹难的家庭要重点照顾,安排好基本生活。对因疫情在家隔离的孤寡老人、困难儿童、重病重残人员等群体,要加强走访探视和必要帮助,防止发生冲击社会道德底线的事件。

  人类是一个具有相互联系的社会性物种,没有人是孤岛,纯粹原子主义的个人是不存在的。个人需要在与他人的关系中理解自身,也需要在与他人的关系中确定自己的权利与义务。关怀是社会价值观的产物,关怀行为是在社会价值观的引导下发生的。自由主义给个人划定了一个封闭空间,将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义务限定于不相互伤害,而不要求任何来自他人的关怀与帮助。换言之,它只保护个人的消极自由,在疫情防控中,自由主义并不要求对任何个人给予特殊的关怀,只要求最大程度地保护个人自由。然而,保护个人自由的最大化是不利于疫情防控的,也不利于对个人的保护。自由主义实际上忽视或否认了人的脆弱性,假定个人不会生病、不会衰老、可以永远独立生存并且独立生存会过得更好。这明显是违背事实的,也是反人道的——无异于让人在疫情面前自生自灭。

  人类的脆弱性要求我们重新思考人类的本质,认识到人类复杂的相互依赖性:相互依赖是一种源自人际关系本身的价值,相互依赖最能体现出我们作为社会共同体成员的存在状态。没有一个人是绝对独立的,我们难以避免地依赖他人,例如,我们在小时候依赖家庭,而且一生都依赖它。我们要学会对自我进行关系性理解,否则就无法理解自己。人类关系是合作性的、相互依赖的和多元化的,因此有必要保护社会关系中的这些基本价值。人们应当通过关怀的纽带建立相互之间的联系,而不能仅仅视他人为工具和手段。作为脆弱和相互依赖的人,我们需要关怀;我们都是关怀的施予者和接受者——我们关怀和被关怀着,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在关怀中,没有“他人”,只有“我们”,需要从强调“以我为中心”转变为强调“以我们为中心”。人是社会性动物,并且需要与他人建立纽带。

  关怀伦理学对实践提出了多方面的价值要求。首先,要有同情心。同情心是人们关怀他人的心理倾向。其次,要有责任感。关怀是责任,这种责任感要求个人对他人的需求保持敏感,并具备提供关怀的能力。最后,要考虑被关怀者的处境,防止关怀的滥用。关怀不能停留在主观意识上,还必须落实到行动中。在疫情防控中,关怀的实践离不开勇敢这种美德。在疫情防控期间,如果没有一定的勇敢精神,关怀就会失效,就会有人消极怠工、临阵脱逃,或在疫情结束之后放弃原来的职业。勇敢换来的成功也成为激发关怀伦理精神的榜样力量。

  人类虽然无法避免遭受疾病带来的伤害,但可以用医疗技术治疗疾病,用关怀提高对疾病的免疫力。治疗和关怀之间是相辅相成的,治疗与关怀成为应对疫情带来的脆弱性的重要力量,对弱势人群的关怀有助于预防、减少或减轻传染病造成的伤害。关怀具有社会和制度维度。人类的脆弱性是制定人类社会规则与社会制度的重要影响因素,社会通过规则和制度对人们的脆弱状况进行调节。虽然脆弱性是人类的一个消极特征,但能在促进合作、团结、帮助与关怀上发挥积极作用。在疫情防控期间,协作、团结与关怀在保护弱势群体免受疫情和其他社会群体歧视与伤害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作者系暨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张月英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