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伟:立足地方宣传抗战的《康导月刊》
2018年05月15日 08: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5月15日第1450期 作者:赵伟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救亡号角响遍中国大江南北,各地奋起响应,西康(1939年建省,省会雅安,地理上比邻四川、云南、西藏、青海,1955年撤省)民众亦不例外。1938年9月,《康导月刊》在康定创刊,积极为抗战鼓与呼。至1947年,该刊共出6卷67期,除最后几期外,大部分均于战时面世。立足地方、宣传抗战,《康导月刊》有意借助文学之力,“边疆文艺”应运而生。刊物明确指出,“边疆文艺”的创作目的在于破除民族和地区隔阂,团结民众巩固后方,“要灌输国家观念民族意识”,从而启发、强化地方民众的国家观念及认同感。在此前提下,“边疆文艺”还应展示出地域特色。

  西康宗教文化底蕴深厚、民族风情独具一格,以此为表现内容的“边疆文艺”要起到民族团结、促进统一之作用,就须正视、尊重这些地方的信仰与风俗。例如,盛行于康区的藏传佛教可谓当地一大特色,《康导月刊》即着重表现其美与善的元素。曾缄《第六世达赖情歌六十六首》及《第六世达赖仓洋嘉错传略》(原文如此,今译“仓央嘉措”)以传统、清纯之笔触精心勾勒修行者的内心世界,堪称经典;《白土坎听经记》则详述其对宗教典籍之理解,文言散文凝练的语言传递出学者眼中精深的宗教智慧。曾缄称颂教义,贺觉非则以传统诗词表达对高僧的钦慕。曾、贺均曾任职川康,旅居地方,对藏传佛教颇多接触、感悟,借助他们的诗文,当地人虔诚的宗教活动如在目前,而宗教界的代表人物亦被刻画得各具风采。

  宗教传统之外,表现少数民族同胞动人的爱情也是“边疆文艺”常见的主题。雪山、草原,长于苍茫之地的男女如何传情达意?诗情画意者有之,似《倮儸情歌》:“从山谷里,吹来了凉爽的风,迎着风,我侧身而立,侧身而听——当中可有情人的声息?”“在山上,有人踏雪而过。现在,践踏的声响没有了,待我仔细寻察,可有脚痕存在?”风过心动,山谷微响,伫立谛听,可是情人在召唤?踏雪声消,倩影无踪,白茫茫天地,可有她的烙印?爱恋如歌,清新含蓄飘荡山间,纯真自然似有还无。儿女情长,各具形态,有默默的思念,亦有热烈的倾诉:相亲和所似,宛似铁成结,便来百铁工,此结何能析。誓相厮守,歌以言志,情到深处,无所畏惧。此类歌谣数量众多,其中不少作品以女子口吻出之:或表相思之苦,如“欲与诉衷肠,深苦未能晓”;或言情感忠贞,如“三夏金铃花,经冬勿捐谢”;或斥无情郎,如“有鸟名黄凫,生卵弃在地”;或恐父母嗔,如“室外且勿喧,室内有严师”等,铺排、比喻尽显民间趣味,康区情事一一展现。前引情歌属少数民族文艺,不仅地方色彩鲜明,也是国人了解西康民风的重要媒介,因而有必要将其转换为汉语言文学以促进民族文化交流、传播。由此,经译者再创作,形式上一为新体诗,一仿旧体诗,语言或简洁而优美或质朴而生动。凭借此类文学翻译,西康省的少数民族文艺为更多受众所知,而这也未尝不是增进民族融合的一种努力。

  西康地理雄奇、历史悠久,描摹其独特的自然、人文风貌亦属“边疆文艺”之范畴。天地辽阔,极目远望感兴无际,观长河落日,前贤慨叹,喜草原如毡,今人放歌:

  我不需要西宁的地毯,五月里的和风,把野花嵌满了草原。那野花,红的,黄的,白的,蓝的,交织成花色的地毯,铺到那辽阔的天边。

  那绿油油的草,是这幅地毯的底线,那蔚蓝色的天,是这幅地毯的边线,那各色各种的花,是这幅地毯美丽的图案。

  草头上缀着朝露,像珍珠一样的圆,是谁毁灭了地毯上的珍珠?啊,太阳已经爬上山巅。

  我躺在地上,让阳光吻着我的脸,我抚着地毯,凝视着辽远的蔚蓝色的天。

  碧绿满目,一簇簇鲜艳小花摇曳、闪烁,和风醉人,仿佛画境。远眺芳草接天,细看水滴轻盈,晨曦露散,一身金黄,暖意无穷。置身草原的作者工笔细描即景抒情,风吹草低,美不胜收。

  西康不止自然风光堪赞,更有古迹名胜惹人流连。康定郭达山“俗传诸葛南征,遣将军郭达造箭于此,停云辄雨,土人以占气候焉”。历史遗产成就名山,向晚登高抚今追昔:

  万仞巉岩壁立,一片云停住。天末残阳欲尽,鸦背西风渐紧,林际霜红乱舞。番歌四起,回首乡关何处。认归路。心一点,愁万缕。辜负黄花素约,凝盼红窗倩影,梦逐行云去。可念我,穷边吊古。英雄往事,云车风马,魂未返,恨难赋。寂寞天涯倦旅。那堪更忍,疏落黄昏细雨。

  山色秀美难掩愁绪,比之惬意的草原歌者,刘衡如心事满怀。古城名胜非此一处,子耳坡“丹枫半醉”、雅加埂“千山积雪”、仙海子“萍风乍动”。细数美景,兼谈民俗,作者不吝赞叹,然而,风景不殊,山河有异,词中忧虑根源于此。“北关外二道桥以温泉著,泉上有楼台花木之胜,月夕花晨,裙屐纷往,水声山色,鬓影钗光,令人有乐不思蜀之感,时西安事变次年,金陵方为倭寇所陷,回思往事,如梦如烟,哀乐靡常,凄然成调”:

  解珮羞金屋。露春痕鸳鸯戏水,小蟾窥浴。遥对菱花掠蝉鬓,照影伊人似玉。艳出水芙蕖初熟。散发纷披风裳举,趁新凉共倚阑干曲。无限意,寄霜竹。

  东南半壁江山蹙。想秣陵汤山俊赏,顿成凄独。今古华清堪断肠,一例兵骄怎束。空怅望江南新绿。一代兴亡浑难据,听胡笳塞上空枨触。家国泪,坠扑簌。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投身西康的作者时刻留意中日战局。1937年,惊悉南京沦陷,深受刺激乃有其词。作品渲染眼前的良辰美景,意在反衬胸中黍离之悲,循此情境,“十咏”大多意绪愁苦。民族解放,道阻且长,“瞬经七载,河山未复,世乱方殷,余亦久戍穷边,一筹莫展,哀时感遇,书罢怆然”。金瓯破碎,举国上下苦苦支撑,有感而发,地方人士聊抒爱国之情。作品在歌咏康定景色中寄寓国仇家恨,委婉批评当地“乐不思蜀”的社会心理,鲜明的地域风情与强烈的国家认同力透纸背。

  刘衡如等心系前方,不过,由于西康离火线较远,1940年代的“边疆文艺”战争题材相对较少。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滇西很快成为战场,炮火离西康不再遥远,关注身边战局的报告文学《南征随笔》随之面世。1942年,作者随洪行将军开赴滇西,“在怒江与野人山间,与敌人周旋了七阅月”,据此经历书其见闻。作品前半部分回顾进军滇西之意义,并介绍了该地日军态势。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面对复杂的地形及强悍的对手,中国军人履险如夷,镇定从容,他们坚忍、乐观的战斗精神感人至深。其时,大规模会战尚未发动,为展现中国军人的实力,作者粗线条勾勒了“龙江与胆扎河流域的反扫荡战”“七七设伏”等局部行动,我军出击的快速、灵活与敌寇反应的迟缓、狼狈形成鲜明对比。胜利不止依靠将士奋勇,滇西同胞的协助同样重要。在战地,为部队搜集情报的民众舍生忘死,他们的故事表现了军民良好的合作关系,也揭露了日军的战争罪行,敌我形象高下立见。士气高涨、民心可用,《南征随笔》抓住两个关键点刻画滇西战事,对国人树立必胜信念起到了积极作用。

  诗歌、散文、小说、戏剧,新文学、旧曲艺,在作品形式上,西康与其他地区差别不大,但在内容上却有其特殊性,即始终立足本省,突出地方特色。在这方面,《康导月刊》之“边疆文艺”表现显著,尤其在1940年代,刊物推出相当数量的作品,分别从宗教、民族、历史、地理等角度展示康藏独特的地域特色,从而与表现战事或战争影响下的生活等作拉开距离。

  民族危亡之际,“边疆文艺”应运而生。为救亡,它竭尽所能宣传抗战,体现了当地人士的国家认同。坚持抗战须巩固后方,后方稳固则离不开建设西康,为使外界了解西康、支持其开发建设,“边疆文艺”始终致力于展示当地独特的风土人情。抗战时期的“边疆文艺”不仅成为世人了解西康的窗口,也是当地各族同胞接受现代国家观念的孔道,它维护了国家统一、加强了民族团结、促进了文化交流,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及西康地方建设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作者单位: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责任编辑:张月英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