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尧:坚持更高质量的教育治理新理念
2018年08月07日 08:3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8月7日第1509期 作者:刘尧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新的社会主要矛盾在教育问题上的表现是,人民群众对更高质量教育的需要和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从2015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促进教育公平发展和质量提升”,到2018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发展更高质量更加公平的教育”的变化来看,新时代教育已经开启通过质量提升向更高质量目标迈进的新征程。新时代教育更高质量的目标,就是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新时代教育要达成这一目标,亟须主动回应人民群众对更高质量教育的期待,通过持续的质量提升而步入更高质量的发展道路。新时代教育是一个需要系统论述的宏大话题,而教育治理理念是首先需要讨论的具有导航作用的重要问题。因此,本文从治理视域提出,新时代教育治理应当坚持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相统一、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相统一、中国特色与世界水平相统一、全面发展与个性发展相统一四大理念。

  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相统一

  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相统一是人类社会的一种教育理想,是社会公平与效率相统一在教育领域的反映。从世界各国社会发展来看,接受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不仅是一种个人的需要,而且是各国政府为减少失业救济、贫困补助等财政性支出而采取的政策措施。美国兰德公司的一份教育研究报告曾指出,公平而有效率的教育能给政府创造巨额的财政收入,给社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也就是说,对于个人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增长甚至国家的繁荣而言,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相统一均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相统一应当是教育治理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因为它始终左右着教育发展的方向并最终决定着教育治理的成效。从现实来看,坚持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相统一理念业已成为当今世界各国教育治理的主流价值追求。

  对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相统一理念的科学认识,直接影响着国家的教育发展战略与教育实施策略。从理论上来讲,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并不是相互对立的,而是具有相互依存、相辅相成的关系。促进教育公平需要以效率的提高为保证,提升教育效率需要以公平的实现为依归。从实践上来看,随着教育规模的不断扩大,教育公平的实现与教育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是相互伴生、相互影响的。因此,坚持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相统一的理念,并积极推进其在具体实践中有所突破,应当成为新时代教育治理矢志不渝的追求。

  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相统一

  教育是介于理想与现实之间,具有鲜明理想指向的社会实践活动。作为现代教育双重价值的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不仅促进着教育的协调发展,而且防御着教育的失衡异化。工具理性是指把追求教育外在价值作为目标的行动意向,其核心是对教育社会价值的追求;价值理性是指把教育内在价值作为目标的行动意向,其核心是对教育促进人全面发展价值的追求。工具理性为价值理性提供存在基础,价值理性为工具理性提供精神动力并主导其发展方向。

  人的全面发展,是更高质量教育的本质内涵。离开了人的全面发展,教育的一切目的的实现都会大打折扣。我们强调教育的价值取向应当摆脱工具理性的牢笼,并不意味着要在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之间作非此即彼的选择。其原因是,离开工具理性的教育很可能会远离社会而缺乏生机和活力,而离开价值理性的教育也很容易会因失去精神和灵魂而难以发挥引领作用。任何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失衡都会导致非理性,而保持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平衡则应当是教育治理所追求的理想状态。

  长期以来,我国的教育价值取向在某种程度上呈现出工具理性凸显、价值理性式微的状态。如何平衡教育对国家和个人的双重价值,是新时代教育更高质量发展面临的挑战之一。黑格尔说:“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毛泽东同志指出,人是要有点精神的。由于教育同样需要精神的支撑,因此新时代教育必须改变过于追求工具理性的状况,进而在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之间寻求平衡,尤其要突出价值理性的重建。

  中国特色与世界水平相统一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办好“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教育”。从百年前梁启超“少年强则中国强,少年智则中国智”的论断,到当代的“钱学森之问”,历史一再告诉我们,教育始终是承载“中国梦”的百年大计。在近现代追求“中国梦”的进程中,从清末的“废科举、兴学校”实现封建教育向现代教育的转变,到建立以广泛普及为特征的社会主义教育体系,再到新时代“我们要发展人民满意的教育,以教育现代化支撑国家现代化,使更多孩子成就梦想、更多家庭实现希望”。历史经验表明,我国教育事业的发展壮大彰显出了鲜明的中国特色。

  同时,我国的教育事业也一直在坚持中国特色的基础上“兼容并包”地追赶世界水平。在迈入更加开放的新时代,我国如何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发展素质教育,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换句话说,新时代要紧紧围绕培养什么样的人、为谁培养人、怎样培养人的基本问题,在进一步扩大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坚持中国特色的教育治理,以立德树人为核心推动学校人才培养模式改革。

  教育具有政治性、文化性、社会性等多重属性,不同国家的教育治理理念也有所不同。新时代更高质量的教育,应是与中国特色相适应、能启迪学生“中国梦”的教育,即要引导学生肩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人生使命,磨砺“为一大事来,做一大事去”的人生气魄,涵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生情怀,培育具有全球视野并能自觉把个人命运与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紧密联系起来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全面发展与个性发展相统一

  2010年,国务院发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把促进人的全面发展、适应社会需要,作为评价教育质量的根本标准”。然而,新时代教育面临的最大障碍是在长期的应试教育熏陶中,我们经常性地以考试分数来肯定自己曾受过的教育是高质量的,而失去了对真正教育质量的判断旨趣和探索精神。有鉴于此,科学认识教育质量特别需要真正的教育觉醒。只有当人们扬弃了所谓的“高质量教育”标准之后,真正的更高质量教育才会被认识和践行。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00年世界教育论坛上通过的《达喀尔行动纲领》宣称,接受高质量教育是每个儿童的权利,影响教育质量的所有因素都以学生全面发展为核心。新时代教育应当坚持全面发展与个性发展相统一,而教育治理则应从注重功利走向注重人本、从注重选拔走向注重成长,引导学校把培养具有丰富个性、全面自由发展的人放在核心位置,把学生的生命质量放在第一位,一切教育活动围绕提升学生的生命质量展开。只有当教育治理摒弃了功利性诉求,教育才可能有真正的质量并有可能达到高质量。

  《教育大辞典》对“教育质量”解释为:“教育质量是对教育水平高低和效果优劣的评价,最终体现在培养对象的质量上。”由于学生的个性差异是始终存在的,因此新时代教育需要尊重每个学生的个性差异。也就是说,对培养对象即学生的生命质量,不能再用一把尺子来衡量。只有尊重学生的个性差异,才能提升学生的生命质量,为社会培养全面发展的人。因此,新时代教育治理的最终目的应当是唤醒学生创造生命价值的意识、鼓励学生发现自己的生命价值、引导学生实现自己的生命价值。

  (作者系浙江师范大学教育评论研究所所长、教授)

责任编辑:王宁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