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光辉:构建人与自然的生命共同体
2018年04月03日 08: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4月3日第1424期 作者:赵光辉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中,提出了“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思想,2014年他再次强调了这一思想。在此基础上,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这就为我们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现代化建设新格局,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提供了重要思想遵循。

  从实践维度来看,“生命共同体”思想是在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实践中生成和发展起来的。党的十七大提出建设生态文明的目标,党的十八大提出把生态文明建设融入到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的各方面和全过程。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生命共同体”思想。党的十九大把“生命共同体”思想写入报告,并提出了生态文明建设的路线图。我们可以看到,“生命共同体”思想不仅是我国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的实践总结,更是指引其不断发展的科学理论。

  从思想维度来看,“生命共同体”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共同体”思想在当代中国的运用和发展,是马克思主义“共同体”思想中国化的理论成果。马克思恩格斯放眼整个世界、立足整个人类发展提出人类社会经历“自然形成的共同体”“虚假的共同体”之后必然进入“真正的共同体”——“自由人的联合体”即共产主义。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继承了这种国际视野和宏大格局,把马克思主义“共同体”思想与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实践相结合,从而丰富和发展了这一思想。从马克思主义来理解“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这一思想,实质上已经赋予其深厚的历史内涵。

  首先,前资本主义社会是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的原初达成。当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借助费尔巴哈哲学这一中介批判黑格尔辩证法及整个哲学的时候,不仅划清了与黑格尔哲学的界限,还实现了对费尔巴哈哲学的超越。马克思内在贯通了黑格尔哲学中的抽象“对象性活动”和费尔巴哈哲学中的“感性对象性”而创生了“感性对象性活动”,进而把人与自然的关系理解和把握为在“感性活动”中形成的“感性对象性”关系。“人对人来说作为自然界的存在”就是“自然界对人来说作为人的存在”,已经本质性地揭示了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的原初达成。当马克思从对国民经济事实的现象学还原中得出“劳动的现实化就是劳动的对象化”这一重要命题的时候,就揭示了前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的自然形成。马克思后来把共同体思想置于人类社会发展研究中进行使用,把前资本主义社会所形成的共同体称之为“自然形成的共同体”。

  其次,资本主义社会是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的历史塌陷。当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对资本主义“异化劳动”和“私有财产”进行批判的时候,就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与自然对立的根源。在异化劳动和私有财产条件下,人的需要异化为唯一的货币需要,人的感觉被唯一的“拥有”感觉所替代,自然科学异化为“抽象物质的方向”,这就造成了人与自然的根本对立。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进一步对这种批判进行翔实的经济学论证。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逻辑决定了自然界只能是“日益腐败的自然界”,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决定了其“物质变换”的断裂,资本主义制度的性质决定了其无法克服的自身的弊病——生态破坏。当代资本主义系统性危机再次证明了资本主义社会是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所遭遇的历史塌陷。因此,马克思把资本主义社会中所形成的共同体称之为“虚假的共同体”。

  再次,共产主义是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的历史复归。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把共产主义理解为“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扬弃”,是“人性的复归”和“自然的真正复活”,是“人与自然界之间、人与人之间矛盾的真正解决”;他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在《资本论》中他认为,只有在共产主义社会中的“社会化的人”“联合起来的生产者”,才能“合理地调节他们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把它置于他们的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让它作为盲目的力量来统治自己;靠消耗最小的力量,在最无愧于和最适合于他们的人类本性的条件下来进行这种物质变换”。这实质上已经揭示出共产主义必然要扬弃私有财产,恢复人与自然界之间的感性对象性关系,即共产主义社会是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的历史复归,是“真正的共同体”。

  最后,社会主义是构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的历史环节。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批判性地继承了黑格尔哲学中的“中介”和环节思想,他在《哥达纲领批判》中认为,共产主义初级阶段“它不是在它自身基础上已经发展了的,恰好相反,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它在各方面,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这也是列宁所界定的社会主义——扬弃资本主义的中介和环节。社会主义同样面临着生态问题,但可以探索出不同于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的新型文明之路——生态文明的道路。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是扬弃资本主义和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的中介和环节,直至实现共产主义。我们所提出的构建人与自然的生命共同体,正是要完成这一重要历史使命。

  构建人与自然的生命共同体,是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与当代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相结合的产物,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领域的具体运用,它必将为当代世界解决全球性生态危机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为全球生态安全作出重要贡献。

  (作者单位:海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责任编辑:张月英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