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红:释放国家试点试验区的制度创新红利
2018年02月06日 08: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2月6日第1389期 作者:王晓红

  为了积极稳步地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我国设立了各具特色的试点试验和示范区,其目的是通过在局部进行先行先试的探索,实现体制机制的创新,以复制推广到全国,达到以点带面、以线带片、以局部带动整体的效果。这一具有中国特色的模式,能够以最小的改革探索成本换取最大的制度创新红利,将改革风险和损失降到最低,从而实现新旧体制的平稳转换交替。改革开放40年来的实践证明,我们的这一做法有效地破解了俄罗斯、中东欧等其他转型国家和地区由于新旧体制更替所造成的经济衰退、金融动荡、社会失序等难题,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体制改革提供了成功经验和范例。

  国家试点试验区既是国家战略的重要体现,也是推动经济体制改革和机制创新的重要平台。因此,国家在设立各类试点试验区时都制定了明确的目标、试验的重点领域以及所赋予的特殊功能、责任和试点权限、优惠政策等。比如,改革开放初期,在对开放型经济还没有任何经验的情况下,我国设立了深圳等经济特区,在区域率先探索利用外资、加工贸易等对外开放的重大举措。此后,为了不断进行经济体制改革的综合性探索,又设立了国家级新区,目前已有上海浦东、天津滨海、重庆两江等18个新区;为了探索科技体制创新和高技术产业发展的有效路径设立了自主创新示范区,目前已批复北京中关村、武汉东湖、上海张江等自主创新示范区;为了对接国际高标准贸易投资规则,进行对外开放压力测试,目前已在上海、天津、福建、广东等设立了11个自贸试验区;为了加强与港澳台紧密合作的制度探索,在深圳前海、广州南沙、珠海横琴、福建平潭等地分别设立了对接港澳台的经贸合作试验区;为了推动服务外包和软件出口发展,国家设立了31个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和11个软件出口创新基地城市;为了推动服务业发展综合试点,国家在各省设立了服务业集聚区;为了推动开放型经济发展,国家设立了12个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等等。实践证明,这些试点试验区都发挥了改革开放先行区的作用。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红利之所以能够不断释放,经济社会之所以能够保持平稳健康发展,也得益于这些不同时期产生的试点试验区的不断探索、创新引领和示范带动作用,从而推进全国体制改革向纵深发展。

  试点试验是一种自下而上的改革创新探索,创新制度供给是试点试验的题中应有之义。目前,从一些地方的实际情况来看,先行先试的创新红利没能得到充分挖掘。由于目前的协调联动、信息资源共享机制还不完善,信息孤岛问题比较严重;一些试点地区受行政级别限制,与中央沟通机制不畅;试点区域之间缺乏沟通机制,难以协同发展,等等。这些障碍都将削减改革创新红利,降低试点试验的效率,应引起高度重视。试点地区不是政策洼地,而是制度创新高地,是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制度供给的重要来源地。为此,应把赋予试点地区更大自主权作为“放管服”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加以落实,进一步激发地方和基层的改革热情,加大其体制机制创新力度。

  其一,加强试点工作的顶层设计和统筹协调。特别是对于当前深化“放管服”改革、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事中事后监管、金融体制改革、科技体制改革、人事制度改革等方面的一系列重大改革,尤其要注重解决与现行体制的矛盾和冲突,在树立底线思维的前提下,允许地方根据实际情况改革不合理的政策法规,以不断获得可推广的成功经验。

  其二,建立试错和容错机制。试点的主要目的在于探索新的体制机制和新的模式,打破传统固化的旧体制和旧模式。因此,创新有风险、探索需胆量,试点的过程也是一个试错的过程。应出台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激励机制,鼓励探索精神和冒险精神,真正做到“为敢于担当者担当”。对待确因改革造成失误的领导干部,可予以免责,最大限度地保护地方和基层大胆改革创新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激励干部有所作为。鼓励试点地区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高层次进行全方位、多角度的体制机制和模式创新。

  其三,实施“一地一策”和分类施策。我国各地区存在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问题,不仅表现在东、中、西部的差别,沿海和内陆的差别,而且体现在同一省份不同地区的差别上。因此,试点就不能搞“一刀切”,如果完全复制一种模式就失去了试点的意义。应针对试点地区不同的特色优势,在政策上给予不同的优惠和倾斜,最大化地挖掘政策含金量,以利于试点地区更好地发挥辐射带动作用,突出试点成效对于同类地区的借鉴作用。

  其四,鼓励试点试验区建立“多试联动”、“多策联动”机制。同一个单位和地区可能有多块试点试验区的牌子,有关部门、行业协会等从不同层面开展各种试点试验。为此,应增强各项试点政策的联动性,尤其应加强各部门之间的协调配合、信息共享、执法互助,充分放大政策叠加效应,最大化地挖掘试点试验的政策红利。

  其五,建立试点试验的复制推广机制。让试点试验的最终成果形成可复制推广的经验在全国开花结果。这既是试点试验的终极目标,也是体制改革的重要路径。为此,应注重总结试点试验区的成功经验。当然,对于试点试验区还要进行定期评估,及时发现存在的问题,以利于督促监督,及时纠偏。

  (作者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教授)

责任编辑:张月英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