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传树:走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发展之路
2017年06月15日 07: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6月15日第1227期 作者:轩传树

  当前,对于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来说,在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过程中,需要注意把握时代赋予我们的难得机遇,遵循哲学社会科学发展基本原则,立足中国,借鉴国外,实实在在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创新发展之路。

  第一,从时代机遇上来看,现在正值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大发展大繁荣的春天。

  回顾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的发展历程,尤其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的近百年历史,可以发现,我们党带领广大人民群众已经成功解决了“挨打”、“挨饿”两大历史难题,实现了民族独立和经济社会的巨大发展,现如今仍面临着“挨骂”的困境。“挨骂”,其实质就是话语权问题。

  当今中国正在经历着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着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当今中国之于世界的关系也在经历着广泛而深刻的变革。这些变革映射到哲学社会科学上,必然是议题及其研究范式的变化,必然是话语及其传播方式的变化。无论是中国国内改革开放的经验教训,还是世界发展进程中的经验教训现在都在充分地展开。新变化、新情况、新问题,需要提出新思路和新办法进行破解;新时代、新格局、新经验,同样需要新话语新理论进行解释。可以说,创新繁荣哲学社会科学,既面临着迫切需求和广阔空间,也存在着强大动力和充足素材。春生夏长,只有经过夏日风雨砥砺,才能于秋日收获丰硕成果。时代赋予我们社会科学工作者难得的历史机遇,同时也赋予我们不容回避的政治责任和使命担当。

  第二,从发展原则上来看,哲学社会科学是科学,而且是有价值立场和价值导向的科学,是科学性与价值性的统一。

  回顾世界现代文明进程,西方在走向资本主义现代化之初产生了一大批启蒙思想家,他们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为解决为什么要实行资本主义以及如何建设资本主义等现实问题而提出了一系列理论学说。当资本主义制度在欧美普遍确定下来并且逐渐成为一种世界性现象的时候,资本主义内在矛盾不断激化,经济危机周期性发生;工人阶级开始登上历史舞台,既有的启蒙思想家的理论学说已经不能回答和解决资本主义自身所具有的问题,马克思主义诞生了。马克思主义不仅是深刻揭示了资本主义发展的特殊规律进而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一般规律的科学,而且是始终以坚持实现工人阶级解放进而实现全人类解放为价值立场的科学。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起来了,社会主义从城市到乡村,从一国走向多国。世界从此开始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现代化路径相互激荡、相互竞争的时代。

  回答当今时代的重大问题,需要当代的马克思主义;解决当代中国的重大问题,需要当代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需要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哲学社会科学。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我国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指导地位”,其实质就是要坚持哲学社会科学的科学性与价值性的统一。强调科学性,就是要紧紧围绕我国发展和我们党执政面临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提出解决问题的新思路新思想新理论。新思路新思想新理论只有科学、彻底,才能说服人、才能掌握群众。强调价值性,不是要将学术研究政治化,而是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研究导向,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新思路新思想新理论只有为群众所掌握,才能发挥作用,才能真正服务于党与政府决策,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

  第三,从实现路径上来看,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要立足中国,也要借鉴国外。

  立足中国,首先应该立足当代中国,但是中国不仅仅包括当代中国,还应包括“历史的中国”和“未来的中国”。毋庸置疑,立足当代中国,立足当代中国的伟大社会变革,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深入中国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实践,深切追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伟大进程中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发展才能获得新鲜的素材和灵感,我们才能正确认识和科学回答“我是谁”。回望历史,中华民族曾经创造过人类历史上辉煌的文化文明成果,也曾积贫积弱被动挨打,也曾在探索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道路上几经曲折。继承历史的中国,继承绵延几千年的中华文化,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才能获得成长发展的深厚基础,我们才能正确认识和科学回答“我们从哪里来”。面向未来,未来是目标,是方向,是旗帜。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在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和关注当前重大现实问题的同时,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趋势,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发展才能获得持久的定力和持续的动力,我们才能正确认识和科学回答“中国将往何处去”。

  借鉴国外,首先应该借鉴西方,但是国外并不仅仅包括西方发达国家,还应包括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建立在高度发达的物质文化条件基础上反映并解释这种物质文化条件的西方哲学社会科学,已经发展得相当成熟、体系和专业。它们可以而且应该成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有益滋养。但是,西方主流学术普遍带有西方中心主义或者说欧美中心主义的倾向,其成熟化、体系化和专业化的背后往往隐藏的是一种含蓄、精致化的话语霸权,这就需要我们仔细地注意和鉴别。在西方发达国家之外,还存在着广大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尤其是一大批新兴发展中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它们与我们命运相似、任务相同、情感相通。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经验教训及其理论学说对我们而言,同样具有借鉴意义。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国外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上海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184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1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