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探索更好社会制度提供中国方案
2016年09月29日 07:5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9月29日第1060期 作者:刘晨光 访问量:
0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完全有信心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早在2014年3月2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德国出访时就曾提出:“我们将从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大义出发,贡献处理当代国际关系的中国智慧,贡献完善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为人类社会应对21世纪的各种挑战作出自己的贡献。”总的来看,“七一”讲话前,习总书记使用“中国方案”一词,主要指涉全球气候治理、全球互联网治理、世界减贫和发展等国际事务领域,表示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对国际社会中一些重大问题和难题,中国可以提供自己的方略和答案。但“七一”讲话把“中国方案”与“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联系起来,意味着现当代中国的实践、经验和道路本身,就是为探索一种更加美好的社会制度而提供的答案,从而为“中国方案”赋予了更丰富、更深刻也更根本的内涵。

  从探索更好社会制度的角度来看,“中国方案”实质上是一种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方案。我们至少可以从“传统与现代”、“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中国与世界”三个维度,来把握其在探索更好社会制度方面所具有的基本特质。

  现代化的方案

  人类社会与动物世界的一大根本区别,就在于人类可以有意识地努力为自身构建更好的共同体生活,而非仅仅被动地适应客观环境的需要。毫无疑问,人类文明的产生与发展,很大程度上源于最基本的物质生活的需要,但正是人的精神意识上的能动性,体现了人之为人的卓异之处。可以说,自有人类社会以来,“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就注定与其相伴始终。这个“好”,不仅是物质或物理意义上的,更是精神和伦理意义上的。更好的社会制度,一定是能够更好地满足人们的物质文化需求,更好地促进社会整体和人自身发展进步的社会制度。

  在传统社会,各个民族、各种宗教、各类文明都有自己关于理想社会制度的说法,要么假设过去曾经存在过一个理想社会制度,要么遥想将来一定实现一个理想社会制度,或者干脆只是在抽象观念中树立一个理想社会制度。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只能形而上学地理解理想社会制度,而看不到任何社会制度都是一定历史条件的产物,理想社会制度本身也具有历史性,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是一个需要不断奋斗、努力争取的历史过程。不过,在从传统到现代的变迁中,过去那些僵化的认识逐渐淡出,人类在整体上已经普遍接受现代的进步观念,相信人类可以为自己创造更加美好的社会制度与生活方式。

  对中国而言,“中国方案”首先是一个致力于实现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自我再造、自我更新方案。从鸦片战争把中国卷入全新的世界大势起,中国就只能不断往前走。为了不被“开除球籍”,为了革新自强、自立于现代世界民族之林,中国的仁人志士前赴后继,孜孜以求,最终推翻了封建君主制度,通过政治与文化的改造来引领整个社会的前进。新中国把政权建立在人民民主的崭新现代基础上,从经济、政治、文化等各方面建设新社会,为改革开放后“中国方案”的进一步发展和相对成熟提供了政治保证和制度基础。

  新中国的建立者从一开始就明确中国必须实现现代化,并且怀有“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紧迫心情。“文革”之后,这种心情就更加急切了。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特别是新世纪以来的中国,现代化进程日新月异,“中国方案”也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形成和发展而越来越引人注目,关于“中国道路”、“中国模式”的讨论也越来越多。“中国方案”并非一下子就全部呈现出来,而是经历了曲折的探索和广泛的实践,并且还要继续完善和发展下去。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将成为一个中等发达的现代化国家,彼时“中国方案”会真正成熟和定型。

  社会主义的方案

  “中国方案”使一个具有数千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实现了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型和新生。它首先是一个现代化方案,但同时又是一个社会主义的现代化方案。就此而言,如果说现代化是目标,那么社会主义就是道路或方式。因此,“中国方案”所要实现的现代化也有了质的规定性,它的不断累积与发展最终是为了实现一种更为完善、更加美好的社会主义社会,不断朝向“自由人联合体”这一理想社会制度前进。就此而言,社会主义更是目标。

  中国之所以选择社会主义的现代化方案,首先是因为别的路走不通。无论是晚清封建士大夫挽澜扶危的改良路线,还是清末民初的资产阶级革命路线,都无补于时艰,无济于国运,无动于民众。十月革命的成功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要真正实现反帝反封建的双重任务,只有依靠以马克思主义先进理论武装的先进政党的领导,走新民主主义—社会主义的革命道路。

  某种程度上,社会主义的“中国方案”是在历史必然性要求下的选择,但同时它又是为历史和现实所证明了的唯一正确的选择。无论革命、建设时期,还是改革开放时期,只有社会主义才最符合中国人民最根本最长远的利益。“唤起工农千百万”,需要社会主义;“敢教日月换新天”,更需要社会主义;“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同样需要社会主义。

  更根本的,中国之所以选择社会主义的现代化方案,是因为社会主义本身就意味着对于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现代化方案,曾在人类告别封建社会、迈向现代社会的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它绝不是唯一的现代化方案,特别是在19世纪之后,资本主义社会本身的问题进一步凸显。科学社会主义诞生于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内部,其基本着眼点一开始就是针对资本主义现代性的弊端,在批判和破坏一个旧世界的同时召唤和建设一个新世界,实现对资本主义的扬弃与超越。这为“中国方案”所深蕴的正当性和道义性提供了最基础的根据。虽然马克思没有对未来能够超越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制度提供翔实具体的描述,但它一定是一个更加自由和平等、更加有利于人自身的全面发展和社会整体的全面进步,因此更加美好的社会制度。它是人类发展的方向,是未来进步的指南。

  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方案

  在苏东剧变之后,“历史终结论”甚嚣尘上,仿佛新自由主义主导下的资本主义自由民主制度成了全人类的终极选择。在此情势之下,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而是在社会主义制度的基本框架下独立自主探索出一条符合国情实际与时代需求的发展道路,极大地重塑了当代中国的面貌,使中国全方位地驶入现代化的轨道,从没有像现在如此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资本主义制度的痼弊再次昭明于天下,“历史终结论”的始作俑者和追随者们也没有了底气,任何严肃认真的探讨者都无法忽视“中国方案”所铸就的巨大成就、所提供的有益启示。当然,我们一直认为世界上并没有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发展模式。任何国家都要从本国实际出发,探索符合自身历史文化传统和经济社会状况的发展道路。但也正是在此意义上,“中国方案”反而超出了特殊性的限制,具有了更加重要的历史意义。

  通往更好社会制度的路途注定是曲折而漫长的。人类至今取得的一切重大发展和进步,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轻易达成的。虽然人类社会前进的步伐在不断加快,但根据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在一个旧的社会形态的存在所依赖的各种条件消失之前,这个社会是绝不会最终退出历史舞台的。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大概会以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长期共存,但趋势必定是社会主义因素积累得越来越多,最终实现由量变到质变的突破,社会主义最终取得更加普遍的胜利。

  无论一个多么强大的国家,都不可能主导整个世界结构的演变。中国从来不愿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也不愿意受到别人意志的强迫。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的革命、建设和改革,一直都坚持葆有高度的主体性,过去如此,将来也是如此。“中国方案”所具有的重要历史意义,最基本的一点也恰恰在于打破单一线性的历史发展模式,坚定主张各国独立自主探索本国发展道路。中国在人口和经济方面都拥有巨大的体量,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好,就会对整个世界的发展进步作出巨大贡献。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取得新发展,形成了比较系统的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到2020年,“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共产党一定能够领导中国人民在中华大地上建设成更加完善更加美好的社会制度,为中国人民的幸福、中国社会的进步提供根本而长久的制度保障,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184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1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