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史学科建设:新时期、新征程
2018年01月04日 08: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1月4日第1366期 作者:郭法奇

  2017年11月下旬,随着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主办、教育历史与文化研究院承办的“全国教育史学科发展研讨会”和“海峡两岸及港澳地区教育史研究论坛”的闭幕,“教育史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教育史学科发展回顾与反思”两大主题成为今年教育史学界热议的话题,也成为教育史学科今后发展的推力。教育史学科建设及人才培养工作进入了一个新时期。作为教育学一级学科的基础学科,经过多年的积累和拓展,教育史学科在人才培养和学科建设方面都有了较大的进步,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为其可持续发展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人才培养:新问题、新思路

  人才培养是教育史学科建设的关键。教育史学科的人才培养,除了涉及青年教师,本科生和研究生也是主要的对象。当前,教育史学科人才培养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教育史课时减少与教材内容较多的矛盾;学生需求多样化与教师单一讲授的矛盾;教学注重过去与内容远离现实的矛盾。面对这些问题和矛盾,教育史学科人才培养改革思路如下:一是在教育史课时减少的情况下,教师要精心钻研教材,合理组织教材,把教材中核心的内容和知识体系教给学生;同时,在有条件的情况下组织力量重新编写教材,提供符合时代和学生需要的新教材。二是在教育史教学中,教师可以采用“问题导向”模式,提前设计好问题,启发学生主动思考,有针对性地帮助学生做好学习准备,获得知识。三是教育史教学要注重历史与理论、传统与现代的结合,从现代人文价值和理论分析的视角讲授教育史,使教育史知识成为活的、具有启发性的、让学生喜欢的知识。可喜的是,经过多年培养,一批70后、80后的年轻教师逐步成长起来,成为教育史教学的主力。他们思想活跃,对教学充满热情,注重自身能力提升,重视与学生互动,为教育史学科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活力。

  课程建设:多样化、适切性

  教育史学科的课程建设是人才培养的基础。教育史学科课程的传统设置一般为中国教育史、外国教育史、教育名著选读或研读,以及外国教育管理史、外国学前教育史等课程。由于课时的压缩,一些院校不得不把中国教育史和外国教育史课程合并为一门课即中外教育史进行讲授,使得课程内容大大减少。在教育史课时减少和注重实用性观念的挑战下,教育史课程的自身改革也成为当务之急。目前,教育史课程改革的基本路径是:本科生的课程设置在课时和内容减少的基础上注重教师对内容和知识的精讲;注重教育史课程与教育学相关前置课程的打通;注重教育史课程与其他学科及专业课程的联系。同时,研究生课程设置也出现了灵活多样的特点。例如,一些导师联合开设教育史研究前沿课,个别导师开设专题选修课、专题研究课、读书汇报课等。一些有条件的学校还通过“走学”或者“游学”的方式加强与其他高校教育史专业学生的交流,使教育史课程设置和学习更具有针对性和实效性。

  学科性质:既非科学也非艺术

  在教育史学科建设中,对学科性质的不断反思一直是教育史学者关注的热点。它主要涉及的问题包括:教育史学科的基础性与实用性的问题、历史属性与教育属性的问题、科学属性与艺术属性的问题,后两个问题更成为当下教育史学者关注和思考的重点。有研究者针对教育史学科逐步被边缘化、作用及学科地位下降的问题进行了思考,提出了通过加强教育史学术研究来提升教育史学科地位的观点,认为教育史学科对实用性的单纯追求不是解决教育史学科危机的根本办法,只有重视教育史学科的历史学属性,解决教育史学科的学术危机,才有可能解决教育史学科的全面危机。针对教育史学科的科学和艺术属性问题,有研究者认为,教育史学科既不是科学也不是艺术,教育史就是教育史。教育史学科主要是使用日常的语言和表现形式,有时借用科学、艺术的诸多概念来表达自己的含义。教育史研究应该回归历史研究与教育史研究的本质,真实地回到过去,实现教育史研究的“自由价值”。也有的研究者指出,虽然教育史学科不是科学,但它肯定不是艺术。教育史学科性质可能更偏向于科学。教育史研究是通过对史实的收集并以此作为证据,来对某一教育历史问题进行研究和解释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与寻求证据来说明或者揭示事物原因或规律的科学精神是一致的。虽然教育史学科具有历史属性,但教育史研究“真实地回到过去”是比较困难的,只能通过研究者的不断解释尽可能靠近“过去”。

  学术阐释:“专与通”并行

  教育史学科建设的工作还涉及教育史研究的学术阐释问题。教育史研究的学术阐释反映了教育史学科的最新成果和整体状态。教育史研究的学术阐释主要通过两个途径进行:一是教育通史研究,二是专题教育史研究。二者的区别在于,教育通史主要以时间为线索,根据时间的划分对不同时期的教育历史进行编排,把包含各种主题的教育史内容放在相应时期的每一章中来论述;专题教育史主要以专题为线索,淡化时间线索,在框架上多采用先总后分的方法,重点在于对不同的专题进行具体的论述。二者各有优势,教育通史可以使得研读者对教育历史的整体有较好的把握,有助于形成宏观的认识。专题教育史可以在细节和深入研究上着力,有助于研读者形成微观的认识。目前,在专题教育史方面,除传统的中世纪大学、美国教育史、科举史、教育活动史等继续得以深入研究,原来很少涉及的一些专题教育史也得到重视,如教育身体史、教育思想传播史、教育生活史、教育政策史等,极大地丰富了教育史的研究。在教育通史方面,除了已有的16卷本的《中国教育通史》、6卷本的《中国科举通史》和2017年11月出版的8卷本的《中国教育活动通史》,20卷本的《外国教育通史》也正在积极组织力量编写中。教育史阐释的多种类型和不同体例必将对教育史学科的建设和人才培养产生重要影响。

  学科展望:开放视野、中国解释

  展望新时代的教育史学科建设,“学科属性”,“求知”与“求用”,“专史”与“通史”等问题仍然是教育史学科建设关注的热点,这也意味着,教育史学科建设的工作任重道远。新的时期,教育史学科建设除要继续关注以往的问题,还需要在“开放视野”和“中国解释”上下功夫,为教育史学科的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所谓的“开放视野”,是指“国际视野”和“多学科视野”。前者是指教育史学研究需要借鉴国际史学的最新理论和研究成果,“外为中用”,加强教育史学科和研究的理论建设。“多学科视野”是指教育史研究在历史学的基础上,还要借鉴其他学科(如社会学、阐释学、人类学等)的理论和方法来研究教育史问题。“中国解释”主要是指教育史问题的研究要有自己的解释话语,形成自己的话语解释体系和“解释”特色。这需要加强交流、开展对话,把外国有价值的理论“中国化”和“本土化”。同时,还要根据本土的实际情况对外来的理论加以研究,改进、修正,甚至创新,形成自己的解释体系。形成教育史学科的中国话语及解释体系是一项重要而伟大的任务。

  总之,教育史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工作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它是一个各种观念及问题不断论争、明晰的过程,身在其中的每个参与者都需要做出自己的努力。正是每个参与者的论争与共同努力,才能推动教育史学科不断发展与进步。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责任编辑:梁瑞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