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节祥 盛亚:平台赋能——提升复杂产品生产能力
2017年09月13日 08: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9月13日第1291期 作者:王节祥 盛亚

  从“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强国”是中国经济的重要一跳。以轨道交通、高端船舶和大飞机为代表的复杂产品,日益成为现代国家经济实力的象征,也是建设制造强国的关键突破口。复杂产品生产能力提升的难点不仅体现在技术创新能力和制造能力上,更体现在对定制需求的集成管理上。平台赋能或将为破解“模块创新”与“集成管理”之间的效率困境提供新思路。平台赋能是指由核心企业集聚研发能力、生产经验和产业资源,搭建基础区块(building block),依托这一基础区块(即平台)的共享输出,对平台供需双边用户进行“赋能”。赋能过程包括资源输出、数据支撑、运营辅导和模式优化等多种形式。对应到复杂产品领域,平台赋能是指由龙头型复杂产品集成商搭建平台,实现更多复杂产品集成商与模块分包商的供需对接。平台赋能在促进集成商和分包商互补创新的同时,依托有效的平台界面治理,极大提升了复杂产品的集成管理效率。

  从“单兵作战”走向“战略协作”

  在平台赋能方面,“航天云网”工业互联网平台是一个典型案例。2015年,“航天云网”工业互联网平台正式上线运行。该平台依托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以下简称“航天科工”)的科研创新和生产制造资源,广泛整合社会资源,构建“互联网+智能制造”服务体系,其核心是供给方把资源虚拟化后“拽”到“云池”,需求方再将其“拽”出来,实现产品和服务的直接交易和价值共创。“航天云网”的核心价值是建立完善的平台生态系统:让散落在社会各界的创新创业者方便地找到所需的资源;让固化于企业的同质资源在网上横向整合,挖掘资源利用的潜力;让有志于垂直整合的行业领军企业找到心仪的合作对象。

  上述案例表明,传统产品开发平台正在走向产业赋能平台,依靠平台赋能的方式促进模块创新并提升集成管理效率。为解决定制创新与集成管理之间的矛盾,搭建产品开发平台的做法早已有之,例如汽车产业大量存在的同平台产品。“航天云网”与传统产品开发平台的根本差异在于,前者改变了模块创新和集成管理的模式。产品开发平台是企业内的资源集约,“航天云网”则是在产业层面优化资源配置,其效率提升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模块创新效率的提升。“航天云网”依托航天科工的资源和能力积累,搭建起基础区块,实现对平台参与者的“赋能”,输出制造能力和创新资源,从而有利于复杂产品集成商和分包商的创新活动推进,提升其创新效率。二是集成管理效率的提升。“航天云网”采用了“双边市场”架构,以市场化匹配机制实现供需资源的快速有效对接,降低交易成本,极大提升了复杂产品集成商的生产效率。与此同时,“航天云网”依托平台界面治理机制,实现对复杂产品集成商和分包商的有效管理,促进了双边用户的互利共生。例如通过界面开放度治理,合理平衡平台参与者多样性和过度竞争问题;通过界面评价机制促进信任建立和长期合作等。可见,龙头型复杂产品集成商通过搭建赋能平台,既能促进其他复杂产品集成商与分包商的互补创新,亦能提升复杂产品集成管理效率。长远看,平台运营商(即龙头型复杂产品集成商)在服务平台参与者的同时,亦能接受参与者的资源、能力和数据“反哺”,从而实现“赋能—反哺—再赋能”的良性循环。

  “三步走”提升复杂产品生产能力

  依靠平台赋能模式提升复杂产品生产能力,需经历平台搭建、平台赋能和平台生态化发展三个阶段。集聚资源和能力搭建复杂产品赋能平台是基础;依靠平台赋能促进模块创新是关键;围绕赋能平台实施有效治理,提升集成效率,实现平台生态可持续发展是最终目标。

  第一,复杂产品赋能平台搭建。以复杂产品系统集成商或行业内龙头企业为主导,利用其长期积累的资源和能力,搭建平台基础区块。基础区块的搭建要把握两个原则:一是立足共性,边界不宜过大。平台是可跨情境应用的资源和能力的集合,对于情境化的资源和能力不宜由平台提供,以免影响外部主体进入的积极性;二是界面合理开放,许可外部主体进入。平台应采用开放的架构和界面设计,作为产品供给方应该能够吸纳外部服务商,作为需求方也应面向广泛的厂商用户群体。总体而言,基础区块虽由平台运营商掌控,但必须立足开放性,以服务更大的群体。

  第二,复杂产品赋能平台实施。以平台基础区块的能力为基础,利用网络效应吸引外部厂商快速加入。以具备一定生产能力的复杂产品系统生产商或模块供应商为突破口,进行平台赋能,具体包括设备输出、系统输出、管理输出、智能工厂改造和技术咨询等多种形式。利用集成商的管理和传导效应,将平台的能量传导到中小厂商群体,从而协同提升整个复杂产品系统的生产能力,并借助平台向国内外高端用户进行推介。早期赋能主要是提升生产效率,后期则应立足于复杂产品模块创新,促进创新的范围扩大和速度提升。

  第三,复杂产品赋能平台生态化发展。从长远来看,单纯依靠平台赋能难以实现持续发展,必须构建起“能量循环递增”的动力机制。对于复杂产品生产而言,既包括成熟模块的交易,也包括非成熟模块的开发,理想的动力机制是要形成交易和创新平台的“双轮驱动”。交易平台可以实现厂商之间就特定成熟产品和服务需求的直接交易,扩大交易范围,并将大量散落的产业资源集约利用,从而提升交易效率。创新平台则需要构建起生态创新架构,立足用户需求,以便大量生态互补者协同推进特定模块的开发。平台主导者与参与者自主性的结合,将有力解决传统复杂产品集成创新模式的固化弊病。交易和创新平台相互交叉,协同推进复杂产品生产能力的整体提升。

  平台参与者合理选择“生态位”

  基于前文分析,推进平台赋能需注意平台推进主体、功能目标和分工定位等问题。

  首先,复杂产品赋能平台的搭建应从“政府主导”逐步走向“企业主导”,利用好“军民融合”的战略契机。国际经验表明,政府在复杂产品生产和创新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这种作用具有阶段性特征。在早期起步阶段,由于复杂产品投入多、见效慢,必须依靠政府扶持;进入高速增长阶段后,应逐步推动由“政府主导”向“企业主导”的过渡。“航天云网”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构建过程为这一过渡提供了可借鉴路径。下一步,应以国家大力实施的“军民融合”战略为契机,推动国有军工企业和民营企业合作,携手打造赋能平台及其“生态系统”,从而提升国家复杂产品生产和创新能力。

  其次,发挥复杂产品赋能平台跨产业资源配置的功能,有效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复杂产品赋能平台不再是在单一领域或产业内进行资源配置,而是跨产业、跨领域的资源配置方式。这不仅能提高直接交易的效率,扩大知识和能力的来源范围,有利于突破性创新的涌现,更能依托平台机制实现集成管理效率的大幅提升。赋能平台以用户需求为第一拉动力,倒逼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破除不利于复杂产品生产能力提升的制度设计,并且将原本闲置或浪费的产业资源加以有效利用。可见,以“航天云网”为代表的平台赋能模式是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种有效形式。

  最后,复杂产品赋能平台的运营商与参与者要合理定位,促进生态互补创新;大力倡导生态协作的发展战略,改变各类主体的竞争和自我保护意识。大量平台产业的实践表明,平台运营商和参与者是共生依赖的关系,能够实现互利共赢。平台运营商和参与者都应认清自身能力,合理选择“生态位”。平台运营商需具备“赋能”属性,以快速实现平台的“冷启动”。未来产业竞争将越来越表现为平台生态系统之间的竞争,中小厂商必须加入相应平台。平台参与者的不断“反哺”,也是实现平台生态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国家复杂产品生产能力比较研究”(15AZD057)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浙江工商大学工商管理学院)

责任编辑:崔岑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泰达时代中心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