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凤庆古道
2019年08月02日 08: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8月2日第1748期 作者:庄文勤

  当我的脚步叩响滇西茶马古道凤庆段,千年的风景凝结成一种追忆和思索,风干成一种敬仰和向往。站在一个叫作墩子山的万亩茶园,我的眼前是一幅粗线条勾勒的天然水墨画卷,梯田式的茶垄起伏成一波波涌起的绿浪,山浪峰涛,层层叠叠,碧水青山,幽涧汩泉,飞翠流霞,山光水色,好似仙境。

  “凤庆茶山好风光,山山岭岭茶飘香。青枝绿叶人影动,采茶姑娘忙又忙。”一支悠悠的茶歌,惊醒了我的沉思,优美的韵律在山谷荡漾,寂静的山坡充满了青春的活力。“雾露遮山雾露腾,隔山不见采茶人。唱支山歌送给妹,不知阿妹给听真?”

  千年的古道,铿锵的马蹄,驮出一条马背上的丝绸之路。此刻,我驻足在燕子岩的古道上,古道上已没有往来的马帮商人,唯有葳蕤的古茶林,倾诉着昨日的繁华。和我一样寻找马帮故事的人,或成群结队,或独自一人,或擦身而过,或促膝而谈。

  踏上古道,每一寸泥土都有汗迹,每一块山石都有记忆,每一根草尖都凝结着茶马的气息。多少人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只为一睹深深的马蹄印,听一首沉醉如泥的茶歌。此刻,我是茶马古道上一匹踯躅的马,在欣赏风景的同时,也成为别人的风景。

  清《顺宁府志》载:“距城东南六十里,名燕子岩,有凌霄桥,当顺,云缅出入通衢。石梁坚固,造自孟氏,历有年所。光绪甲申间,桥坊倾落,丙戌岁,监生苏耀东修补。”由此看来,燕子岩最早应修建于三国时期,年代可谓久矣。

  石崖上,“开险通塞”四个阴刻隶书大字熠熠生辉。石壁上的《石楼梯赋》记载:“燕岩似壁,鸟道如钩,原乎明季,创自孟酋。上比千霄,出云衢之九折,下临飞瀑,观雪浪于千秋。叠嶂围而盘旋可越,层峦耸而啸傲可游,峰奇已如岱岳,险峻胜似江楼。”

  历史风云已散尽,唯留古道寄幽情。触摸刀砍斧劈的壕堑,我不知道,茶马古道曾承载多少人的光荣与梦想,又曾通向多少人的心灵与秘境?无数游人常驻足在这蜀道之难的燕子岩,欣赏四季风景,如《石楼梯》记载的一样:“领溪之悟,试上崔嵬,春宕花径,秋谷泉丝,消盛夏之红光,何用葵扇,看隆冬之白雪,漫咏梅诗,月印碧波,幻南海普陀之景,云封青菊,杳西天花语之词。”

  如今,还有人站在燕子岩上,手搭凉棚,高歌“马帮磨滑石板路,草鞋磨脚起血泡。身上衣裳行湿透,肩膀晒脱皮几层”的赶马调,踏着民谣的节奏,体味赶马的艰辛。“千驮货物驮不尽,千里万里走不完。赶马吃尽千般苦,忍饥挨饿有谁怜?”“大路弯弯像条龙,十个赶马九个穷。前面死了带头马,后面死了马尾龙。”声声催泪的赶马调,碾着岁月的坎坷,诠释着曾经的沧海桑田。

  越往东南行,山势越回环。云缥雾缈,青山隐隐,密林层层,苍松翠竹含烟凝绿。走着走着,“石洞寺”篆书石碑豁然眼前。据《顺宁府志》记载,凤庆石洞寺建于清乾隆嘉庆年间,是凤庆县十大景点之一,常年游人络绎不绝。

  脚踏石阶而上行,翠荫覆地,石阶两侧,竹林飘逸而空灵,天然的石洞中,洁白雕塑赫然而立,“开山祖师梅福贤神位”道出了雕像的身份;左侧绝壁如削,“梅道人修真处”六个擘窠黄字,如行云流水。千回百转,始见石坊山门,面北而立,柏枝拂扫着门楣“云岩古刹”四字。门楹上,“远山雅静出尘世,岩石清虚入画屏”的对联,宛韵出一幅江南淡雅的水墨画。

  万朵山茶是石洞寺的镇寺之花,更是云南省仅有的十大古茶花之一,当地人称之为蒲门茶花。自古以来就有“云南茶花甲天下,蒲门(今凤庆)茶花甲云南”的美称。每逢冬末春初,游人如梭,慕名看花者络绎不绝。据载,石洞寺古茶花种植于1488年,距今已经有500多年的历史,树高12米,覆荫80平方米,婷婷如华盖,鸳鸯并列,浑然一株,花开两样。左树开雌花,酥嫩艳丽,色为粉红;右树开雄花,喷雪吐艳,色为深红。花开大如七寸瓷盘,并蒂而开,九丛花蕊,十八个花瓣,人称“九蕊十八瓣”。花开时节,喷焰吐霞,如火如荼,生机勃勃,令人目眩神迷。有诗云:“树头万朵齐吞火,残血烧红半个天”,“寺门尚远花光束,漫天锦绣连云天”。

  夫妻阁是石洞寺最美的风景。阁楼始建于1850年,又叫云岩双阁,由“凌云阁”和“清虚阁”组成,建在高达十多丈的天然巨石上。两阁凌空高悬,直插云天,其造型取势,既像苍鹰凌空又像夫妻并立,真是巧夺天工,令人叫绝。两阁相间丈余,由天生石桥相连,无论左攀右登,皆可到达任何一阁。

  清虚阁“石阶有尘清风扫,洞府无锁白云封”的题联,道出了道家返璞归真的思想。是啊,人生中的烦恼都是自找的,当心灵变得博大,空灵无物,犹如倒空了的杯子,便能恬淡安静。风扫石阶,云遮洞府,一切都自然地发生,这就是平常心。能拥有一颗平常心,人生如行云流水,回归本真,这或许便是参透人生的禅境。

  很敬慕凌云阁上的题联:“双阁耸岩巅拾级登临休忘月白风清夜;万壑归眼底凭栏纵眺最好花红草绿时”,寥寥数语,就道出了一个“清净世界”。站在阁楼边,观高天流云,听钟声悠悠,任思绪如天马行空一般纵横驰骋。

  阁楼的石壁上,文人墨客的石刻令人目不暇接。这是一条文字的河流、历史的长河,邂逅于每一个与之擦肩而过的游人。“缥缈飞双阁,擎天石柱雄。高楼迎曙来,古洞蕴虚冲。池净垂虹起,山深野鹤通。苍茫无尽意,万壑啸松风。”“石楼耸翠微,宛如天台,好向山中寻药草;洞府探玄妙,若逢吕子,愿从笛里听梅花。”“游遍琼峰东复西,石岩苍翠望眼迷。洞云深锁疑无路,寺阁双飞水一溪。”或片言只语,或洋洋洒洒成篇。遒劲者入壁三分,纤弱者杨柳随风。古拙如老顽童,飘逸若真隐士。狂草如醉汉举步,行楷似雅士吹萧。隶书端庄,篆刻凝重。诗文或诉个人情怀,倾忧国之思,叙得意之宠,泄失势之愤,记游历之乐,书览景之快。

  归途中,伴随着喋喋不休的蝉鸣声,灵应山寺响起了一记悠悠的钟声。我站在高大的许愿树下,不为红尘,不问因果,只愿茶马古道石洞寺成为灵动生辉的诗词,成为故乡人心头一帧温柔的乡愁。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