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秦伟:信任、声誉与共享经济的规制
2019年01月30日 09: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1月30日总第1627期 作者:高秦伟

■图为2019年1月7日航拍南京网约车“坟场”,因市场降温,千台新车终日与杂草为伴。

图片来源:CFP

  创新是社会发展的不懈动力和永恒主题,共享经济被视为典型的“破坏性”创新,是通过现代科技将闲散资源加以充分利用的经济形态。从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无论是为公众生活提供便利还是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层面,共享经济均受到人们的肯认。但是基于安全、个人隐私等因素的考量,谨慎而必要的政府规制仍然存在。不过,当前地方政府最为需要做的事情在于应就先前颁行以行政许可、行政处罚为中心的各种细则或者实施办法予以科学评估和调适,从而适应经济社会不断发展的需要以及创新的需求。当然,作为互联网平台,从事共享经济的企业也有义务实施自我规制,进一步提升法律合规率和服务质量,切实尽到应有的社会责任。在这一点上,平台的自我规制与互联网特点是相一致的,是对政府自上而下、集中式规制的补充。

  声誉机制与重建信任

  在众多自我规制工具之中,各国规制实践者和专家学者均认为企业的声誉机制系平台利用信息行使控制手段的重要表现,不仅可以解决信息不对称和供需双方的相互信任问题,也可以帮助用户作出更好的选择、保护用户免于伤害或者不满意的交易,因而成为共享经济的“支柱”。声誉机制对供需双方还构成了一种自我监督的作用,用户的声誉好就会得到更好的服务,供方声誉好就会得到更多的服务机会甚至是补贴。如学者所言:“所有这些信息的利用,最终导致共享平台可以为交易提供一个可信、可控的环境。”基于此原因,政府规制可以降低至更少。爱彼迎的执行官Brian Chesky表示,城市政府无法对技术发展作出合理的规制,而企业则可以利用声誉机制展开自我规制,政府规制是最后的保障而已。

  在过去,经济学家认为由于存在“柠檬市场”,政府有必要采取一些措施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但是,由于网络和信息技术的发展,市场也提供了相关的机制来减少信息不对称带来的失灵问题。所谓的声誉机制是对行为者过去行为信息进行整合和传播的机制,目的在于预测行为者未来的行为能力或者满足决定者的选择偏好。共享经济中的声誉机制帮助用户预测服务提供者的行为能力且为其良好行为提供激励和拘束,平台经常会要求供需双方对交易行为进行反馈,如优步司机对用户作出1—5星的评价,同理,用户也可以对滴滴司机进行1—5星评价。一方面,服务提供者如果得分较低,可能会被排出优步的系统之外。另一方面,这种评分成为用户信任服务者的前提。可以讲,声誉机制在克服市场失灵方面发挥了较大的作用。有学者认为共享经济导致陌生人之间信任感大大提升,而信任是经济交往的重要前提。共享经济之所以在城市中得以发展迅速,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其使城市重建信任,平台企业利用技术,降低了交易成本,重现城市昔日的辉煌。研究者认为共享型企业可以帮助地方政府提供许多基础设施,如修路、铺设管道、铲雪等产品和服务。如2014年巴西世界杯时政府未能建造足够的宾馆,而爱彼迎和其他的企业解决了大约20%球迷的住宿问题,避免了可能的危机。

  克服声誉机制自身不足

  实践中声誉机制的运作也存在一定的瑕疵。据统计,95%的提供者评分均为4.5星以上(总分为5星),同样滴滴司机也是如此。这种反馈机制是否能够发挥作用值得反思。网约车司机会与用户拉近关系而要求给出较高的评分、企业在盈利目标的驱动下操纵评分、用户错误判断而给出差评等情况大量存在,致使共享经济领域中的声誉机制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共享经济中的信任因素由此而减弱。对此,政府表示将强化规制。客观地讲,造成出现这些问题的因素较为复杂:有商业主体的利益驱动问题,也有中国转型时期道德约束的问题。因此,政府在展开规制之时要尽量全面分析。

  从当前的运行情况来看,规制者过于依赖政府规制。未来应当更多地利用平台企业自身的专业知识,通过对自我规制的规制,实现更好的治理。规制者要“积极引导平台企业利用大数据监测、用户双向评价、第三方认证、第三方信用评级等手段和机制,健全相关主体信用记录,强化对资源提供者的身份认证、信用评级和信用管理,提升源头治理能力”,坚持合理划分市场、政府、社会的界线,进而使城市治理更加有效率、更加具有回应性、更加平等。未来的城市可以利用共享型企业及其技术建立一种联结文化,这种文化亦将成为城市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们因共享而互惠、和谐,因信任而繁荣、和睦。而对于企业而言,也有必要设计一定的机制,克服声誉机制自身的不足。如利用技术正当程序,确保个人对于评分的精确性进行检查、确认。总体而言,声誉机制在陌生人之间建立信任,但也存在着一定的问题,为此,规制者应当设计相关的机制,从而确保该机制能够公正、透明和精确,切实发挥应有的作用。

  探索“城市病”的解决之道

  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包括中国在内的大都市均会成为民族精神和文明进步的中心,人类的文明与发展总是与这些闻名遐迩的城市联系在一起。每一次巨大的政治运动、有创新的产业或者商业活动的滥觞、无数能够促进公众生活质量改善的变革,都会与城市有关。城市总是代表着当时经济社会发展的最高水平,是复杂的文明社会兴起的体现和动力。尽管当下世人均希冀能够有朝一日“乘扁舟”“归田园”,但城市仍然是人们的首选。可以讲,城市的繁荣决定和承载了当下中国人的幸福、健康以及许多许多的梦想。从历史上考察,城市起源于集体主义,每个人因对过去的美好记忆而联系在了一起,因现在共同的奋斗而关联在了一起,并希望未来能够更加幸福安宁。在城市的集体生活中,分享或者共享是必然和重要的因素。

  城市的功能虽然因国别、历史时期不同而有所不同,但在维护安全、提供福利以及促进经济增长和发展方面基本相同,在此过程中政府努力与公众、企业保持良好的合作、信任关系。人与人更因居住密度增大、数量增多而共享着许多东西。不过,每个时期,城市也面临着不同的问题。以当下中国的城市(特别是超大型城市)为例,交通拥挤、人口稠密、环境污染、信任危机等所谓的“城市病”已见端倪。再加上城市治理能力、规划水平、财政压力等原因,未来城市能否承担起公众的殷殷期望,俨然成为重要的议题。对此,各个城市均在探索解决之道。恰在此时,共享经济的产生为生活在城市之中的人们重新建立信任提供了契机,克服了稀缺资源的供给而提升了人们的生活质量。当然,任何一种现象或者制度均有其不足,政府规制不可或缺,但是不关注技术的变迁,一味抱残守缺、故步自封可能阻碍创新。因此,充分利用市场的作用将是政府规制的聪明选择。

  (作者系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王宁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网站 | 中国社会科学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