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长江流域的瑰丽山城
2019年09月06日 08:4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9月6日第1773期 作者:本报记者 曾江 实习记者 孙秦旺

  重庆是长江上游重要的中心城市,长江横贯重庆全境,流程691公里。从古至今,长江边的重庆孕育了灿烂的巴渝文化、革命文化、三峡文化、移民文化、抗战文化等。展望未来,重庆在长江流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重要地位,将发挥更大作用。

  初到重庆,这座城市第一时间就给人奇特瑰丽之感。两江汇流,城市格局依山层叠立体呈现,轻轨穿楼而过,黄桷树姿态奇异,火锅鲜辣霸气……对初访者来说,重庆在许多方面独具一格,充满惊喜。

  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重庆博物馆),展览呈现的丰厚长江文化资源。走进第一个展厅《壮丽三峡》,令人感觉到长江力量的震撼。入口正对的是著名的滟滪堆石,左侧沿墙竖立一排瀑石。在“天开一线,峡张一门”的夔门边上,经江水常年拍打和冲刷而成,因其形状像瀑布落下,故名为瀑石。馆内此处瀑石是三峡水库蓄水前抢救切割而来,站在瀑石前,仿佛能领略到长江大浪的拍打和古今人事的变迁,让人感慨万千。

  重庆在历史上一直是一个区域性的政治军事中心。1891年正式开埠后,重庆成为长江东西贸易主干道的起点和长江上游商品的集散中心。随着经济的繁荣,重庆走上新的城市发展之路。

  重庆市地方史研究会会长周勇认为,重庆历史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从重庆的大山大河中生长出来的独特文化品种。在重庆3000多年的发展史上,出现过多层次、多领域、多形态的文化现象,在其中居于主体地位的是巴渝文化、革命文化、三峡文化、移民文化、抗战文化、统战文化6种形态,构成了独具特色的“2+4结构”的重庆历史文化体系。

  值得一提的是,在长江上游还有一系列多条大江交汇之处的江城,如泸州位于沱江汇入长江之处,宜宾位于岷江汇入长江之处,乐山位于大渡河、青衣江、岷江三江交汇之地,涪陵位于乌江汇入长江之处等。这一系列江城组成以重庆为航运中心的交通网络,逐渐形成长江上游城市文化的地域特色。

  重庆有“山城”之称,山地占城市的76%。城市有若干俯瞰城市风貌的观景平台,鹅岭就是其中之一。站在鹅岭的塔楼之顶,可见长江和嘉陵江在山谷中蜿蜒奔腾,姿态尽收眼底:长江从西南方向而来,沿着四川盆地南缘奔流到此;嘉陵江自西北方向而来,冲破川东褶皱带诸山,奔向朝天门汇入长江。

  从长江南岸的龙门浩遥望,自上而下景观层次分明。渝中半岛高楼林立,直入云霄。位于半山坡的湖广会馆建筑群黛瓦黄墙,见证重庆移民和商贸历史。江上轮船往来,当年长江航道上商船繁忙风貌依稀可寻。著名诗人赵熙有一首描写重庆的名篇:万家灯火气如虹,水势西回复折东。重镇天开巴子国,大城山压禹王宫。楼台市气笙歌外,朝暮江声鼓角中。自古全川财富地,津亭红烛醉春风。

  重庆并非孤立的山城。在长江上游流域,从古至今建起了一系列山城,在不同历史时期发挥着独特功能。这些城市与长江中下游的城市面貌不同、文化气质迥异,构筑形成稳固的山城体系。重庆凭江山之助,得交通之便利,扼固守之险要,又常被称为“立体魔幻城市”。

  朝天门是重庆长江文化的标志之一,嘉陵江在此汇入长江。这里的点滴变化和文化变迁都备受重庆人的关注和讨论。自古以来,有许多巴蜀乡亲从此启航顺流而下,又有许多长江下游来客逆流而上在此登陆,在人的流动中进行资源、贸易、信息的通达往来。位于朝天门的重庆市规划展览馆,通过丰富多样的多媒体形式呈现着重庆的发展未来。